第129章剝精腐蝕

    流沙尸魔竟然能讓天地靈氣逃逸,難道他在發動什么厲害的功法?

    就在展牧風摸不清頭腦之際,流沙尸魔揮動了權杖。

    “剝精腐蝕!”

    “本王要讓你嘗嘗全身精元被一點點一點點腐蝕吞噬的滋味,嘿嘿,嘿嘿嘿,你不是說跟本王一伙的,這是我們尸魔一族的看家招數,你應該學著點。”

    展牧風隨即聞到了一股說不清楚的奇怪味道,一股帶著腐蝕腐敗腐爛氣息的味道。

    展牧風裝出一副痛苦的表情,體內深淵凈化泉立刻自行運轉,剝精腐蝕靈力被吸入深淵凈化泉。

    但是,這剝精腐蝕是修為比展牧風高得多的流沙尸魔打出來的,深淵凈化泉雖然能夠凈化,但進度卻不快,好在凈化之后,能量還是不少。

    “就算我表現出絲毫不受剝精腐蝕這招式腐蝕的能力,估計這廝也不會放過我,倒不如表現出虛弱的樣子,先恢復自身修為再說。”

    想到這里,一個大坑再次在展牧風的腦海里出現。

    展牧風假裝出一副虛弱痛苦的模樣,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干咳兩聲,驚恐的說道:“為什么我感覺我變得渾身軟綿無力,好像很虛弱的樣子?為什么?難道你在吸走我的精元?”

    流沙尸魔看著展牧風虛弱痛苦的樣子,嘿嘿地陰笑道:“這就是剝精腐蝕的神奇之處,本王能夠不斷地剝奪你身上的精元,然后補充到本王的身上,嘿嘿,嘿嘿嘿...”

    “恩?什么情況?為什么我的修為沒有提升?”流沙尸王忽然一愣,隨即狂笑道:“是極,是極,你個該死的螻蟻修為太低,剝精腐蝕這么神奇的技能用在你身上簡直就是浪費,不過,我要慢慢地剝奪你的精元,然后再讓你嘗盡無數的嚴刑峻法,本王就不相信,你不會把無上功法交出來,哈哈,哈哈哈哈哈…”

    展牧風假裝出一副非常恐懼吃驚又非常虛弱的樣子,佯怒道:“尸王,你好卑鄙...”

    就在此時,展牧風感覺流沙尸魔的第二波剝精腐蝕來襲,干脆就順勢一歪,腳步一個踉蹌,臉上一副痛苦的神色,數十萬步的高空差點沒踏住,就要掉下去。

    “有話好說,你先住手。”展牧風連連擺手,繼續假裝,反正騙死這具骷髏也不用償命。

    “好說?那你趕緊把神級靈力功法交出來,趕緊的。”流沙尸王惡狠狠的說道。

    展牧風差點一屁股坐下,掙扎了好久才強自站穩,站在高空之中就像世間的凡人走進了沼澤地,一腳深一腳淺。

    “我現在動都快都不了了,哪有力氣?”展牧風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流沙尸魔對他的剝精腐蝕功法似乎極為自信,更何況眼前不過是個御靈師境的螻蟻。

    冷冷地看了展牧風一眼,干癟的骷髏軀體機械地躍起,輕飄飄地就要落在展牧風跟前,一臉冷傲和不屑,似乎等著眼前的螻蟻交出寶貝向他投降。

    距離只有不到千步。

    準確地說,只有不到六百步。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十分之一個呼吸不到的瞬間,就在流沙尸魔放松警惕的那一個瞬息,對,就是那一個瞬息功夫,展牧風發動了他來到這個世間以來——到目前為止——最為凌厲強橫霸道的一擊!

    這一擊,要么毀天滅地!要么玉石俱焚!要么生不如死!

    “出來吧!毀天滅地大雷神箭!”

    “去死吧!去你奶奶的惡心骷髏!”

