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新仇舊恨

    擋住了吞天獸,卻來了一群以修士之血肉為食的黑翼鳥龍。云衡只好啟用天狐守護大陣為狐仙堡筑起防線,沒想到一股可怕的黑色霧氣乘機入侵。

    為了給中天爭取時間,云衡在被黑色力量封印之前,拼死釋放了古蘭清藤的種子,為狐仙堡種下最后一道防線,同時也給中天種下了禍災,從此中天江河日下,一去不復返。

    接下來就是孟飛熊的出現,狐仙堡易主,使用影傀大開殺戒,排除異己。

    當時,為了中天千千萬萬的生靈,玄天寶曾經與孟飛熊一戰。只可惜玄天寶最后敵不過孟飛熊手中的黑色水晶球,還被黑霧所侵蝕,只好忍痛敗退。

    從此,再沒有人阻擋孟飛熊殘酷統豁中天的步伐。

    為了給天寶閣一條后路,當年與孟飛熊決戰之時,玄天寶是易容喬裝的,孟飛熊一時沒認出來。因而在戰后的千萬年來,天寶閣與往常一樣,繼續經營著生意。

    不久,以城主府為中心的護城隊建立,孟飛熊開始了長達一萬年的以人為飼的統轄,導致失落之城人到處哀鴻遍野、民生凋敝。

    “原來天寶閣早就知道孟飛熊的真面目。”云河感嘆。

    難怪天寶閣一直以來都不畏懼孟飛熊的殘酷統轄,我行我素地經營著自己的生意。難怪看到自己要對付孟飛熊,就很樂意把各種鎮店之寶賣給自己……

    從一開始天寶閣就是跟孟飛熊敵對的!

    陳昊又鄭重地對云河說:“狐仙大人,我是親眼看到你能用紫蓮凈化黑霧和影傀才敢冒昧提出這個要求。恐怕只有你才能凈化玄閣主所中的毒氣。”

    “沒問題,我很愿意為玄閣主效勞。”云河又道:“不過聽你所說,玄閣主已經是一萬年之前負傷了,據我所知,那黑霧的毒性甚烈,侵骨蝕魂,一但被侵蝕,不到片刻的功夫就會淪為傀儡。玄閣主能支撐一萬年,看來也中超乎常人。”

    提到自己的閣主,陳昊的神色一陣黯然,憂慮地說:“玄閣主自知這黑霧的厲害,就算他自行了斷,這黑霧仍會掌控了他的軀殼做壞事,到時天寶閣不斷群龍無首,連億萬年以來的聲譽也會毀于一旦。自然是采取了非常極端的手段才阻止了黑霧繼續侵蝕的軀殼,然而最近幾年閣主已經力不從心了。當狐仙大人見到我們閣主之后你就會明白了……”

    “有一件事在這次出發之前閣主跟我再三交代必須向狐仙大人稟明的。”陳昊道。

    “陳店長,是什么事,請說吧!”云河回答。

    陳昊道:“本來我們閣主曾經跟狐仙大人有個約定,要見上一面,好好恰談將來的合作,只可惜閣主因為病痛的原因,行動不便,遲遲沒有應約,讓我替他向狐仙大人道歉,還望狐仙大人不要介懷。”

    云河笑了笑:“陳店長,我還以為你要說什么事呢!呵呵,該道歉的是我嗎?我行蹤飄忽不定,前些日子又被孟飛熊抓進地牢里,不是重傷就是昏迷,就算你們玄閣主想約我,也約不到啦!而玄閣主在我危難之際,不但沒有跟孟飛熊同流合污,還派你們來丈義相助,我真的很感激。好了,我們別再說這些客氣話了!”

    “行!狐仙大人真是快人快語。”陳昊話鋒一轉,又對云河道:

    “狐仙大人,你與狐女王的容貌一模一樣,我早就猜到你是狐女王神后人。這也是你被困城主府之后,玄閣主無論如何都要讓我帶領天寶閣的高手夜闖城主府救你的原因。但我更沒想到,你同時得到了九重神殿,是水劍的傳人。”

    陳昊突然提起自己師父的名字,云河就激動了,他焦急地問:“陳店長,你認識我師父?”

    陳昊說:“其實當年吞天獸入侵之時,各大勢力除了派出主力支援紫玄天女和狐女王的補天計劃之外,都留下了一些門人守護中天。狐仙堡留下的人是云衡這一批陣法大能,而紫玄門留下來的則是各懷至寶的火妖和水劍。后來孟飛熊出現之時,除了我們閣主,火妖和水劍都投入了戰斗。紫蓮有凈化之神通,可保水劍和火妖不受侵蝕,但他們始終境界不如那些影傀,最后身負重傷,逃到凡間,從此下落不明。狐仙大人,不知兩位古神近況如何?”

