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唾罵

    受了輕傷的人在拼命搶救重傷的戰友。

    慕雪逸受的傷并不輕,右邊有三根肋根被酈蘇的氣波震碎,此刻看到唐紫希倒地不起,他顧不及自己的傷勢,連忙飛回紫雷神艦上,幫唐紫希診治。

    經把脈之下,慕雪逸才落下心頭巨石。

    唐紫希的脈象很平穩,只是受了輕傷,腹中的胎兒也并無大礙,只是受到沉重的打擊,又目睹阿玖被散魂,云河再次落入酈蘇的魔爪,她功虧一簣,精神上承受不住,才不支暈倒。

    只要好好調理,過幾天就能恢復。

    照料好唐紫希之后,慕雪逸帶著自己的徒兒藍飛,繼續搶救其他受傷的戰友。

    墨離重傷,唐紫希昏迷,此刻九重神殿的掌控權便落在顏少秦身上。

    現在的情況,大家只好分頭行動。

    將只受輕傷還有戰力的人分成兩批,一批人負責搜救受傷的戰友,另一批人去尋找酈蘇和云河的蹤影。

    話說,酈蘇抱著云河,回到金剛號上,一眨間就是遠去十里。

    但是他沒有直接返回皇宮,而是讓金剛號在靈河畔一個偏僻的地方緊急迫降。

    他的臉色蒼白發黑,看起來就像中了毒的。

    此刻,他覺得自己的腦袋劇痛難受。

    自從穹蒼賜予他這種全新的力量之后,他擁有了橫掃千軍的可怕的力量,就連墨離這種九重無日境的靈修者在他面前都不堪一擊。

    可是,相對來說,他的軀殼的負擔也加重了!

    很顯然,穹蒼的力量過于霸道,都快把他的氣海和身軀撐裂了。

    痛苦萬分的他,根本就無法掌控著金剛號正常航行。

    他全身的青筋都凸跳起來,肌肉也繃得緊緊作響,就連靈魂深處都傳來一陣陣裂扯之痛。這是穹蒼的力量在反噬他的軀殼和靈魂。

    再這樣下去,他很有可能因為承受不住這股力量而爆體而亡。

    因此,酈蘇不得已迫降,找一個清靜的地方,好好地煉化穹蒼的力量。

    他將金剛號縮小至普通船只大小,隱藏在河畔的森林里。

    打開金剛號的護罩之后,金剛號的形成與周圍的森林環境融為一體,完全隱沒了。

    可是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察覺到有一艘宇宙飛船停泊在這里。

    酈蘇認為這里暫時安全,便把云河摞在一邊,然后獨自盤膝而坐,開始運轉神通,疏導經脈和氣海之中滂湃得幾乎沸騰的黑色靈力。

    云河安然地沉睡在他身邊。

    沒有靈魂的軀殼,如同一個陪襯的玩具娃娃。

    云河安祥的睡容,讓酈蘇感到一些欣慰。

    經歷了這么多災劫,也就只有這個玩具能陪他走到最后了。

    只是,這個玩具剩下的時間并不多了。

    穹蒼說過,云河的遺體不能離開穹蒼神晶的養潤,否則不出三天就會枯萎成一堆黃土。

    扣在云河雙腕上那對黑色的手鐲雖然也是用穹蒼神晶打造的,但是這點材料所蘊含的靈力并不多。

    一般來說,即使將云河養在墨宮里,這種飾物上的靈力也僅夠云河吸收幾日而已!每隔幾天,就得幫他換上新的飾物。

    這對手鐲已經給云河戴著好幾天了,眼看就開始蛻色老化。

    而現在,云河被唐紫希這群不識好歹的人拐到宮外,離開了墨宮,飾物上的靈力就消耗得更快。

    酈蘇估計,手鐲上的靈力最多只能支撐兩個時辰了!

    兩個時辰之后,靈力的供給一旦斷絕,云河的心脈就會停止,繼而全身機能以及臟腑開始壞死,最后就會慢慢枯萎……

    一想到唐紫希的莽撞行為害得他的玩具遭受如此大的損傷,酈蘇就十分氣憤。

    現在,他必須抓緊時間,穩定穹蒼的力量,再速戰速決,將那些煩人的蒼蠅全部拍死,然后盡快帶著心愛的玩具回墨宮保養。

    此刻,云河身上仍縈繞著九十九顆紫靈珠。

    這些紫靈珠就像天上的小星星,一閃一閃的眨著眼睛,又像一群翩翩起舞的螢火蟲,以一定的方位和運行規律在云河四周轉動著。

    云河被一片紫色的絢麗華光所籠罩著,看起來十分夢幻。

    而沉睡在夢幻紫色祥光的云河,顯得更加美侖美奐了。

    潛修中的酈蘇又忍不住偷偷瞟了云河一眼。

    只感嘆眼前的是一道畫中的夢幻仙境。

    云河這人兒,為何如此神奇?如同一塊稀世瑰寶,無論身處何地,總能照亮了四周的漆黑,讓那些地方充滿奇幻色彩。

    酈蘇心里還是十分自豪的,不愧是自己的玩具寶貝,這份夢幻而圣潔的美麗,也許也就只有他獨有了吧?

    想必這些漂亮的紫色珠子是唐紫希那群螻蟻自以為是地加上去的吧!

    他們以為這樣做,就不必用穹蒼神晶,也能保存云河的遺體?

    真是天真!

    這些紫色珠子雖然看著漂亮,最多也只不過是一串燈飾罷了。

    怎么能跟穹蒼神晶相比?

