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重山漫道初戰殤(7)

    第一百一十四章

    重山漫道初戰殤(7)

    漸蓁合力同還招,鴻漸使了招“鳥鼠攸去”,蓁蓁則使出“倚欄弄玉”,宛如斜靠于欄桿上,手中玉笛直朝劉嘉名面門擊去,對方矮身躲過,雙掌劈風連遞數招。程鴻漸心道:“這廝出招狠辣,我可得替小妹妹抵擋住了。”

    三人堪堪斗過數合,劉嘉名全沒料到程鴻漸平時看不出有多機敏,當真打起來還真有些奇思妙想,要不是自己也熟知軒轅武學,非得著了對方的道兒不可;而“于子歸”以玉笛作為兵器本已甚難,更難得的是對方花樣竟能層出不窮,又見對手身法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勢若飛鳳,不由收起小覷之心,竟自暗忖:“我為避免身份暴露方才沒帶折扇,可如此也端的托大了,現下只得使出看家本領了。”言念及此,便將施展其父幽天法王所傳“太陰游刃功”開來,以此相抗漸蓁。

    蓁蓁忽見劉嘉名右手捻指似欲來捏自己面頰,疾使“以象鳳翼”縱身飛旋,當下如鳳凰展翼般橫削對方雙目,鴻漸亦提劍上撩,直指敵人腋下。王匡只道劉嘉名遇此險境定然休矣,卻見他翻身閃過,游走于笛劍之間,向那二人遞招時雖猶似調戲,卻也甚有效用。如此斗過數招,王匡又瞧那使笛之人本欲避過劉嘉名,施展招數擒拿自己,卻總被劉嘉名以此法迫回,及至眾親兵又將那兩個使笛仗劍的少年圍上,方才略感寬心。

    原來幽天法王荀晉初創此套武功時,糅合了平素風花雪月的手法,又添了些在刀光劍影間的游刃躲閃身法,他原本是一時興起,可后來臨敵對戰,發覺會有出其不意之效,便又花了兩年光景琢磨出百十個詭譎招數,方才終感完善。此套武功劉嘉名雖未及學全,不過他生性奸邪油滑頗似其父,施展起來倒也得心應手。

    如此這般過得數合,姚蓁蓁眼見劉嘉名下流之態,心中甚為反感,只覺若真叫對方碰到,著實有污清白,她正尋思應敵之策,對方左掌斜拍襲胸而來,右爪反手疾抓鴻漸會陰,蓁蓁一面向后縱躍,不讓劉嘉名與己近身,一面使出“鳳起出秦”疾拋手中玉笛。劉嘉名見那玉笛疾旋而出,猛朝自己撞來,心知笛子定然被灌注了強勁內力,如被打中便是非死即傷,當下閃至一旁,引誘笛子去撞身后的程鴻漸。劉嘉名只道“于子歸”不僅會丟了兵器,更會失手傷及同伴,卻不料那笛子尚未觸及鴻漸,便即回旋飛入其主手中,猶似通曉主人心意。

    劉嘉名觀此情形,不由暗暗心驚,只覺對方武功甚有門道,其師定是極難對付的硬茬兒,當即問道:“這武功誰教你的?”程鴻漸躍至蓁蓁身旁相護,王匡的一眾親兵瞧著他手上血淋淋的長劍,當下僅敢掠陣,卻無一人上前相攻。姚蓁蓁狡黠一笑,道:“用不著人教,怎么樣,比你那些不入流的招式體面多了吧?”

    其實蓁蓁的馭笛之法乃是她看罷典故后,忽而心血來潮自創的武功。只因其中招式技法與典故有關,加之萬千姿態猶似起舞,飄逸柔美,輕靈婉約,才將所創武功喚作“弄玉引鳳舞”。她日常研習武功雖多為消遣,卻也著實下了不少功夫,尤其那招“鳳起出秦”,欲要玉笛折回便甚為不易,而能將拋物的力道拿捏得恰到好處,要它在何處折回便在何處折回自是更為難得了,此節蓁蓁經過悉心參悟,方才練至收放自如的境界。

