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纯至善

    睡一觉睁开眼睛,这是一顶兽皮搭起来的帐篷,坐起来,门口的石头上放置着几本书,一本札记册子,还有一支画图的简陋尺规。

    李虎爬起来,轻轻走过去,弯腰捞起一本线装书,是东夏刊印的【武经七书思略汇集】,再往下看,下面压着的一本装订起来的地图册子。将【武经思略】放回去,捡起那个手札,翻开几页,全是山脉图。

    李虎把手札扔回自己睡的皮褥上,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

    读此书画此图的心,真的甘于沉积吗?

    他走出来,眼前是一个仙境一样的世界。

    面前是一处温泉流经的小湖,水面上雾气蒸腾,靠近的湖水,先发的梨花已经挂满枝头,更远处的林木还光?#21644;?#30340;,再远处,则是苍山隐现,不见全貌,满足人所有有关大象无形的意境。

    远远的,几个身影站在干枯挺立的树木带里。

    他们在抡着三尖刀劈砍树干,发出巨大的砍击声,李虎走进了,发现王威也站在一旁,带着?#27425;?#30475;着这些抡三尖刀的彪形大汉。

    “咵?#20445;?#19968;颗巨碗粗的树木断掉,倾斜着倒下去。

    李虎对着砍倒这棵树的,手持三尖刀一把络腮胡的壮汉说:“阿爸让我来,就是找你回去的!阿奶们都想你,阿婶天天哭,阿娉姐弟几个给我写信……我知道,阿爸有时候不讲理,武断得很,但我们都是他的亲人。”

    王威听他娓娓讲着,?#32431;此?#20877;?#32431;?#37027;简直有点像野?#35828;?#22823;汉。

    那大汉却从同伴手?#24515;?#36807;一把三尖刀,朝李虎掷过去,要求说:“你若一刀断一树,我就答应你回去。”

    李虎掂量一下三尖刀,笑道:“这怎?#32431;?#33021;?#31354;?#24618;刀再利,怎?#32431;?#33021;一下劈一棵树?”

    大汉道:“那就等我一刀一树。”

    李虎茫然看向他身边的壮汉们,希望他们解释为什么。

    王威走来他身边低声说:“你二叔他想还原陌刀。”

    李虎大吃一惊,手提三尖刀?#28982;?#20960;下,笑道:“陌刀不可能长这模样,这是民间传言,阿叔你上当了。”

    说起陌刀,他觉得自己的定夏剑装枪杆才更像,瞬间,他惊呼:“阿叔。你把我的剑要回来没有?”

    狄阿孝道:“没?#23567;?#20320;担心什么,只要你逃了出来,自可讨要,他还敢不还?阿虎你并不知道,?#20197;?#39640;奴得了一个小册子,里头有陌刀的图谱,就是这个样子,但是我不知道?#26012;?#35201;打多厚,也不知道使用之法,你要是帮我试验出来,我就答应和你一起回去。”

    李虎道:“阿叔,你怎?#31895;?#36947;那小册子不是武?#35828;?#24819;象?陌刀一刀下去,人马皆碎,砍击之力极强,必定类斧,没见过反圆面的斧头。这些吃饱没事干的人,以为靠想象就能造出神兵利器,你也信?”

    王威踯躅道:“难道是双面大斧?”

    李虎摇了摇头,解释说:“也不可能是斧,长柄斧作战抡圆太慢,绝非可以迎战骑兵的兵器,以我之见,它需要狭薄刃长,弧度大,有长柄,可双手握住,你这样砍树试兵刃,不如回东夏学习几何和物之理。”他灵机一动,欺骗说:“听说我阿爸已经让人还原出来了,只?#36824;?#20316;为机密,概不外传。”

    狄阿孝犹豫不决,问他:“真的?”

    李虎说:“绐达尔的弟子私下给我说的。只有你肯回去,阿爸定然不会向你隐瞒。”

    狄阿孝?#20808;?#25298;绝,冷哼道:“我不回去。?#20197;?#22806;逍遥得很,为什么要回去?#30733;?#38750;你能用这陌刀,这肯定是陌刀,一下砍倒一棵树。”

    李虎无奈。

    他试了试两个膀子,力气并没有恢复,但为了让二叔高兴,就说:“那我试试。”

    一群大汉便?#21482;?#22797;了砍树。

    体力虚弱的王威则悄无生息地在一旁看着。

    除了吃喝拉撒,他们从早晨一直砍到下午,李虎两个胳?#24067;?#20046;抬不起来,却是没有谁能够一下倒一棵。

    晚上讨论些地理和兵法,第二天狄阿孝灵光闪动,要求说:“阿虎明天跟我下山,去找找铁匠,我有个想法,觉得这刀头要改一改。”

    一个骑士提醒说:“咱们那边都被陈兵围了,没?#20889;?#21548;好铁匠的人呀。”

    狄阿孝想了一下说:“明天,我们去朝廷控制的地方找,要是他们不给打造,就干脆掳进山来。”

    夜里,李虎要和王威一个帐篷睡觉,没了他人,他俩开始交流起来。

    王威算是服了李虎的二叔,小声说:“阿虎。我从来没见过你二叔这样的武痴。你看从早晨到晚上,除了试验陌刀,练武,谈些兵法地理,他还干?#35835;耍?#23601;连我阿爷,也从来不会像他这样。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帮他,也许琢磨出了陌刀,他就肯回去了。”

    李虎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怎?#32431;?#33021;琢磨得出来。你还记得我白天说的,陌刀绝非只是式样,它肯定需要冶铁能力,何况他那造型,根本不符合几何和物理,现在咱们?#32622;?#26159;在南辕北辙。”

