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老謀深算

    另一道氣勁卻是不聲不響,悄無聲息的攻殺而至,顯得極為老謀深算。

    轟的一聲,鰲龜天罡甲靈力猛烈地一搖晃,隨后呈龜殼狀片片龜裂,隨即就被鰲龜的劇毒龜絲勁攻破了。

    正當鰲龜自鳴得意,防備稍低之際,破裂的鰲龜天罡甲內部,一道猛烈的颶風狂飆而出,直撲鰲龜,壓根不管天忍那道凌厲的攻擊氣勁,似乎壓根就沒有發現。

    鰲龜一個不注意,猛烈的颶風已經狂飆而來,饒是他萬年老烏龜,還是靈王境的強者,也被颶風轟的龜.頭一陣劇痛,差點被轟暈過去。

    一個聲音悠悠的響起:“老烏龜,看來你是不怕死了,居然還跟著我來了…”

    鰲龜一聽,最恨別人叫他老烏龜了,氣的哇哇大怒,粗短的四肢一劃,龜.頭一動,更兇狠的又攻了上去。

    天忍嘴角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意,低吼一聲,一道魅影從身軀之中飛出,直撲展牧風。

    展牧風心里暗暗吃驚,這天忍和鰲龜都是靈王境修為,實力已經如此恐怖,真不知道更高層次的靈皇境強者會是怎么一番實力。

    天忍的兩道攻擊波加上鰲龜憤怒的劇毒龜絲勁轟在琉璃戰塔之上,琉璃戰塔急速旋轉,一陣陣氣勁轟鳴之后,展牧風身形一晃,帶著展鐵心倒退數千步,體內已經是靈氣劇烈翻騰。

    要不是展牧風運氣深淵凈化泉靈力強行凈化掉相當大一部分的攻擊氣勁,此刻的展牧風估計已經被轟的四分五裂。

    兩尊靈王境的聯手攻擊,簡直就是天地變色,草木含悲,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天忍和鰲龜更是驚駭連連,兩人聯手,簡直就是驚世駭俗,爆發力之恐怖超乎想象,世俗之中恐怕難以有人能夠接下。

    但是,眼前這個只是大靈師中期的螻蟻,竟然同時接下了兩尊靈王境強者的攻擊,而且毫發無損,只是倒退數千步而已…

    事情竟然如此的詭異。

    一時間,天忍和鰲龜竟然雙雙停止了進攻,空氣中死一般的寧靜。

    展牧風在雷霆氣息的包裹之下,空間戒指中的靈丹不要本錢的飛入口中,靈核則一排接著一排被吸入深淵凈化泉之中,這一戰,雖然只是普一交手,展牧風能量消耗之巨大,超乎想象,現在他需要極其龐大的能量來填補。

    展鐵心看著這一切,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自己的徒弟——曾經的挖坑孩子王,就好像看著一尊無上神祗一般,特別是那古樸、大氣、浩瀚的泉眼,更是發出一股讓人只能仰視的深淵氣息。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入展鐵心耳中:“師父,您先到我的空間戒指中躲避一下,徒兒就可以放手一搏了。”

    展鐵心急道:“風兒你先走,別管師父。只要你逃走了,師父就是死也值了!”

    展牧風的聲音再次在展鐵心耳邊響起:“師父,風兒是那種拋下您獨自逃生的人嗎?咱不說死不死的話了,要死也是他們死。師父先到空間戒指中暫避,待徒兒逃出去后還想讓師父講講徒兒的身世呢…”

    展鐵心老淚縱橫,決然道:“好,我展鐵心教出了一個好徒兒。風兒放心,只要我們出去了,為師一定把你的身世毫無保留的告訴你。”

    進入空間戒指之中的展鐵心看著堆積如山的靈丹靈核,想起展牧風離家去真武靈門學藝之前帶他們去捕獵風眼魔熊的事情,不由得噓噓良久。

    那時候,獵殺一頭五階靈獸都得謀劃良久還要挖各種連環坑,而現在,這堆積如山的靈丹靈核隨便拿出一枚都要比風眼魔熊的靈核要高級不知道多少。

    想到挖各種連環坑,展鐵心內心微微一笑,對展牧風逃出生天的信心大增——這孩子挖坑那么厲害,吃不了虧的…

    不知道展牧風要是知道了展鐵心這個想法會作何感想…

    “你就是偷走本座玄犁兕夔電鰻的那個孽畜是不是?”天忍觀察良久,終于想起了,眼前這少年似乎就是那日偷走自己玄犁兕夔電鰻的不速之客。

    展牧風忽然得了一個主意,笑嘻嘻的說道:“不是!”

