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為何揮劍

    劍鳴山天雄峰,這里乃是永恒劍派七十二峰最關鍵所在,誰得到了這里,就相當掌握了戰爭的主動權,進可攻,退可守。所以這里成為了永恒劍派和紫云劍宗必爭之地。

    一大早,紫云劍宗與下屬四派就拔營開赴天雄峰,陣容浩大,望不見尾,絲毫沒有受昨天襲營的影響。

    “東方,你說我們能守得住天雄峰嗎?”風牛看到紫云劍宗整個陣容,把目光投向了他。

    “守不住也得守!大不了戰死天雄峰!風牛你是不是怕了?”長孫忌面色紅潤,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內傷沒好導致的結果。

    風牛道:“長孫你在胡說些什么東西,是不是前些日子受傷身子好了,但是腦子卻壞了啊。”

    長孫忌一聽大怒,朱雀劍拔了出了,風牛也怒目相對。

    “吵什么,紫云劍宗還沒攻上來,你們自己倒是先亂了,那還打什么,不如我們就在這里散伙好了。”阿妹難得的開口道,但是聲音卻極其宏亮,也顯得有些憤怒。

    維東做為一個外人,此時站在這里明顯的感覺到氣氛很壓抑,如果不說點什么出來,恐怕會被憋死,但是他一看到浩浩蕩蕩的紫云劍宗弟子心里就涼了半截,就算李天佑能拿回紫云青劍,也很難改變局勢了,并且他一夜未歸,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或者被紫云劍宗的強者發現,已經殺死了。”

    東方嘆了一口氣,道:“事在人為,一切都還是未知數,歷代永恒劍神雖一人之力,卻強過百萬雄師,怒則天下懼,安則天下興。我們要相信劍尊,他會回來的,諸位,請拔起手中的劍,與永恒劍派共存亡。”

    “誓死遵循教義,這是每個永恒弟子都用自己的生命作過承諾的。”今日天雄峰我必不后退半步,長孫忌此時豪情萬丈,似乎在他眼里面對的并不是紫云劍宗的十余萬弟子,而是如草芥一般。

    風牛身上殺氣騰騰,他道:“好,一起走,殺光眼前的這些雜碎。”

    阿妹什么都沒有說,但是堅毅的眼神代表了一切。而他們身后三千永恒弟子排列的十分整齊,每個人的神情都是視死如歸。

    東方看了之后十分滿意,但隨即滿意的表情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憂慮的神色。

    此時紫云劍宗已經排好了陣勢,就在永恒劍派對面對峙起來。

    “久聞永恒劍派四大持劍人之首的東方先生飄逸若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紫云劍宗陣營一個聲音響起,趙護法騎著青毛飛云馬出了陣前。

    東方笑道:“好久不見,未知趙護法親臨,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唰!”

    一個身影越過了趙護法,到了陣前,他道:“要敘舊你們還是接下來到后山慢慢敘舊吧,現在這里我們四派要問東方先生一些問題,簫子矜在哪,他為何無故捉拿我四派掌門人。”

    東方定睛一看,發現來者就是東明谷號稱擎天手的張千凡。

    “張千凡,你放什么屁,我們劍尊怎么可能會抓走其他四派掌門呢。”長孫忌一聽就來火,出言道。

    張千凡臉上也有溫怒的神色,但是他還是強行壓制住怒火,道:“那就有請你們劍尊簫子矜出來給我們一個解釋吧!”

    “是啊,藏得和個縮頭烏龜是的,就算不是他估計他也脫不了關系。”維地坐在轎子上道。

    身后一眾阡陌小閣弟子都出聲應和,氣得維東直咬牙。沒想到自己走之后倒是便宜了這個小子。

    風牛瞪著老大的眼睛,道:“你們就因為這個沒有驗證的事實,殺上我劍鳴山,導致多少弟子死于非命,這筆賬怎么算。”

    “今日我們就是來算賬的!”

    一道聲音從紫云劍宗后面響起,擋在前面的弟子紛紛讓出一條道路,只見風侍和雷侍披麻戴孝,身后萬余弟子也穿著同樣的衣服。

    上官南不解道:“南仙派的各位師侄為何如此打扮。”

    風侍對著上官南雙手抱拳道:“上官掌門有所不知,永恒劍派現任劍尊李天佑,昨天夜里突入我山下弟子陣營之中,殺光了我三千南仙弟子,并且就連黃驊太掌門也慘遭毒手。”

    人群之中一片嘩然,紛紛指責李天佑的慘無人道,甚至將他列為妖族和魔族種類。

    但是人群之中有幾人的神情卻是非常不同。

    一頂豪華的轎子,足夠容納幾十人乘坐,但是里面卻只坐了紫云劍宗的兩位少爺,邊上十一位劍奴守著。

    葉辰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楞了一夏,但隨即嘴上就掛起一絲若隱若現的笑容。

    “葉辰風,你是故意放走李天佑的吧?”葉人祖的臉上陰云密布,顯然心情不是很好。

    葉辰風趕緊收起笑容,十分嚴肅道:“怎么可能呢,他真的很強。”

