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為了丫頭闖過去

    軒轅昰不是修者體內并無修者真氣,而是人界武者的內力,在換了一個域界之后,不減反增,威力似乎比從前更盛。

    這一劍下去,歷劫只覺得眼前一片血紅色的霧氣,升騰而起!

    身后一鵝黃衣裙的女子為首的六個人,一時被軒轅昰所表現出來的氣勢,完全震驚住,目瞪口呆地看著,同時心里也終于是明白了,為何他們心中威力無比的祭壇,竟然能在這個如同暗夜一般的青年男子劍下,碎成齏粉!

    血色霧氣升起的同時,無數的金玉破碎,落在再也看不出溫潤的白玉石板上,發出一陣又一陣丁鈴當啷地亂響。

    歷劫心中一震,因為在那削金碎玉的聲音過后,一片彌漫的血霧尚未消弭的時候,無數看不見摸不著的天地靈氣突然就夾雜著血腥氣從中升騰而起,轉眼彌漫開來。

    突如其來的天地靈氣,讓歷劫體內的真氣似乎都跟著恢復了一些,只是卻又說不出的古怪,畢竟那天地靈氣中,還夾雜著好幾十個人的鮮血。

    然而現在卻也由不得歷劫多想,金色的真氣再次凝聚,卻只氤氳在是掌心的七色蓮花玉佩上,那七色蓮花玉佩便如同穿了金色的鎧甲,變得神圣而*起來。

    一旁的軒轅昰見狀,似乎也明白了過來,于是下一劍便狠狠的朝著腳下的白玉石板拍劈了過去,頓時無數玉屑飛揚,更多的天地靈氣散逸出來。

    歷劫指尖的金光更盛,七色蓮花再次飛起,朝著依舊隱藏在云霧當中的宮殿飄了過去。

    軒轅氏再次一劍劈下,迫得身后以鵝黃女子為首的六個人急速后退,他卻長嘯一聲,與歷劫一同追著那七色蓮花玉佩而去。

    剩下六個人面面相覷,面露驚懼之色,一時竟然沒有想起去追二人。

    歷劫與軒轅昰隨著那籠罩著金光的七色蓮花玉佩,轉眼之間就到了宮殿跟前,他們本以為玉佩會穿過敞開的大門,卻不料那玉佩竟是在門檻處停了下來。

    眼見那玉佩突然下沉,竟然朝著門檻“砸”了下去,歷劫與軒轅昰一愣,同手伸手不接,卻不料那玉佩好像有靈性一般,繞過二人伸出的手掌,依舊朝著門檻“砸”去。

    “啪嗒”一聲,七色蓮花玉佩落在門檻上,竟是再也不動。

    歷劫與軒轅昰對視一眼,再次同時伸手,一人捏住了玉佩的一角,隨后將手臂收回。

    卻不料那玉佩竟然是紋絲不動,幾乎還從手指尖滑了出來。

    二人同時一愣,再次對是一眼,歷劫目光一沉,用手一指宮殿門口高高的門檻。

    軒轅昰會意,朝著那七色蓮花玉佩開口:“丫頭,你先讓開一下。”

    果然,接下來歷劫輕而易舉的便將那玉佩取下,握在手中,退到了軒轅昰背后。

    軒轅昰毫不猶豫,再一次舉起手中的戰天劍,朝著七色蓮花玉佩,曾經逗留的位置就狠狠的砍了下去!

    玉石碎裂的聲音再一次響起,玉屑飛揚彌漫,讓人一時睜不開眼睛。待煙塵散盡,一個黑色的,僅容一人躬身進入的黑漆漆的洞口便出現在二人眼前。

    這一次歷劫還沒有動,便感覺到了掌心中七色蓮花玉佩的蠢蠢欲動!

    他幾乎是不假思索,招呼了軒轅昰一聲,就跳了下去!

    軒轅昰沒有急著下去,環視四周,見并無人上前,這才也跟著跳下。

    他只覺得眼前突然一黑,身子急速下墜,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雙足便已經接觸到了實地,同時眼前一亮。定睛細看,卻是歷劫指尖金色的光芒,照亮了前路。

    一條長長的,向下傾斜的甬道,兩側堆砌了無數的黃金,白銀,玉石,水晶,翡翠,瑪瑙……在歷劫指尖金色真氣的映照下,熠熠生輝,富麗輝煌,錦繡燦爛!

    軒轅昰不禁愣了一下,知道的,他是進入了天機門的某個底下宮殿之類,不知道的,怕是以為自己自己進了皇家的藏寶閣之類的地方!

    可就是藏寶閣,也重兵把守,機關重重,哪里有此地明目張膽,竟然將這些世人眼中的珍惜之物,如此隨意堆砌在通道里?

    眼看著歷劫抬腳朝里走去,軒轅昰終于忍不住,一把上前拉住了對方。

    “前面是什么地方你可知道?”軒轅昰瞪著歷劫,“你就不怕……”

    話被歷劫輕輕打斷:“我不知道,可是丫頭知道。”

    軒轅昰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歷劫將掌心籠罩著金色光芒的七彩蓮花玉佩舉到軒轅昰的面前,道:“丫頭說,里面有一樣東西,讓她覺得十分親切。”

    然后又補充了一句:“雖然她自己也說不上來具體是什么,但是我卻有種直覺,那應該是她前世的時候最后遺留下來的身體……”

    軒轅昰漆黑修長的眉微皺,盯著歷劫的目光有一絲銳利之意:“當初,你就將丫頭遺留下來的身體,留給了天機門?我記得你曾說過……”

    “當然沒有!”歷劫道,“當初的時候……”

    他嘆了口氣,似乎是陷入了回憶當中:“為了保存丫頭的身體,我將她帶到了北海懸冰上面的迷宮當中,并且動從無名之地尋來一塊冰玉,親手打磨成冰玉棺,并且封棺的時候,還動用了一絲天道之力,怎么可能?”

