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谁该闭嘴

    倘若沈衣雪还是当初的沈衣雪,十?#22235;?#21448;怎么会没有任何变化?

    而单天鹰自然也是心中明白,否则也不至于在第一眼看到沈衣雪的时候,不敢相认了。

    他只是想要知道,这十?#22235;?#30340;时间里,沈衣雪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再有就是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迫切需要一些能人异士。而十?#22235;?#24180;龄容貌不曾发生任何变化的沈衣雪和历劫,自然也就进入了他的拉拢范围。

    最后一点,则是心底那一丝丝的自私和不甘了。

    而历劫,也正是因为看透了这一点,才不愿同单天鹰多言。

    沈衣雪能够想到的,却是因为那一声“雪儿”。在单天鹰脱口唤出这两个字之后,她明?#24895;?#35273;历劫将她护到了身后,于是自?#27426;?#28982;地也就认为,历劫这是在吃醋。

    可是沈衣雪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历劫和轩辕昰带着她,究竟是离开了人界三四年,还是十?#22235;輳?#21448;怎么能回答单天鹰这个问题?

    单天鹰似乎有些惊讶:“你竟然不知自己究竟离开了多久?”

    沈衣雪点点头:“一开?#21152;?#21040;粉蝶儿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只是离开了三四年的时间,而且也觉得在情理之?#23567;?#32780;这宝应城中,除了一个粉蝶儿,也再无相熟之人可以参照,直到大将军出现……”

    她一下“少庄主”,一下?#36136;恰?#22823;将军”,让单天鹰分外地不自在起来,忍不住又道:“雪儿……”

    沈衣雪却并不接他的话:“历劫说,我并非当初的我,这话原也不错。其实只要细看,还是能看出不同来的。”

    这一点,其实就是沈衣雪不说,单天鹰心里也有数,只是不愿相信罢了。

    单天鹰又问:“何处不同?”

    沈衣雪道:“既然这些年来,大将军也遇到不少奇诡之事,那么可知人有躯壳真魂?”

    因为这个称呼,单天鹰再次皱了皱眉,?#36824;?#22312;听到最后一句之后,面色却是再?#25991;?#37325;起来。他上下打量了沈衣雪片刻,道:“这世间,竟然会有与你一模一样之人?”

    他说出这话,自然也就相当于认可了沈衣雪的问题,并?#19968;?#32473;出了答案。

    沈衣雪摇摇头:“世间是否有人与我长相相同,我也不得而知。?#36824;?#20320;也应该记得,当初在承天教内,我被人压在水晶棺下……”

    自己说自己被砸死,还是砸得稀烂,血肉模糊的那种,沈衣雪都觉得说不出的别扭,因此也就用了一个“压”字,而单天鹰的脸上却是忍不住浮现出一抹黯然和遗憾来。

    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子香消玉殒?#27425;?#33021;为力,没有那个男人是能够平静面?#32536;摹?

    历劫和轩辕昰如是,单天鹰又何尝不是?

    那样的情况下,只怕就是大罗神仙,也无法再将人恢复如初!

    单天鹰默然半晌,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自然记得。”

    沈衣雪点点头:“这世间,只怕还没有?#22235;?#22815;将一堆碎肉再次拼成人形,更不要说完好如初地复活,还历经十?#22235;?#23681;月不变的。”

    “那……”单天鹰的目光从沈衣雪身上移到历劫身上,“你现在的躯壳?#36136;?#20174;何而来?这十?#22235;?#26469;,你的真魂又在何处?”

    他想问的,自然不止这两个问题,比如沈衣雪的真魂在找到现在的躯壳之前,如何存留在世间;比如沈衣雪的真魂是如何进入现在的躯壳当?#23567;?#35768;许多多,只是没有一并问出来而已。

    这个问题,沈衣雪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毕竟实施这一切的人都是历劫而不是她自己。

    哪怕就是现在,倘若她的真魂再次脱离躯壳,没有历劫,她照样不知道该如何回归。

    想到这里,沈衣雪不由自主地又看了历劫一眼,却发现他正静静地看着自己,目光中更是说不出的心疼宠溺,却又夹杂着一丝丝的惶惑茫然,让她心中没由来地一阵柔软。

    目光交汇,相视一笑,触动的却是心底最柔软的深情。

    “大将军!大将军!”

    不等沈衣雪开口继续回答,单天鹰的一个手下突然急匆匆地奔来,声音当中更是说不出的惊慌。

    单天鹰皱眉,沉声道:“何事?”

    那人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到了单天鹰跟前的时候,仍旧是一?#26412;?#39746;未定的神情,喘着粗气道:“这……这间宅院,是……是有主?#35828;摹!?

    单天鹰点点头,这偌大的宅院,虽不能说华丽,?#27426;?#21364;也能看出其殷实程度来,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荒废许久的样子,有主自然是在意料之?#23567;?#20504;若说没有人居住了,那才叫?#36136;拢?

    “既如此,待人来见我!”

    他?#24895;?#19979;去,却不料那前来禀报的手下却并不离开,反而是一脸为难:“将军,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沈衣雪再次将目光投向历劫:这李大老爷就算是再交横跋扈,也不至于如此不知?#20040;?#21543;?让单天鹰这堂堂的亲?#26469;?#23558;军去见他?亏他敢想,敢说!