    “不是?不可能,你這雷霆氣息和玄犁兕夔電鰻的一模一樣,你竟然煉化了玄犁兕夔電鰻?不可能!”天忍狂吼道。

    展牧風笑嘻嘻的說道:“我還沒說完呢。玄犁兕夔電鰻又不是你的,算不得偷。你這個奸*淫父妾殘殺兄弟的才是孽畜,小爺行的端坐的正,自然不是孽畜。至于玄犁兕夔電鰻,小爺早就煉化了,要不然還留給你這孽畜不成?”

    鰲龜一聽,轉頭不可思議地看著天忍,那鄙夷的眼神似乎在說,我們鰲龜乃是高潔純正的神圣物種,不屑與你這種奸*淫父妾殘殺兄弟垃圾為伍…

    天忍豈會不懂鰲龜這連身,臉上閃過濃烈的殺機,但想到此時不宜樹敵過多,心念一轉,看著鰲龜說道:“鰲龜靈王,本座發誓,本座絕對沒做過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靈王你的鰲龜天罡甲被這小子奪走了,本座的玄犁兕夔電鰻也被這廝給搶走了,咱們現在是同流合污——啊,呸,是要合力擊殺這孽畜,奪回屬于我們的東西。”

    鰲龜先是一愣,隨即點點頭,說道:“不錯,我們先擒住這小子,玄犁兕夔電鰻歸你,這小子身上其他的東西歸我。”

    這鰲龜也是一只老烏龜了,算盤打得賊精,明知道玄犁兕夔電鰻已經被展牧風煉化,卻還是先用話封住天忍的嘴,省的到時候天忍跟他搶。

    這老烏龜到現在還惦記著展牧風身上無數的寶藏呢。

    天忍也是老奸巨猾之輩,也不是傻到連這點都分不出來,但他只是冷冷的看了鰲龜一眼,連反駁都懶得,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難道本少爺堂堂圣珠學院的圣子,還怕你區區倆尊靈王境不成?你知道靈王境在圣珠學院算什么、干什么么?”

    展牧風悠悠的說道,那模樣,十足的欠揍,也十足的有恃無恐。

    “圣珠學院?圣子?”一時間,天忍和鰲龜心下都吃驚不小,面面相覷,他倆倒是把這一茬給忘了。

    “圣子怎么了,哼,我們背后也有圣子。實話告訴你吧,我們現在做的一切,都是受圣子所托。”天忍鄙夷地看著展牧風,猙獰的笑道。

    “開玩笑!你以為小爺是三歲小孩么?哼!”展牧風懶洋洋的看著一人一龜,臉上完全一副漫不經心的表情,心里卻是大為驚駭。

    展牧風之前就聽說過關于師父身世的傳聞,現在從天忍嘴上說出,不由得大為吃驚。

    天忍鰲龜相視一看,兩人殘忍一笑,忽地分開,將展牧風一前一后緊緊圍住。

    展牧風趁著這個當口,在風暴的掩護下,悄悄地將能量補充了上來,并且硬生生撐到了無法再蓄積的地步,恐怖的爆發力瞬間彌漫全身,修為更是生生推到了大靈師后期。

    就在天忍和鰲龜分邊站立的一剎那,風暴之中,展牧風雙目緊閉,腦海一片空靈——一片空靈還不忘記挖坑,動作一招一式勝過名宿大家,一支從未出現過,散發著無上恐怖雷霆氣息的箭矢出現了。

    那一刻,天忍和鰲龜內心竟然同時升起了一股無以名狀的恐懼,那是一種來自于生命本源深處的恐懼。

    “這果然是來自神靈的氣息!沒錯!本座數千年前僥幸感受過這種氣息,太恐怖太驚世駭俗了!你這小子原來是被神靈附體,哼,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交出靈力功法,給你小子留條全尸!”鰲龜撕心裂肺的嚎叫,那聲音竟然如癲似狂,尖銳刺耳至極。(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我從天上來不錯,請把《我從天上來》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我從天上來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山西快乐十分包号玩法 捕鱼无限内购破解安卓 好运南京麻将安卓版app 双色球在哪个电视台 河北排列7走势图0376355 海南飞鱼|官方网站 安徽11选5爱彩乐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陕西11选5软件 足球500比分完整版 河北11选5任5遗漏数据查询 信誉好的棋牌游戏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是多少 江苏十一选五 今天下跌的股票 星悦云南麻将丽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