    不過,看過這些紫色的珠子把他的玩具裝飾得這么漂亮的份上,他就暫時不拆掉它們吧!

    見云河沒有異樣,依然美得閃閃發光,酈蘇便靜下心神,繼續煉化穹蒼的力量。

    酈蘇并不知道,那些紫靈珠的作用,并不是給云河的遺體澆灌靈氣,而是凈化云河身上的唳氣!

    一絲絲微小得幾乎眼睛看不見的黑色霧氣從云河晶瑩剔透的肌膚皮膚蒸騰出來。

    這是云河身軀里被紫靈珠凈化而驅逐出來的唳氣。

    這些淡淡的黑霧在碰到空氣之后就滋滋地煙消云散了……

    只是,云河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被唳氣完全浸養,并不是紫靈珠一時半刻所能凈化得完。

    這個凈化的過程很緩慢很緩慢,緩慢得沒有人能覺察出來。

    隨著云河身上的唳氣在悄悄地被凈化,他的情況并沒有得到改善。

    阿玖附在他身上,好不容易才溫養出來的正常活人的膚色,此刻開始漸漸地褪色,他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甚至開始發青。

    酈蘇全部心神都放在煉化穹蒼的力量,不知道云河的異樣。

    就在這時,金剛號外傳出一聲怒吼。

    “不知廉恥的狗皇帝!立即放了殿下,然后滾出來受死!否則定將你剝骨煎皮!”

    這是云衡的聲音。

    云衡是天狐族的大長老。

    擁有數萬載的修為,而現在感應能力是天狐族天生的能力。

    盡管酈蘇將金剛號隱身匿藏在這片叢林里,但是云衡仍能認住云河身上留下來的氣味一路追蹤到這里。

    他是第一個來到這里的人。

    云衡也只不過是八重無日境。

    他自知,以自己的修為,對付酈蘇只是以卵擊石罷了。

    但是云河是天狐族留下來的唯一皇族血脈,而且云河平時待他不薄。

    在九重神殿,給了他大量的資源和體面的地位,讓他可以大展所長,實現自己的抱負。

    如今,知道云河被這狗皇帝所害,連遺體也淪為這狗皇帝行樂的玩具,云衡的心情悲憤難以抑制。

    一想到云河所遭遇的事情,云衡一刻都不能忍受下來。

    哪怕自己的出現,阻撓只能酈蘇片刻,自己就會被他一巴掌拍成血霧,他也在所不惜了!

    以云河對自己的恩情,哪怕用自己的死換回云河片刻的寧靜,他也心甘情愿了!

    云衡是抱著必死的心情,站在金剛號前叫罵的。

    既然敢站在這里,他就沒打算活著回去。

    “狗皇帝!你忘恩負義,恩將仇報,善惡不分,絕情絕義!棄無上國不顧,侍奉邪神,濫殺無辜,為害天下生靈,你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魔頭!”

    “你斷送了人間的正義,斷送了祖先留下來的江山!你斷送了無上國所有人對你的信任!”

    “你是酈氏皇族的不肖子孫!你的所作所為,不天地容,讓世人唾罵!”

    酈蘇好不容易,才煉化了三分之一的新力量,還有三分之二的力量極兇猛,根本就約束不止,而云衡突然站在金剛號外大吵大鬧,而且所罵的內容極其難聽,酈蘇原本就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他的自尊心極盛,又豈容一個旁人如此對他說三道四?

    只是,聽著云衡罵了幾句,酈蘇一時分了神,就走火入魔!

    穹蒼的黑色力量在他的靈魂和軀殼內橫沖直撞,一瞬間全身就近半的經脈被撐碎!

    酈蘇的脈筋全都浸成了黑色,他全身的青筋變成了黑絡,猶如黑色的蜘蛛絲布滿了全身。

    他的眼睛通紅,變成了血紅色,如同魔鬼一般。

    他的視網膜,也被鮮血所侵染,他所看到的世界,全都變成了紅色。

    他覺得氣海內沸騰的靈力無法平息,仿佛被烈火煎燒般難受。

    “可惡的螻蟻!竟然敢打擾寡人閉關!你找死!”酈蘇咆哮著,打開了金剛號的護罩。

    整艘金剛號便重現于世,出現在云衡面前。

    酈蘇紅著眼睛,披頭散發地從船倉里沖出來。

    此刻的酈蘇,臉色發黑,全身布滿黑筋,眼睛紅得快滴血,模樣太嚇人了!

    這還是一個人類該有的樣子嗎?

    就連身經百戰,見多識廣的云衡都被酈蘇這個猙獰的模樣嚇了一跳。

    酈蘇定眼一看,看到來者竟然是狐族長老云衡之后,竟然獰笑著道:“狐長老,寡人早就有心找你了!你倒自己跑到寡人面前呢!很好,很好……”

    云衡被酈蘇的話嚇出一身冷汗。

    這狗皇帝為啥要找自己?

    難道因為自己布置了一個雷霆天龍陣,把他劈得全身焦黑,他記恨在心,此刻要找自己來算帳?(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萌狐悍妻不錯,請把《萌狐悍妻》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萌狐悍妻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足球手机即时比分 3d试机号开机号今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 友乐广西麻将南宁牌 内蒙古11选5前3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人 卡五星是哪里的麻将 精准3尾中特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直 北京小赛车群 贵州麻将胡牌类型图 虎扑足球 熊猫棋牌游戏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 黑龙江福彩网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