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是邪非邪醉紅塵(2)

?    第七十七章

    是邪非邪醉紅塵(2)

    漸蓁相攜到得山腳,乘上天志幫寄存的馬車,便朝城中趕去,但見那車內髫年怡然欣樂陶,飛花粉帳襯桃夭,笑語無猜青梅意,竹馬酣然承春曉。漸蓁互執布偶嬉戲良久,姚蓁蓁悠悠說道:“今日在天都宮里,小哥哥那般為我求情,可將尉遲德開給得罪了,往后便算能拜入總壇,也會有諸多不易的······”程鴻漸搖首說道:“沒事,再說你那卷子定是被人調換過了,我自該幫你討個公道的。”

    姚蓁蓁嘻嘻一笑,嫣然說道:“干嗎這般信我啊,今日薛競在天都宮里講得有鼻子有眼倒沒什么,可他畢竟當著大伙的面兒自盡了······”話到后來,竟自現出黯然神色,接著續道“小哥哥半點都不疑心我事先想好啦,有意騙的你嗎?”

    程鴻漸沉吟半晌,搔了搔后腦,說道:“我雖搞不懂薛競為什么寧肯命都不要,也非要說那些假話,可我知曉你是不會騙我的。”姚蓁蓁笑道:“小哥哥人真好,可有時候輕信旁人,怕是會吃虧的。”程鴻漸道:“騙人的壞蛋有是有,可我偏生覺得你不會騙我,我感覺得到你待我好,是不會騙我的。”姚蓁蓁凝視鴻漸,盈盈笑道:“我好歡喜,往后我回家了,你會給我······”

    “師姐莫走,將孩子留下吧!”姚蓁蓁尚未言盡,忽聽前方傳出一聲高呼,隨之從道旁密林間躥出一雙男女,持劍相斗起來。

    馬車驟然剎住,漸蓁彼此關懷,當即出手相扶,隨之掀起車簾朝外望去,但見持劍的女子正是柳依依,其懷中所抱個嬰兒,尚自不住啼哭,可柳依依只顧連出劍招,徑朝其師弟樂康攻去。

    漸蓁相攜下得車來,柳依依瞬息之間又朝其師弟連遞數招,憤懣呼喝道:“滾回去!否則莫怪師姐不留情面!”話音未落,疾使長劍斜揮,徑朝其肋下斬去。樂康仗劍相隔,退開幾步,苦苦相求道:“師姐,師娘平素待你情同姐妹,這孩子可是她的命根子,求你念及往日恩情,將孩子還給她吧。”

    柳依依厲聲斥道:“休要提那賤人!要不是她從中作梗,靈均怎會拋下我,你回去告訴那賤人,要她將楚靈均還我,不然我宰了這個孽種!”樂康急道:“師姐,師父已經去了,孩子是無辜的。”言下滿心憐惜,只盼依依能夠早些回頭。

    柳依依雙眉倒豎,怒不可遏道:“你騙我!看老娘不砍死這小雜種!”說著,便欲揮劍朝懷中嬰兒劈去。說時遲那時快,樂康長劍倏出,隔開了柳依依的劍鋒,隨即順勢前遞,直指對方咽喉,迫得柳依依后躍數步。樂康輕嘆一聲,道:“得罪了!”話音剛落,便即持劍搶攻。

    如此這般又斗數合,樂康使出“恩重如山”,但見霍霍劍光猶似泰山壓頂般籠罩對方,迫得柳依依只得凝神接招,再無余暇弄死懷中的嬰兒。樂康唯恐師姐不支,手上攻勢復又稍緩,柳依依后躍數步,凄然冷笑道:“好一招‘恩重如山’,我只道你會顧念昔日的情義,不會怎生為難,卻沒料到你也要師姐的性命。”

    樂康忙道:“不是這樣的,我怕你傷到師娘的孩子,才不得已跟師姐動手······”話到后來,正欲懇求師姐放過那嬰兒,柳依依凄厲斷喝道:“不要再說了!今日你我恩斷義絕!”說罷,便疾朝對方數處要害刷刷連刺。樂康急忙橫劍封架,柳依依變刺為掃,橫劈樂康脖頸,這招“恩斷義絕”乃是天長地久劍法中的一式變幻,只因此招所出方位盡取對方要害,每種變化均要致人死命再不留情,方才如此定名。

    樂康適才出招疾攻,實是迫不得已,饒是如此他也留有余地,并不愿傷及師姐,這當兒眼見對方招招奪命,樂康只得被動招架,可他每每還招之際,既怕傷了師姐,又怕傷了孩子,劍鋒行至中途便即縮回,顯得畏首畏尾。

    柳依依和楚靈均的丑事早已眾人皆知,漸蓁尚未想好對策,有名天志幫弟子出言呼喝道:“臭娘們兒給臉不要臉,你那師弟分明是讓著你,竟還他娘下死手。弟兄們上啊,剮了那賤貨!”此語既出,十數名幫中弟子相繼附和,隨那名弟子上前助陣去了。姚蓁蓁唯恐諸人傷及那嬰兒,便即高聲叮囑道:“不要傷了那小孩子!”

    柳依依雖遭圍攻,劍招絲毫未亂,只不過攻勢立時減了,諸人相斗須臾,柳依依厲聲喝道:“都給老娘死!”話音剛落,電光火石般連遞數招殺向眾人,這批天志幫弟子的武功較之前護衛姚蓁蓁的那批高出甚多,可他們怕誤傷對方懷中嬰孩,出招之時難免有所顧及,而柳依依也算高手,武功自是高過那幾名護衛,加之她出招之時無所顧及,其中幾名護衛早已抵受不住,幸得樂康仗劍回護,方才不至丟了性命。

    柳依依眼見奈何不了諸人,愈發心煩意亂,當下朝后縱躍,憤懣叫嚷道:“老娘摔死這孽種!”其音甚是尖銳刺耳,猶似響箭破重霄。但見她將懷中嬰孩高高舉起,正要摔下之間,姚蓁蓁忽而喚道:“楚靈均來啦!”

    諸人均自詫異,柳依依高舉的雙臂登時僵在半空,隨之顫聲問道:“你說什么······他在哪里······”她雖不敢輕信,神色中滿含無盡喜悅。

    姚蓁蓁嘻嘻一笑,道:“楚靈均現下還沒辦法見你,不過到得晚上我自會要你們重聚。只不過你若將那個小嬰兒摔死了,楚靈均定會生氣的,到時候他不愿見你,我可不管。”說著還扭過頭去,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柳依依將那嬰兒重新抱入懷中,滿腹狐疑地問道:“他為何不能即刻現身相見,非要等到晚上?”

    姚蓁蓁佯作沉吟,隔得須臾,方才說道:“這個你應該明白的,我怕說出來,你會跟我兇。”柳依依瞧姚蓁蓁顯露難色,便即暗忖:“莫非靈均當真去了,她要靈均的亡魂跟我相見嗎······”(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鴻漸于磐不錯,請把《鴻漸于磐》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鴻漸于磐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免费杭州麻将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一 石家庄股票融资 哪个炒股app好用 心悦麻将官网下载 云南11选5走势100期图表 7位数开奖结果今天晚19139期 时时乐餐厅怎么样 如何网络兼职赚钱 重庆时彩技巧 大数据龙头股票有哪 黑龙江快乐十分和值尾走势图 韩国快8开奖结果 快乐飞艇怎么玩的 篮球即时比分球探比分 网上如何兼职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