    他想了一下说:“我总觉得话没说到阿叔心坎里。”

    王威又小声说:“我觉得还是因为陌刀,他想造出陌刀想入魔了,朝廷,我是说靖康朝廷,内府的图谱也是接近你二叔这个形状。”

    李虎?#20808;?#21542;决:“那也是假的。”

    他让王威一起细细思考,去想他二叔到底为什么不肯回去。

    想了将近半夜,想不出来,二人?#36136;怯掷塾掷В?#25674;着四肢,就那样睡着了。

    天亮后,他们一起下山去找铁匠。

    十几人骑马出山,抵达武都城,留在城外的人看马,狄阿孝带着阿虎、王威用麻袋装着他卸下来的三尖刀刀身入城。

    这儿已经是靖康西线唯一的重镇,搜查挺?#24076;?#20294;都以为那是农具,就给放进去了。

    在城里逛了逛,却是没有铁匠铺敢接这种改兵器的活。

    想把这些铁匠掳走?

    那在这城里有点困难。

    绕城绕了两圈,眼看已经到?#24418;紓?#26446;虎看到有和尚在街口施粥,忽然有个想法,走过去打听僧慧。

    僧慧一行人受到惊吓,果然暂时退?#27425;?#37117;城。

    李虎把自己的想法给阿叔一说,干脆找了过去,到了个小寺庙,一通报,僧慧急急忙忙出来。他一见李虎就有些激动,连忙说:“他们把你放了?你怎么来了这里??#38405;?#30340;身份,你在这边也不安全。”

    李虎解释了半天,假称狄阿孝是雷电闪,是自己的?#35753;?#24681;人,告诉说:“这位阿叔正在还原陌刀,想让工匠们给改一下兵器,可这不是管得?#24076;?#24037;匠们不给?#27169;?#20320;有没有什么办法?”

    僧慧有,他说:“我让人带你们去,是我们要修武器就没问题了。”

    说完话,正要走,元映春从寺庙的一侧走出来,翘头看呀看,不知怎么正好看到李虎,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李虎见躲?#36824;?#20027;动给她说:“元小姐你好呀。”

    元映春脸顿时红热难当,站在原地低头转了半圈,嘤嘤道:“?#19968;?#22909;呀。”旋即,她身后的丫鬟提醒:“小姐,小姐。”她才醒悟自己在?#24178;担?#31435;刻说:“李二蛋。我……你。我们一起去赶集吧。”

    李虎的脸也猛地红了。

    狄阿孝?#32431;?#37027;姑娘,再?#32431;此?#36991;开元映春,冷冷地说:“来路不明的姑娘,你少招惹。”

    僧慧合十,代为解释说:“绝非来路不明,她是稷山元氏待嫁闺中的大家小姐,为了向佛主还愿,为了给她祖母乞寿,也是心存大善,才来了陈州,是出人出钱出力。李虎是她的?#35753;?#24681;人,失陷在贼窝,就是为了救这姑娘。”

    狄阿孝一想,李虎这年龄?也是该和少女往来,就改了主意,推了李虎一把,要求说:“去吧。”

    他竟然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银票,塞李虎手里,要求说:“给她买点首饰。”

    僧慧看得是一愣一愣的。

    这?#32451;?#25937;了人,还包吃喝追少女?

    正发愣,李虎把银票接过,全塞他僧慧手里了,告诉说:“这些你收着,以前小子不知道你的为人,?#38405;?#22810;有无礼,还请见谅。我知道你们一定缺钱,就把这些钱拿上作善款。”

    元映春扭往另一个方向,等着李虎。

    狄阿孝又催他去。

    李虎忸怩道:“阿叔。跟她一起上街不合适吧?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想过,等平了匪患,交了兵交了印,一回去我就和她成亲。”

    王威只知道熊尊的姐姐。

    他都还想找几个漂亮女子呢,从没想到李虎不肯与女子逛街,连忙朝狄阿孝看去,想知道他这个叔叔该怎么办?

    狄阿孝回头看了一眼,不?#22836;?#22320;说:“没事。快去。你难道只娶一个?你要只娶一个还坏了呢。”说完就强推着李虎走。

    李虎?#27492;?#27963;不去。

    僧慧也连忙压低声音提醒说:“阿虎,元?#24076;?#26159;关?#20889;?#38400;。俗话说的裴元王窦陈,这是关?#24418;?#22823;门阀中数一数二的,阀内英才辈出,真要是聘了,定能助你成就更大的功业。”

    狄阿孝也心动了。

    关?#24418;?#38400;,连他都知道,若不是东夏蒸蒸日上,他狄氏聘来一女也属高攀呢。

    李虎依然摇了摇头。

    他隔着狄阿孝喊道:“元映春小姐,?#19968;?#26377;事,你一个人在街上走走吧。”说完,他干脆跳开?#35762;剑?#36991;免狄阿孝再强推他。

    僧慧不知为何,心里触动,问他:“李虎。你说你一回去就成亲,是备州保郡白河的那杨?#21523;?#20040;?”

    李虎不好意思地点?#35828;?#22836;。

    真至纯至善的赤子呀。

    僧慧再次双手合十,口?#24515;?#24565;?#20889;省?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33579;錚恚?#26041;便下次阅读,或?#37326;?#24230;输入“ xs52 ?#20445;?#23601;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32431;?nbsp;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曲尽星河不错,请把《曲尽星河》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曲尽星河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钱投哪里最赚钱 预测复式彩票的买法 福建36选7现场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计划软件手机版 吉林11选5中奖新闻 赚钱计划方案 大奖得主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王者荣耀打手如何赚钱 山东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500万彩票网 2018年上证指数 广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数三极坐标 国内股票指数 山东十一选五全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