    這當兒劉嘉名心知對方有意激將,倒也并不爭辯,隨即故作漫不經心之狀,說道:“我看你不過是個雛兒,如何能創出此等武功。快說,你師父是誰?”姚蓁蓁神采飛揚道:“這有何難,我只稍稍琢磨下便想出來了,哪像你全仗著你爹教的‘太陰游刃功’,過會子你爹爹傳的那幾招被我拆解啦,而你自身拿不出半點真章,臉面可都丟盡啦。”

    姚蓁蓁曾聽聞過魔教幽天法王荀晉從不收徒,且他的太陰游刃功頗為淫邪,才放膽猜測,以求震懾對方。劉嘉名如何知曉此節,但他退開半步,轉而強笑道:“我爹這功夫從不外傳,你能認出便甚是不容易了,我偏不信你會拆解。”

    姚蓁蓁觀其略現驚惶,便即趁熱打鐵道:“小心了!”話音剛落,便即縱身搶上,程鴻漸亦挺劍跟進。

    姚蓁蓁使出“其形參差”,手中玉笛猶如玉鳳亂點頭,分作參差不齊的二十三路,幾乎同時刺向對方。劉嘉名適才被“于子歸”道出了家學淵源,又忽而聞聽正告,只道對方真有破招之法,不由得向后退開,未敢接招。漸蓁長劍玉笛形影不離,乘勢緊逼,劉嘉名心下生怯,接連提起兵卒擲向漸蓁,余下兵眾為求保命紛紛散開,劉嘉名終究不愿在皇子面前失掉顏面,便只得勉力應戰,卻未敢使出其父所傳招式。

    如此這般又過須臾,劉嘉名忽現頹勢,便只得使出太陰游刃功的“偷梁換柱”,卻見姚蓁蓁并無妙法破解,那廝立時再無顧忌,接連使出“水性楊花”、“春色撩人”、“貪財好色”、“風月十八摸”方才重占上風。

    便在這當兒,王匡忽而瞧出那使笛的少年其實是絕代佳人,不由心下自嗔道:“怪我適才太過驚慌,不然這女子其美無極,我早該看出那天仙兒是女扮男裝。”言念及此,唯恐劉嘉名傷及蓁蓁分毫,趕忙呼喝道:“莫要傷及那使笛的美人兒半根頭發,快給本宮抓活的!”

    劉嘉名立時驚覺,隨即明了為何只要使出太陰游刃功,那“于子歸”便顯忸怩,竟自心下暗嗔:“先前聽聞坊間到處宣揚于公子,竟誘我將這賽過天仙的人物當作了男子,只不過樣貌極俊,委實勝過了無數美人兒,要不是王匡那廝提醒,我恐怕當真將她傷了······”

    天底下端的有男子極具女子形貌,世人又往往眾口鑠金,而姚蓁蓁本是女子,卻因坊間都稱她為“于公子”,劉嘉名方才沒有料到對方實乃美貌傾國俏佳人,是以此節倒也在情理之中了。便在這當兒,程鴻漸忙道:“小妹妹快走!”

    劉嘉名本就打定主意,不可坐視此等仙寰玉人便宜王匡,隨后又聞聽鴻漸如此稱呼那嬌俏佳人,便立時知曉了這小妮子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姚蓁蓁,心神激蕩得愈發難以自持,又覺王匡呼喝使人厭惡,言念及此,恰逢鴻漸執長劍斜削而來,劉嘉名趕忙刻意迎上,任由自身左腿被劍鋒劃開道不大不小的口子,隨即佯裝立足不穩,狼狽滾出數尺開外,縱聲高呼道:“殿下快跑啊!”(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鴻漸于磐不錯,請把《鴻漸于磐》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鴻漸于磐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美国对中国排球比分2019 浙江20选5杀号 股票代码后面有个r 吉林心悦麻将官方下载 篮球即时比分直播现场 中国体育彩票顶呱刮中国范 11选5走势图河北 捷报比分网即时比分 今晚一码大公开 广东快乐10分人工计划 成都麻将算牌技巧图解 一码中特期期提前公开 河南麻将下载安装 河南11选5玩法 幸运龙宝贝 闲来贵州麻将苹果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