    历劫垂眸,目光淡淡,语气也是淡然:“去看看,也好。”

    不知何故,单天鹰竟然从历劫的语气当中通过听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27426;?#21364;又无从捉摸。他怔楞了一下,又疑惑地看了历劫一眼,朝那手下道:“带路。”

    沈衣雪低声?#19990;?#21163;:“你知道?”

    历劫也低声回答她:“在那黑袍人带着你出现之前,我就在他的卧房?#23567;!?

    他顿了顿,又犹豫着到:“?#36824;?#29616;在是何种情形,我却也不得而知。”

    说到这里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单天鹰突?#27426;?#20303;脚步,回头朝着二人看了过来,沈衣雪和历劫再次对视一眼,抬脚跟上了单天鹰的脚步。

    三个人随着单天鹰那手下,很快来到了李大老爷的卧?#22771;啊?#22240;为房门敞开着,所以连推门都省了。

    单天鹰那手下低着头,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嫌恶之色,站在门口,等单天鹰先?#23567;?

    单天鹰将那手下脸上的表情收入眼底,脚步微顿,眉头微皱,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当先走了进去。

    李大老爷的卧房布置原本也算?#36824;?#22882;华,只是随着家中仆人走的走,散的散,临走的时候还不忘顺手牵羊一把,所以原本?#20999;?#20540;钱的摆设早已被哄抢一空,看着光?#21644;?#30340;,甚至有些凌?#25671;?

    沈衣雪忍不住又?#19990;?#21163;:“之前,你看到的,也是这样?”

    历劫点头:“是。”

    沈衣雪与历劫这一次相见之后,先是历劫与黑袍人交手,后是单天鹰这位“故人”出现,根本不曾详细?#24822;福?#20063;就还不知道分开之后彼?#35828;?#36973;遇。

    沈衣雪只知道历劫是从李府冲出来的,对于李府发生的事情,必定也是有所了解,所以也就直接开口问了对方。

    却听历劫又道:“?#36824;?#27604;起?#19997;蹋?#36824;要好上一些。”

    也就是说,现在的李大老爷比之?#26696;也?#32769;,更加像一具人皮包裹着的骷?#33579;?#20063;就?#20154;?#20154;多了一口气。

    如果说先前还有呼吸,现在就只剩下出气,没有进气了。

    怪不得单天鹰道手下敢说让单天鹰亲自来看的话,这样的李大老爷,只怕是稍一挪动,就会被者成?#30473;?#27573;,或者直接断了气。

    历劫的神色有些凝重,转头却见沈衣雪神态自若,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就好像之前见过一般,忍不住低声问:?#25226;就?”

    沈衣雪知道他的意思,解释道:“之前,我被带到?#35828;?#26469;的时候,曾经见过类似的情景。?#36824;?

    “?#36824;?#20160;么?”

    还没等历劫开口,一?#32536;?#21333;天鹰就问了出来::“雪儿,这样的情况,你见过?”

    沈衣雪道:“确切低说,是见过一条?#30452;邸?

    “一条?#30452;郟俊?

    这句话让历劫和单天鹰同时一愣,不解地忘向沈衣雪,正要追问,那县太爷也已经带走他手下那一群人来到门口,见状几乎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来!

    他急走两步,险些?#24187;?#27099;绊倒也?#36824;耍骸?#22823;将军……”

    单天鹰没有转身,沉声问:“何事?”

    这位宝应城的县太爷,原本也是十分威风,只是在单天鹰的面前,不但凭白地矮了班头,而且就连气势也变了,好像完全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一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模样:“大,大将军,这个人,这个人形象恐怖,只怕是得了什么怪病。为防万一,还是先行离开?#35828;兀?#21478;?#20843;?#22788;为好……”

    “哦?”单天鹰不置可否,“这人,得了什么怪病?”

    县太爷一愣,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如同瀑布般落下,抖抖索索地擦了一层,随即又冒出一层来:“这,这这,这这这……”

    单天鹰的声音?#20889;?#20102;一丝不易察觉地讽刺:“怎么,你身为这宝应城的父母官,对于自己治下的百姓,竟是如此不了解?”

    那县太爷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他哪里是不了解,实在是太了解!

    可就是因为太了解,才不敢让单天鹰继续留在这里,才不敢让沈衣雪或者历劫其中一个接话,这才硬着头皮站出来打断了三人之间的对话,能拖一刻是一刻,万一这位亲?#26469;?#23558;军也怕死呢?

    只是事情的发展,却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首先,是沈衣雪在听完历劫的话之后,来了句:“不错,我被带到李府后花园来的时候,亲眼所见。一堆的?#24179;?#29664;宝……”

    话未说完就被那县太爷一声暴?#21364;?#26029;:?#25226;?#22899;!大将军,这个女人是个妖女,她还会飞!”

    单天鹰目光冷,语气更冷:“闭嘴!”

    县太爷:“大将军让你闭嘴!”

    单天鹰:“你闭嘴!”

    县太爷被单天鹰最后这三个字吓得双腿一软,几乎跌坐在地,脑子却在飞速运转着,想着要如何化解眼前的危机,身后就再次传来一阵喧闹嘈杂之声!(记住本?#23601;?#22336;,Www.XS52.?#33579;錚恚?#26041;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不错,请把《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