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谷前桃雨別離愁

    看到裘海抓著云河不放,眼睛一直閃爍著兇光,現在云河又突然沒了動靜,坐在城主府深處的孟飛熊再次發火:

    “裘海!你做了什么?我不是跟你說過,不能傷云河性命嗎?”

    剛才他一直用千里傳音提醒裘海別急著報仇,但是裘海一開始是被仇火蒙蔽了心智,后來又用心念跟云河溝通,自然聽不到孟飛熊的聲音。

    “裘海!你給我停手!”孟飛熊第三次發出警告。

    不聽話的棋子留著還有何用?孟飛熊暗暗打算,如果這一次裘海繼續意氣用事,他就用金光直接將裘海擊斃。

    裘海并不知道孟飛熊對他起了殺心,在孟飛熊的一聲吆喝之下他才回過神來道:

    “城主大人,對不起,看到云河后我一時控不住自己的情緒,出手重了,我現在看看他傷得怎樣。”

    裘海小心地把云河放平,伸手試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還有輕微的呼吸,但只是吊著一口氣罷了……

    還活著,就好。

    裘海暗暗舒了一口氣。其實他也不想云河死。如果云河死了,他就找不到黃澤了。

    當然,他的想法不能被孟飛熊發現。他知道孟飛熊有幻鏡,能聽到他的聲音。于是他裝作怒意未消的樣子,隔著虛空對孟飛熊說:

    “城主大人請放心,云河仍活著的。”

    “裘海,這次算你走運,你差點就誤了我的大事!”孟飛熊余怒未矣。心里還有一句,如果云河死了,你也得死!

    裘海沒聽懂孟飛熊的弦外音。

    他冷冷笑了笑道:“只給云河留一口氣就夠了,這不是城主大人的要求么?”

    “云河已經被你折磨成這樣,你有什么怒火也該消了!現在你把他拖到牢室里關著,記住,千萬別讓他斷氣,否則我唯你是問!”孟飛熊命令。

    “遵命,城主大人。”裘海恭恭敬敬地回答。

    不過,現在云河的血都快流盡了,靈魂又被侵蝕了,就這樣把他鎖在牢室里,估計等不到孟飛熊來審問他,他就一命嗚呼了吧?

    裘海裝作冷漠地瞟了云河一眼,自言自語:“既然城主大人不讓你死,那我就勉為其難救你,等到城主大人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就是你的死期!”

    當然,這番話是說給孟飛熊說的。這樣,他就能堂而皇之地給云河療傷。

    裘海一言不發,從空間戒指里變出幾顆圣品補元丹。

    果真應了云河說的那句,接下得,他得負責保護云河的安危,包括喂云河吃靈丹。

    老實說,裘海生活清貧,手中最好的靈丹莫過于這幾顆了。

    這些靈丹原本是云河出于惜才之心送給宮奈的,宮奈又義氣地送給最好的兄弟裘海,沒想到最后還是用在云河身上。可謂好人有好報吧!

    雖然圣品補元丹不能化解云河身上的毒,但起碼為他補充了一點點維持生命的體力。云河現在太虛弱了,氣海都被掏空了。

    裘海又給云河渡了一些靈氣才把他帶到牢室里關起來,等候孟飛熊發落。

    雕像空間。

    唐紫希不知道云河與裘海之間的約定,但她從裘海和趙英彥之間的對話已經對事情的經過有了大致的了解。

    她知道云河借著紫雷石的煙霧掩護把趙英彥和那只小白狐收進九重神殿里了。

    為了救自己,云河拖著重傷之軀仍要留下來……但是,云河都傷成這樣了,怎樣對付孟飛熊呢?

    “你真笨!明明能安全回去九重神殿的。難道我就這么遜,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嗎?”

    “等我能出去,一定要好好教訓你。如此不愛惜自己的性命……”

    唐紫希又心痛又生氣。

    她聽到孟飛熊三番四次阻止裘海殺云河,此刻又看到裘海愿意為云河療傷,知道云河暫時安然無恙才稍稍放心。

    “云河,你一定要堅持著,等我出來!”

    唐紫希再次沉下心神,專心致致突破。她的氣息繼續攀升,很快又突破了一個小境界,現在她是化神境七重了!

