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震懾本意

    然而這句話問出口之后,他就開始后悔了。

    七彩混沌之氣的下面是什么,他可是親眼所見,比這些聞風趕來的修者更加清楚,若是沈衣雪當真撤回她的七彩混沌之氣,那些陰冷,邪惡的青黑色霧氣必將再次噴涌而出,順著界河占領整個神界!

    到了那個時候,沈衣雪這個天魔女的意志自然不會再隨著天地靈氣所到之處掌控這片天地,可是那陰冷邪惡的青黑色霧氣,卻能讓整個神界成為一片鬼蜮,再無修煉的可能,甚至還有可能根本就無法生存下去,連修真界,甚至人界都不如!

    言寂越想就越心驚,一時就連冷汗冒出來都不自知。

    一旁的無妄書生目光在二人之間掃來掃去,眼珠子骨碌碌亂轉,突然再次開口:“宗主,你是不是當真要被這個天魔女……”

    “給蠱惑了”,這四個字,還沒有說出口,無妄書生突然就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了!

    不但他自己家找不到,在場的所有人都只能看到他的嘴巴一張一合,如同一條離開水的魚,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來!

    他的臉上不禁露出一絲驚恐之色來,顫抖著手指向沈衣雪,卻不料那絕艷傾城的少女不等他的手抬起來,就輕笑著開口了:“你是不是覺得,你不是一棵毛竹,我就拿你沒轍了?”

    她的目光,從在場所有人的臉上一一掠過,一字一頓:“我都說過了,現在這一個域界,天地靈氣所到之處,都會受到我的意志掌控,難道你還非得要試一試,我是否當真能夠做到,讓一個修者不容于神界?”

    眼看著綠竹仙子所化的那一棵毛竹,連最后的人臉也完全消失,只剩下了一棵枝繁葉茂的粗壯毛竹在那里無風自動,更像是被氣得渾身發抖。

    眾人都禁不住面露恐懼之色,再看向沈衣雪的目光中也多了一絲畏懼之意,唯獨那個守在綠竹仙子本體旁邊的雨華,在沉默地聽了半晌之后,突然轉過身,朝著沈衣雪“撲通”一聲就跪了下去,哀求道:“沈姑娘,既然你的意志能夠掌控這片天地,想必也能讓綠竹恢復人身了?雨華求你……”

    這個舉動,同樣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意料,眾人一下又將目光集中到了突然跪在沈衣雪面前的雨華身上,驚詫,不解,不屑,佩服,神色不一。

    沒想到竟然還會有人給這個綠竹仙子求情,沈衣雪一時也有些出乎意料,她楞了一下,仔細打量了下腳下黃色衣裙的女子,突然笑了出來:“原來是你?”

    她抿了抿嘴唇,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道:“當初,我以戰天劍削了你一縷頭發,你不怨恨于我?”

    雨華顯然是根本沒有料到沈衣雪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將二人之間的宿怨翻了出來,楞了一下之后才反應過來,連忙搖頭,卻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才好。

    而沈衣雪顯然也沒有要她回答的意思,反而話鋒一轉:“原來是當真不放在心上,那就怪不得了!你將綠竹當做朋友,時時處處為她著想,甚至不惜向我下跪求情,為何平日就不知道多多規勸她一些呢?”

    她的面色一冷,目光卻是再次望向了那一棵不停亂抖的毛竹,寒聲道:“當年,我削你滿頭青絲,的確是我年輕氣盛,只是你卻是一記就是幾百年。你記恨我也就罷了,為何竟非要牽連到戰天劍神與幻如魔帝身上?”

    “如今,幻如魔帝與戰天劍神早已作古,一個被你們聯手打得魂飛魄散,一個承受不住心中的悔恨選擇了寂滅,誰對誰錯,孰是孰非,還有那么重要么?”沈衣雪目光更加咄咄逼人,“竟然還一而再,再而三地拿出來議論?”

    “不不問緣由,不分青紅皂白就冤枉他人,只為了自己心中私怨,就要扭曲事實,甚至不惜勞師動眾?”沈衣雪盯著那棵毛竹,繼續逼問,“你說之前那番話,挑起眾人對于我的敵意,難道就沒有想過后果?還是你當真要整個神界,都為你那一頭頭發陪葬?”

    毛竹無言,只能不停地抖動著枝葉,只是到底要表達的是什么,卻是無從得知,就連與綠竹仙子想來交往密切的雨華,也是一頭霧水,只能瞪著眼睛干看著。

    言寂只覺得這個少女,比起她上一次進入神界,破開神魔二界通道,引起神魔大戰的時候,雖然外表幾乎沒有任何變化,然而氣勢卻是更加逼人,讓人不敢直視!

    暗暗地嘆息一聲,心思卻是急速轉動,直到少女的話音落下,半晌他才壓低了聲音,問道:“到底這綠竹仙子說了什么?竟然讓你如此憤怒?要知道,就算是天地靈氣所達之處,皆受你的意志掌控,可是神界有多大,你當真要引發眾怒?”