    而遠處山峰之上,胡青平和胡青丘正在眺望著這里、

    “五哥,你聽到沒有,那個叫李天佑的小子居然殺了三千人,行事風格簡直比我們妖族還要狠。”

    胡青丘冷笑了一聲,沒有多說。

    長孫忌見各派弟子都在聲討李天佑,他大怒起來,將真氣注入到聲音里面,道:“現在還不知道是不是我們劍尊殺了黃驊,就算真是我們劍尊殺的,兩派交戰,我們永恒弟子還不是一樣不知道多少枉死在你們各派手中。”

    聽到長孫忌這句話,下面的幾派弟子情緒都沸騰起來,都說要沖上永恒金鼎,燒了神劍嶺。

    “好,既然是兩派交戰,現在我想你們也是肯定不會把簫子矜交出來的,那就由我東明谷張千凡先來領教永恒劍派的圣意劍法,看看這個號稱劍修圣地的劍鳴山永恒劍有多少威力。”張千凡抗著一把五米長,寬一米的巨劍喊道。

    “猖狂,永恒劍尊座下朱雀劍持劍人長孫忌來領教東明谷擎天手的高招。”

    一束火焰先飛了出去,然后長孫忌的人影居然出現在那團火焰之中。

    但是張千凡畢竟也是成名許久的高手,根本不懼長孫忌的氣勢,將巨劍橫在胸前一擋,火焰再也無法前進一步,紛紛退開。

    “張千凡,當日你在天門峰砍了我一劍,我說我會還給你的。”長孫忌冷冷的道。

    張千凡將手中巨劍朝地下一砸,道:“那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長孫忌冷哼一聲,沖了上去。

    …………

    而在結界之中,李天佑正認真的翻看手中的劍二筆記,夏七夕警惕的盯著四周。

    “秒!秒!秒!”李天佑一口氣說出三個秒字。

    雖然上面的筆記生疏難懂,以李天佑的天賦也才僅僅看懂了十分之一左右,但是這十分之一就能給自己不小的幫助了。

    “這套劍法簡直如夢幻一般,看了讓人熱血沸騰,忍不住現在就想修煉。”

    相比較劍一的快丶準丶狠,讓人難以防備,劍二相對而言就要溫和許多,但是威力卻絲毫不可小視。

    當下李天佑也知道時間緊急,經不起浪費,雙膝盤頭,準備喚醒劍意之心,進行劍意二轉。

    “秋水無痕!李天佑在心里默念它的名字,自從上次和夏七夕交手時對自己說了一句話,點破了心中迷茫之后,就在也沒有現過身,漸漸的讓李天佑也忘記了秋水無痕的存在。

    還是一身白色素服,樣子端莊的女子走了出來,她直直的看著李天佑,道:“你,在呼喚我?”

    “對,我想要你幫進行劍意二轉,修煉劍二!”李天佑直截了當的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以你現在的修為修行劍二的話恐怕很難成功,雖然戰斗中修為不夠,可以用天賦與技巧還有武技來彌補,但是想要修煉更高的劍意,修為越高就越可以成功,修為不高也就代表根基不深,一旦失敗,可能數十年努力一朝盡毀,據我所知,能在五離境巔峰修煉出劍意二轉的,萬年以來記錄在圣意劍譜之中的,也不過百余人,這百人都是當時世上人杰,如此之下,你也還是要強行修煉劍意二轉嗎?”

    “我愿意,你教我怎么做?”李天佑沒有絲毫猶豫。

    那么我可以先問你一個問題嗎?

    李天佑現在只是秋水無痕名義上的宿主罷了,只要它不愿意,它完全可以不理會李天佑的任何請求,所以對于秋水無痕的要求,應該盡量滿足。

    “你有什么問題就問吧。”

    “你的劍為什么而揮動,為自己心愛之人?”秋水無痕道。

    李天佑想了一想,道:“我沒有愛人。”

    “那你是為了懲強扶弱,為了天下大義?”秋水無痕又道。

    李天佑道“也不是!”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能告訴我,你究竟為何揮劍?”秋水無痕也有點不悅,問道。

    “對,我的劍究竟為何揮劍,難道只為殺人?但是我殺的人都是為了要殺我,我從來就沒有主動想要殺過誰,但是這能做借口嗎,南仙派三千弟子全部被自己屠戮殆盡,但是自己到現在都沒弄清楚,究竟為何揮劍!”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蓋世武狂不錯,請把《蓋世武狂》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蓋世武狂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福彩快乐八中奖号码 四川快乐12今开奖 广东好彩1的开奖记录 炒股投资 天津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竟猜比分直播 上海天天选四今天开奖 捕鸟达人2破解版下载 2020打麻将赢钱方位 麻将来了猜猜乐在哪里 3d定胆王 上届世界杯比分 黑龙江11选五前三组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