    “他們已經隕落了。”云河難過地說。

    “狐仙大人,抱歉,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傷心事……”看到云河那種哀傷的眼神,陳昊有些內疚,趕緊道歉。

    “放心,我已經想通了。我跟唐紫希正是為了繼承水劍師父和火妖前輩的遺志才來到中天的。”云河沉著聲音道。

    從陳昊那里聽來的消息,云河覺得很震撼。

    這些事情,水劍師父和火妖前輩從來都沒有跟他說過。

    或許他們是覺得,那時候的自己修為太低,就算知道了也沒有用。

    當自己成長到擁有天神實力之時,該知道的總會知道?直到現在云河才明白兩位古神的良苦用心。

    對于兩位古神的死,陳昊覺得很意外,驚訝地問:“在凡間不都是修為平平的凡人嗎?兩位古神神通蓋世,應該不會遇險才對!怎么會……”

    云河清澈的眼眸中蒙上了一層霧氣,他憂傷地說起往事:“水劍師父和火妖前輩是帶著人族和妖族的停戰協議從分別從圣羅祭場和時空之門降臨凡間的。他將中天諸位古神的意愿傳誦于世,希望凡間的生靈能停止內戰,休養生息,培養出后繼之人替頂在中天犧牲的人。可惜他們最后因為傷勢過重隕落在凡間。我和唐紫希只是他們留下的一縷殘魂所收之徒。”

    “原來如此……”陳昊很感嘆。

    云河氣憤地說:“沒想到害死他們的罪魁禍首竟然是孟飛熊,這次新仇舊恨我要找他一起清算!”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能串在一起了!

    其實從一開始,圣皇就知道這個世界能唯一威脅到他的存在便是那朵神秘的紫蓮。

    由于水劍逃到凡間,圣皇把悄悄地把魔手伸向凡間。

    選擇梵祭司作為凡間的傀儡,并不是存心針對自己的,只是有了赤炎國大祭司這個身份更方便在凡間行動罷了!

    當初梵祭司受圣皇指令,要殺的人原本是水劍,只不過水劍隕落了把紫蓮傳給了自己,他便把自己視作目標。

    恰好梵祭司的人類身份是烈帝的臣子,那時候烈帝又懼怕自己搶走他的皇位,一直把自己視作心腹大患,梵祭司便打著名正言順的旗號來捉拿自己。

    只是有一點云河還想不通,當時梵祭司似乎還想奪走自己的靈魂。

    他要自己的靈魂做什么?

    還有城主府的天狐守護大陣之中,那八十具天狐遺骸在生前統統都被榨取了靈魂。

    似乎梵祭司和孟飛熊背后的圣皇不止想要奪取自己的靈魂,他的目的除了要毀掉紫蓮之外,還要得到所有的天狐之魂。

    云河越想越覺得頭皮發寒……

    看到云河突然發愣,臉色也不對勁,陳昊便輕輕喚了喚他:“狐仙大人,你沒事吧?”

    “沒事……”云河這才回過神來,又對陳昊說:“陳店長,剛才你說有四件事要拜托我,剩下兩件事情是什么?”

    雖然期間有很多驚世駭俗的插曲,現在終于回歸正題了。

    陳昊道:“其三,我們天寶閣全體成員希望隨狐仙大人一起重返中天,助狐仙大人一臂之力,盡快剿除孟飛熊這個大魔頭。”

    “這個當然好,謝謝天寶閣各位英雄鼎力相助。”云河笑道:“第四個呢?”

    陳昊回答:“其四,我還想跟狐仙大人進點貨,你這里的好寶貝實在太多,令我心動不已。就不知道狐仙大人愿不愿意繼續跟我們天寶閣做生意了?”

    陳昊說得很直白,他似乎知道云河一定不會生氣。要是護主狂魔在這里,他一定會給陳昊一個白眼,真是貪得無厭!你們天寶閣五十個人去四重天跑了一圈,境界和實力都增進了不少了,還想撈走主人的寶貝?

    果然,云河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淡然地笑著道:“沒問題,不知道陳店主看中了什么寶物?”

    “我們需要一萬粒紫靈珠、一萬粒紫雷石和三艘紫雷神艦。我知道這有點為難,畢竟這些都是你的看家之寶。”陳昊明知自己獅子開大口,可還是厚著臉皮提出要求。

    這些東西曠古爍今,鬼斧神工,也就只有云河才能煉制出來,再怎么厚臉皮的也要給天寶閣爭取一些回來呀!

    你不說,別人不知道,怎會給你?

    你說了,說不定云河一時心善,就會夢想成真呢?

    尤其是紫雷神艦,陳昊志在必得。

    有了這艘神艦,天寶閣就能遨游三界,風雨無阻,所向披靡,百戰百勝!

    “紫雷神艦對我們來說真的很重要,如果三艘不方便,那至少讓一艘給我們,行不行?價錢方面,狐仙大人你隨便說。”陳昊緊張地說。

    陳昊的小心臟都在砰砰跳得厲害,多么渴望狐仙大人能答應。

    須知道,天寶閣有很多能人異士,哪怕拿到一艘,讓那些大能去研究著模仿,總有機會復制出第二艘,第三艘吧……

    最重要的是把設計圖悟出來!如果手中有一艘,就可以慢慢研究了。

    但他不好意思直接問云河要設計圖,萬一太高估自己,水平有限,復制不出來呢?那豈不是白白錯失了一個機會?(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萌狐悍妻不錯,請把《萌狐悍妻》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萌狐悍妻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运彩 正宗天津麻将下载 华东十五选五预测号码 深圳风采玩法规则 白小姐必选一肖期期准 兴动哈尔滨麻将旧版下载 3d过滤缩水工具下载 成都麻将记牌训练方法 开盘股票 信誉好的棋牌10大平台 四川快乐12免费*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 德州麻将是怎么玩的 青海11选五最大遗漏号是 南粤36选7 12107 微乐长春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