    還沒等沈衣雪回答,一直都默不作聲的軒轅昰聞言,突然冷笑一聲:“引發眾怒又如何,敢動這丫頭一個指頭,也要看我手中的戰天劍答不答應!”

    言寂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正要反駁,卻不料一直都在冷眼旁觀的孔微海突然輕輕開口:“這戰天劍,似乎比之前有所不同了。”

    軒轅昰沒有想到孔微海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句出來,在他看來,就算當年孔微海最終叛出了劍宗,后來又飛升到了神界,可是與天魔宗之間,實在是沒有太多的瓜葛,此刻能夠作壁上觀就已經難得,至于和沈衣雪之間的師叔師侄情誼,還真是比紙張還要淺薄,根本就不值一提!

    此刻這話說出來,更好像是在提醒言寂這戰天劍威力不同尋常了。

    言寂豈有聽不出來的道理,苦笑一聲,嘆道:“當初戰天劍在戰天劍神手中的時候,根本就是一把劍,而在天魔女手中的時候,已經擁有了軒轅劍的殘魂,有了一絲仁義厚重之氣在里面,而此刻……”

    他頓了一頓,這才繼續道:“卻已經擁有了完整的軒轅劍魂!”

    說這話的時候,言寂并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因此周邊的修者幾乎都聽得明白,同時不由心中一凜:擁有完整軒轅劍魂的戰天劍!

    這便是一個魔修能夠進入神界,不被神界排斥的原因么?

    代表了仁義和圣道的軒轅劍魂,又怎么會被任何一個域界排斥?

    一個能夠掌控整個神界天地靈氣的天魔女,和一個手握完整軒轅劍魂的魔修軒轅昰,這樣兩個人,不要說他們這些修者,就是神界那些沉睡的修者大能,恐怕也要掂量一番了。

    言寂心中苦澀更甚,同時也明白了,這個丫頭為何要用這樣一種張揚到近乎霸道的氣勢,出現在眾人面前。

    無妄書生的目光,一直在幾個人身上轉來轉去,卻一時找不到一句話來說,哪怕是他心中明白自己的聲音已經回來了,也是依舊選擇了閉口不言。

    不知何時,那一棵青翠茂盛的毛竹再一次幻化成了枯瘦如柴的女子形象,神情萎靡,整個人都匍匐在地上,除了微弱的呼吸,竟是一動不動。

    最先反應過來的人還是雨華,她感激地看了一眼沈衣雪,站起身來之后又朝著沈衣雪福了一福,這才急忙轉身,將綠竹仙子搖搖晃晃地扶了起來。

    綠竹仙子的臉色蠟黃,似乎比起方才更加枯瘦,看向沈衣雪的目光中帶著深深的畏懼,卻是死死咬著嘴唇,一言不發,對于雨華示意她開口同沈衣雪緩和關系的眼神,視而不見。

    不但如此,在勉強站穩了之后,綠竹仙子甚至還暗暗地推了雨華一把,同對方拉開了距離!

    雨華猝不及防,后退兩步,一臉失望,最終還是咬了咬牙,什么都沒有說。

    看著綠竹仙子走向無妄書生的方向,雨華的臉色更是蒼白無比,難看無比。

    沈衣雪將一切都看在眼里,卻是什么都沒有多說,雖然她真有這個能夠,然而實際上并不想真的就將綠竹仙子驅逐出這個域界去,抽走對方周身的天地靈氣,甚至逼得對方顯出圓形來,也只是為了給眾人一個下馬威,震懾住他們,否則這一百多個人,若是真的將他們團團圍困起來,單憑軒轅昰一把戰天劍,又能支撐多久?

    那樣的情況下,孔微海是否會出手相助還屬于未知,而言寂最好的結果也只能是作壁上觀,兩不相幫,畢竟他還有個道宗宗主的身份在那里擺著,不向自己和軒轅昰發難,就已經是莫大的幫助了。

    而且,就算是自己能夠掌控這一片天地,而軒轅昰的戰天劍也威力無窮,這一百多號人不是他們的對手,可到時候,尸橫遍野,血流成河,和神界修者之間的梁子,那算是結定了,到時候解都解不開!

    她和軒轅昰,到現在進入神界還不足一日,對于神界都不熟悉,更遑論離開神界的方法了。到時候兩個人勢單力孤,面對著神界修者無窮無盡的追殺,到時候就算真氣充沛,難道他們始終不休息?

    所以,得罪一個綠竹信仙子,震懾住眾人,免起沖突,在沈衣雪看來,才是最好的選擇!(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不錯,請把《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南粤36选7好彩1 6月18日欧洲杯比分 遇乐棋牌二鬼手机版下载 捕鱼大亨怎么没了 随便玩长沙麻将 破解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数据 棋牌娱乐送28? 三分pk10是正规彩票吗 经典单机四人麻将 山西快乐十分彩票软件下载 北京赛车pk10冠军公式 贵州11选5* 最实用模拟炒股软件 微信网上捕鱼 喜迎棋牌客户端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