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算计来的师父

    送上门来的师父,阮秀秀若是还不知道抓住,那就是傻了。

    因为沈衣雪伤的位置比较敏感,又因为现在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比较敏感,谁也不好亲自动手去检查沈衣雪的伤势,所以照顾沈衣雪的“重任”自?#27426;?#28982;地就落在了洞府当中,除了沈衣雪之外唯一的女子——阮秀秀的身上。

    寝室门外,历劫在左侧的墙边检查伤口,而轩辕昰则是在另一边,背对着房门,询问着阮秀秀沈衣雪的伤势情况,然后指挥着阮秀秀:“先想办法止血,然后再敷药,包扎伤口……”

    房间内的阮秀秀,看着沈衣雪心口处依旧往外渗着鲜血的伤口,有些手足无措,朝着门口的方向惊慌道:“轩辕大哥,止不住血……”

    轩辕昰急得几乎都要跳起来,下意识地就要冲进去,在看了对面的历劫一眼之后,只好又生生顿住脚步,急道:“用你的真气帮她止血!”

    寝室内的阮秀秀似乎楞了一下,小声道:“轩辕大哥,我……我?#25381;?#30495;气……”

    轩辕昰急得几乎要吐血,又道:“那你点她身上的穴道止血。”

    “轩辕大哥,我……也?#25381;?#20869;力。”

    “轩辕大哥,你到时快些拿个主意,血还在往外渗……”

    “轩辕大哥……”

    轩辕昰急得满头大汗,寝室内的阮秀秀声音焦急,一口一个“轩辕大哥”,终于让他意识到了?#27426;?#22836;,也?#36824;?#38446;秀秀是否能看到,沉下脸来:“不准再?#20889;?#21733;!”

    “哦……”阮秀秀的声音中虽然带了一丝失落,?#27426;?#36824;是老?#40092;?#23454;得答应了一声,然后又道,“那,接下来要怎么办?”

    轩辕昰好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真恨不得直接冲进去亲自动手,也好过在这里急得火烧眉毛还要同阮秀秀浪费唇舌。

    几乎是本能地驱使,轩辕昰都已经转过身,双手都触到了房门,就听?#33050;?#36793;一声轻咳,历劫的声音轻轻传来:“那个?#23601;?#24590;么样了?”

    轩辕昰的双手,就这么僵硬在了门前,然后僵硬地转身,没好气地朝着历劫道:“你?#25381;?#21548;到么?!”

    历劫神色淡淡:“方才我一直处于入定当?#23567;!?

    轩辕昰瞪着历劫,恨得咬牙切齿,?#27426;?#21364;终究是收回了脚步:“情况不太好,血一直都止不住……”

    就好像是为了印证轩辕昰的话一般,阮秀秀的声音再次隔着房门再次传来:“轩辕大哥,血还在往外渗……”

    轩辕昰急得红了眼,?#36824;懿还说?#23601;要朝里冲,却不料身边的历劫脚步比他更快,竟是要?#20154;?#19968;步推开房门!

    “你!”轩辕昰恨恨地瞪着眼前的历劫,道,“不要拦我!”

    历劫垂眸:“我不拦你,我同你一起进去。”

    ?#27426;?#36825;话却比直接阻拦更加有效,轩辕昰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若是这火有威力,怕是十个历劫?#19997;?#20063;要被烧成了灰烬。

    ?#27426;?#24819;到两个人若是同时冲进去,那么接下来的场面该是如?#26080;?#23596;,沈衣雪醒来之后,又会面对怎样的为难,轩辕昰也只要咬牙忍了下来,深吸一口气,朝着房门扬声道:“阮秀秀,你给我听好了,我现在告诉你几处穴道,不用内力也能止血……”

    “是,轩辕大哥……”

    轩辕昰顿时一阵头大,心中不悦:“不是说了么,不准再叫我轩辕大哥,我和你不熟!”

    里面的阮秀秀似乎沉默了半晌,然后才小声地应道:“是,师父。”

    轩辕昰几乎要吐血:“我?#32622;挥写?#24212;收你为徒,不准?#23567;?#24072;父’!”

    房门内的阮秀秀还?#25381;?#24212;声,就听一?#32536;?#21382;劫再次淡淡开口:“轩辕昰,?#23601;?#30340;情况危急,你还有心思纠结一个称呼?”

    轩辕昰一愣,虽然觉得历劫这话说不出的别扭,可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别扭。?#27426;?#21448;想到历劫所言也不无道理,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沈衣雪的伤势才的第一位的,阮秀秀愿意称呼什么就先暂且随她,反正他又不?#24613;?#25910;她为弟子。

    于是也就不再就纠结这个问题,隔着房门,一连向阮秀秀报出了?#29238;?#31348;道的名称,同时还详细地解说了两种不依靠内力止血的手法。

    就听房门之后的阮秀秀道:“多谢师父教诲!”

    轩辕昰一愣,正要开口反驳,?#27426;?#32456;究是更加点击沈衣雪的伤势,于是也就直接选择了忽略,问道:“现在如何,血止住了么?”

    就听阮秀秀道:“已经止住了,正在敷药。”

    又过了片刻,房门之后,轻轻的脚步声传来也,紧跟着房门被人从里面“吱呀”一声打开。

    轩辕昰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往里冲,却?#32622;?#22320;顿住了脚步!