    在展牧風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聲中,毀天滅地大雷神箭帶著毀滅天地宇宙乾坤之中一切存在的雷霆怒號,帶著無盡的怒火,以不可描述的如電迅猛速度,迅捷無比地轟向流沙尸魔。

    那么近的距離,那么絕妙的時機,那么猛烈的攻擊,簡直就是避無可避。

    展牧風算的簡直準的不能再準了,他裝瘸示弱,引誘流沙尸魔抵近自己,為的就是這瞬息之間的機會。

    這也是展牧風來到這個世間最為兇險的一刻——之一,展牧風也爆發出了他來到這個世間以來最為強橫的一擊。

    避無可避。

    但是,流沙尸魔修為實在比展牧風高出實在是太多太多,就在這瞬息之間,流沙尸魔做出了最快速最本能的決定,展現出了他高深莫測的修為和無與倫比的臨變能力。

    轟——轟——砰——

    流沙尸魔速度反應雖然迅捷無比,但畢竟是事出突然,再加上展牧風對出手時機把握的極為準確、幾乎分毫不差,這一次,流沙尸魔竟然沒能全部躲過。

    毀天滅地大雷神箭擊中了流沙尸魔的肩胛骨,慘白中帶著淡綠的骷髏骨頭被轟的粉碎,腥臭的墨綠色的液體從碎骨中流了出來,污染了一大片的天際。

    流沙尸魔張開空洞陰森的骷髏口,凄厲地嘶叫一聲,隨即怒吼著向展牧風飛撲過去。

    展牧風一招得手,幾乎是在瞬息之間,隨即身軀一震,六翼血天使之翼張開,百余丈長的氣翼一扇,眨眼之間已經在數十萬步之外。

    流沙尸魔空洞的雙眼之中,鬼火森森,三番兩次的被一只御靈師境界的螻蟻戲耍,讓他深深的覺得恥辱。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只是一個若有若無的身形一閃,流沙尸魔已經消失了。

    須臾之后,流沙尸魔出現在展牧風逃離的方向,與展牧風的距離不斷拉近。

    “該死的螻蟻!本王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流沙尸魔獰笑著飛撲而上,但哪里還有展牧風的影子?

    “恩?”流沙尸魔微微一愣,詫異道:“明明這氣息就是在這附近的啊,為什么忽然消失了呢?”

    隨后,流沙尸魔猙獰的一笑,陰森的骷髏口一吸一張,數十萬步的惡靈之氣化作一道道淡黑色的弧線,圍繞著流沙尸魔不斷地盤旋流動。

    十余個呼吸之后,流沙尸魔無聲無息之間骷髏權杖前挑、下壓、尖花,數十萬步內圍繞著流沙尸魔的惡靈之氣匯聚成數十道刺穿一切的尖銳氣勁,這氣勁竟然無聲無息地轟向十數萬步之外的一處瀑布。

    這瀑布,懸掛在一處峭壁之上,飛流直下,大老遠都能聽到聲音。

    就在氣勁即將轟到瀑布流水之際,一個修長的身影激射而出,再次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隨后,整座山峰包括峭壁在內全部被氣勁轟的粉碎,無數的生靈被瞬間毀滅。

    忽然,展牧風身形一頓,停了下來,悠悠地看著前方,假裝出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心里卻是暗暗驚駭:“這廝中了我全力爆發的毀天滅地大雷神箭,肩胛骨都被轟的粉碎,現在的修為竟然比原來還要精進。估計再難找到那么好的暗算時機,哎,難不成小爺真的要死在這里么?”

    須臾之間,流沙尸魔再次出現在展牧風的面前,只是多了一份怒火和陰冷。

    “跑啊,該死的螻蟻,你怎么不跑了?本王看你能往哪里跑!”流沙尸魔強忍胸中滿滿的怒火,猙獰地看著展牧風。

    展牧風一副慵懶悠然的樣子,鄙夷卻又毫不在意的看著流沙尸魔,笑道:“笨骷髏,難道你沒發現此處與別處有何不同么?想不到你居然這么蠢,還真的敢追來!”

    流沙尸魔連續被坑了這么多回之后,顯然是被展牧風坑怕了,心里也沒底,不知道眼前這個少年到底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但潛意識告訴流沙尸魔,眼前的這廝絕對是在挖坑坑自己,而且,這個坑只會比之前挖的坑更大更坑。

    但是,流沙尸魔哪里知道,展牧風此時此刻是真的沒轍了,這么無所謂的樣子完全就是裝出來的。

    但就是這副裝出來的無所謂的樣子,讓流沙尸魔心里更加的沒底,看向展牧風的眼神,就好像看著一個大陷阱。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我從天上來不錯,請把《我從天上來》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我從天上來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山西11选五开奖走势表 下载天天红包抢红包 试玩游戏赚钱是什么 天津快乐10分前三组一定牛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 河北麻将有什么技巧 街机电玩捕鱼版 永利国际棋牌官网 31选7开奖结果 哈灵杭州麻将游戏官网版 爆全屏李逵劈鱼游戏 棋牌娱乐游戏平台 天天红包赛10元支付宝 股票融资门槛 广东11选五中奖规则 国际棋牌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