    軒轅昰撇嘴道:“你自己也都說不可能,怎么還會有如此離奇的‘直覺’?”

    直接,幻覺還差不多!

    軒轅昰就差直接說歷劫在發癔癥夢游了,卻不料歷劫卻是眉頭微皺,一臉沉思:“可是,在這個修真界,除了丫頭的身體,還有什么是能夠吸引她的真魂呢?”

    歷劫篤定的語氣,反而是讓軒轅昰的開始有些不確定起來,沉吟半天,說了一句:“總不能是天機門的人,將那丫頭的身體,從北海懸冰的迷宮當中,搬到這里來了吧?可是……”

    他想說北海懸冰四處漂流無定,據說在一定的時間內還會沉入海底,尋常修者終其一生也難得一見,怎么可能就被天機門遇到?

    卻不料這一句話卻是讓歷劫頓時變了臉色,自從發現他和軒轅昰登上的這座海島,竟然恰好就是天機門孤懸海外的總部,心中就一直有一絲隱隱的不安。

    而軒轅昰這一句話,卻讓他心中的不安瞬間擴大!

    天機門孤懸海外,天機門不問世事,天機門不參與各大宗門之間的爭斗。然而仔細一想,當年另外是到東門所處的大陸上,又在何處看不到天機門的影子?

    靈寶齋,丹藥坊,太和樓……每一個修真界的普通人都有可能是天機門的門人弟子!

    當年的天魔女沈衣雪身上的伽藍冰魄針,雖然說是由自己親手轉交,然而在此之前,卻一直是在天機門保存!

    他焉知天機門當初沒有在伽藍冰魄針上做手腳?焉知他與軒轅昰經歷大霧,終于進入修真界,就如此巧合地碰上了天機門的總部?

    若是天機門當真如當初所表現出來的那般與世無爭,對自己并無惡意,為何會任由樹林中的奇門遁甲發動,而不是出面迎接?

    而待軒轅昰幾乎將到樹林的大半夷為了平地,硬生生的破了對方的奇門遁甲之后,那些天機門的人又突然冒了出來?

    再想到之前在玉石鋪成的廣場上面,鵝黃衣裙女子開口的那一句話,若是沒有沈衣雪前世所留下來的身體, 他們要天魔女沈衣雪的真魂又有什么用?

    只是一瞬間,歷劫好像想明白了些什么,然而卻又有些抓不住,不過心中卻是愈發肯定,沿著這條華麗的通道往前走,肯定能見到沈衣雪前世遺留下來的身體!

    至于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么,歷劫雖然一時想不明白,但也能猜到肯定是天機門在他滯留人界的五百年中做了什么!

    “丫頭,里面當真有你……前世的身體嗎?”

    軒轅昰沒有歷劫那般心思深重,干脆直接開口問了出來,然后就目不轉睛的盯著歷劫手中的七色蓮花玉佩。

    卻在那蓮花玉佩上面的七色光芒明滅不定,閃爍了三下之后才穩定了下來。

    這算是回答了軒轅昰的問題?

    二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和深深的疑惑,軒轅昰一咬牙道:“既然如此,那還猶豫什么?”

    他握緊手中的戰天劍,看了一眼富麗堂皇的通道,道:“人家總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不管這天機門到底有何古怪,只要丫頭的身體當真在此,說什么也要搶過來!”

    然后全然不顧歷劫的表情,就從對方的身邊擠了過去,沿著通道大步向前!

    歷劫卻是身子一震,神色間豁然開朗!

    丫頭在人界的身體已經無法修復,不得已之下,他本來就是打算帶著她的真魂,來尋她前世留在修真界的那一具身體,如今很可能就在前面不遠處,自然是沒有繼續猶豫下去的道理!

    至于天機門到底在這里面做了什么,見招拆招便是!

    望著前面軒轅昰的背影,歷劫突然,發現至少在有一點上,自己是真的比不上軒轅昰。

    因為猶豫,因為顧忌他錯過的還少嗎?!難道錯過一次還不夠?!

    管它是刀山火海,還是虎穴龍潭,為了丫頭,闖過去就是了!

    天機門能用那丫頭的身體來誘捕她的真魂,他們怎么就不能順水推舟,先將那丫頭復活了再說?!

    這樣一想,歷劫心中豁然開朗,就連精神也振奮了不少,大步追上了前面的軒轅昰。

    二人一前一后,順著那通道走了不多久,眼前突然就明耀眼起來!(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不錯,請把《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微乐吉林棋牌 山西快乐十分图走势百控 内蒙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今日暴涨股票 15选5今日开奖结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 填大坑的技巧口诀 捷报比分安卓 捕鱼美女版 浙江体彩6+1中奖规则 新11选5-快彩乐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永利皇宫棋牌下载苹 …? 经典麻将单机版 福建十一选五下期预测 信誉度高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