    房门打开的瞬间,阮秀秀好像算准了他就在门前一般,正规在门槛之内,俯身跪倒,口中称:“弟子拜见师父,多谢师父方才洞府指教。”

    对于阮秀秀,轩辕昰虽然从心?#23376;?#31181;说不出的抗拒,?#27426;?#21364;还不至于无缘无故地踹一个女子一!脚眼看自己抬起的脚还?#25381;新?#36807;门槛就要踏到阮秀秀纤瘦的后背,轩辕昰也只得先将跨出去的一条腿收回来。

    再一次听到“师父”二字,轩辕昰终于忍不住皱起眉头,沉声道:“我……”

    他本想说“我从未答应收你为徒,你也不要再叫我师父”之类的话,结果只说出了一个字,就听到了寝室之内发出了一声充满痛苦地呻/吟!

    ?#25226;就罰 ?

    轩辕昰心中一紧,一时也顾不得再同阮秀秀磨叽,那些拒绝的话也就?#25381;?#35828;出口,一侧身,就从阮秀秀身旁绕了过去,完全?#25381;?#30041;意到,阮秀秀嘴角浮起的那一抹得逞的笑意。

    阮秀秀先后叫了两次“师父”,却都因为轩辕昰心中担忧沈衣雪情况,而?#25381;心?#22815;及时拒绝,就连她迎面磕头拜师也未能及时避开!

    眼角的余光看着男子的袍角消失,她嘴角的笑意尚未来得及收敛,一双纤尘不染的素白鞋子,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当?#23567;?

    阮秀秀一惊,突然心虚起来,就连嘴角的笑意也变得僵硬起来。

    历劫侧着身,并未站在依旧跪在地上的阮秀秀正面,声音淡淡,一字字低低传来:“希望,你不要?#20960;?#22905;的一片苦心。”

    她,的一片心?!

    阮秀秀瞬间觉得,自己所有的心事?#24613;?#30524;前的男子洞穿,猛地抬起头来,迎面对上一双仿佛能?#27426;?#31359;一切的眼睛!

    她禁不住全身战栗起来,只觉得眼前男子已经看穿了她所有的心思,让她再也不敢与那一双眼睛对视,本能地垂下头去,神色慌乱而狼狈回避着历劫的目光。

    阮秀秀顿时六神无主起来,连得逞之后那一丝小小的得意也被瞬间冲散。

    一阵淡淡的檀香气息飘过,不染纤尘的衣摆一闪,眼前银发白衣的男子,也绕过了她,近了寝室。

    阮秀秀还在怔楞之间,脑海中一个清冷的声音却是再次传来:?#23433;还?#25509;下来,你恐怕要做好承受你那‘师父’怒火的?#24613;?#20102;。”

    她依旧跪俯在地的身子猛然一震,猛地醒悟过来,对方,这是在提醒她!

    方才她能够让轩辕昰不反?#30340;?#20004;句“师父”,无非是因为沈衣雪的伤势?#29616;兀?#24613;需止血,轩辕昰心中急切,无暇反驳而已。?#20667;?#27784;衣雪的伤势安稳下来之后呢?

    从某种程度来说,她这是以轩辕昰最在意的女子的安危在要挟,在算计!

    事后,轩辕昰能轻饶了自己?

    想到这里阮秀秀心中也是一阵后怕,冷汗都冒了出来,?#27426;?#36716;念又想,轩辕昰可能会因此心中恼火,对她不满,难道还能杀了她不成?最多让他打骂一顿出出气,就算是算计来的“师父”,那也是师父。何况她还是有证人的!

    再站起来的时候,阮秀秀脸上的慌乱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笃定。

    方才那个银发白衣的男子不是说了么,要她“不要?#20960;?#22905;的一片苦心”?这个“她”,不是轩辕昰,不是她自己,更不会是方才同她说话的男子,那也只能是房间之内的天魔女沈衣雪了!

    想到方才在房间之内,沈衣雪的伤口就好像是配合她的表演一样,一时渗血,又一时停止,到最后轩辕昰想要发作时,那一声非常及时的“痛苦呻/吟”,阮秀秀心思通透,几乎是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关?#24076;?

    甚?#20102;?#21313;分大胆地猜测,在这件事情上,不但寝室内?#26597;?#19978;“昏迷”的沈衣雪帮了她,就连这个银发白衣的男子,也暗中出了手。要不然,依着轩辕昰的脾气,直接闯进去,她还有什么戏唱?

    而且,方才不也是这个银发白衣的男子,在提醒她?#24613;?#24212;对之策?阮秀秀?#36739;耄?#24515;中就越笃定,于是也就逐渐镇定下来,不再慌乱无措。

    阮秀秀缓缓地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中的激动情绪在,这才转身,朝着寝室之内走去。

    她走地很慢,每走一步都出于思考当中,那银发白衣的男子既然已经提醒了她,她自然就要放在心上,尽最大的可能,?#36739;?#36713;辕昰接下来可能爆发出来的怒火。

    ?#36824;?#30701;短十几步的距离,阮秀秀觉得,自己足足走了有一生那么漫长。

    再往前走两步是一道紫色的水晶帘,阮秀秀的脚步顿了顿,再一次鼓起勇气,上前掀起了帘子。

    丁玲玲一阵珠玉轻撞的脆响,阮秀秀终于是看清楚了床前的情景:

    沈衣雪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脸色虽然依旧苍白,?#27426;?#31934;神却似乎已经?#25351;?#20102;些。

    轩辕昰坐在床沿上,眉头微皱,脸色也有些难看。而银发白衣的历劫,却是站在床前,静默地如同远山的风景。

    听到阮秀秀的脚步声,轩辕昰再一次沉下了脸来,他先是深深地看了床上的沈衣雪一眼,似乎有些无?#21361;?#38543;即站起身,朝着阮秀秀道:“你可以行拜师礼了。”(记住本?#23601;?#22336;,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不错,请?#36873;?#39764;妃曲之来世了尘缘》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