    半刻之前,飛狐谷。

    跟悲傷沮喪的趙英彥相反,小白狐可不知道眼前飛狐谷是什么地方,他只覺得來到這個空間后他變得格外精神爽利。

    天呀!這里的空氣真好呢!天地靈氣潔凈、濃郁,還帶著一種熟悉的亙古的氣息,比一萬年之前的中天還要舒服得多。

    這樣的天地靈氣,并不是幾千年就能形成的。

    小白狐的嗅覺告訴他,這個空間比中天還要古老,說不定在中天這個界面誕生之前,這個空間已經存在了很久很久……

    紫蓮已經徹底治好了被黑色水晶侵蝕留下的傷患,對小白狐來說,現在唯一需要的,不再是紫蓮的治愈之光,而是大量填充氣海的靈力。

    四面八方的靈氣如長洪崩堤、海納百川般涌進小白狐的氣海,小白狐盡情吸收著,氣息在每一個瞬間都在攀升。

    眨眼之間,就由化神境一重恢復至化神境二重。

    小白狐心情澎湃得狐尾巴搖呀搖,按照這個速度,不出幾天,他就能完全恢復啦!

    小白狐可不是沒心沒肺的,他當然沒有忘記云河現在有危險。

    剛才他明明正在跟趙英彥合力對付裘海的,可突然莫名其妙地來到這個地方。

    聽到趙英彥那失神的自言自語,小白狐思忖,應該是殿下使用了某種特殊的秘術用時空通道把他們送到這個空間了。

    這樣自成一片天地,大得無邊無盡,靈氣亙古精純,各種生靈生生相息,極像遠古秘境或次元空間,殿下真是厲害呀!才剛到中天兩日就找到這么一塊風水寶地。

    這個飛狐谷又是怎么一回事?是土著居民住的地方嗎?

    先不管了,這么好的靈氣不能浪費,只有快盡恢復才能更好地保護殿下嘛!于是樂觀派的小白狐一邊盡情地吸收靈氣,一邊問趙英彥:

    “人族小子,你知道這是哪里吧?要怎樣才能出去?”

    趙英彥一點反應都沒有,仿佛沒有聽到小白狐的聲音,他已經沒有心情給小白狐解釋這里的來龍去脈了。

    “人族小子,你干嘛不理我!實在太沒禮貌了!”小白狐嘰嘰歪歪。

    “閉嘴!主人都快死了,我沒心情跟你吵!”趙英彥實在忍無可忍,生氣地瞪著小白狐吼。

    小白狐這才安靜下來。

    想起云河一身是血的模樣,他無精打采地低下頭,“嗷嗷”地叫了幾聲,似乎在說,他也很擔心殿下。

    這時,趙英彥和小白狐腦海中傳來云河的聲音:

    “小彥,阿衡,我沒事,你們不用擔心。我有個計劃能對付孟飛熊,你倆在的話不方便。到了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讓你們出來幫忙的。在這之前,你們暫時在這里等我。”

    這是云河失去意識之前用心念傳給趙英彥和小白狐的話。

    小白狐一聽,又來精神了,他高興地對趙英彥說:“人族小子,你看看!殿下沒事!”

    趙英彥依然沒提半點精神,他愁眉苦臉地說:“老古董,你真是太天真了!主人只不過不想我們擔心,才這樣安慰我們。我很了解主人,就算下一秒就會死,他依然可以微笑著對你說別擔心……”

    看到趙英彥如此悲觀,小白狐也不知該說什么,但他依然堅持自己的觀點,道:“我寧愿相信殿下,或許他沒有騙我們呢!”

    可是,小白狐除了“相信”二字,又想不出什么證據能支撐自己的觀點,為此他抓了抓耳朵,他覺得自己再努力一點就能想出來。

    一陣清風徐來,谷口的桃樹紅瓣紛飛,就像絢麗的桃雨。

    一襲紅色的身影如花間飛舞的蝴蝶在幻夢的柔光之中凝實成一個紅衣古服美男子,那鮮艷的桃紅眼影分外的妍艷。

    神體有無限的塑造潛力,中天的古神有哪一個不會把自己的外形變化得美輪美奐?什么開眼角,墊下巴,改臉型,去眼袋,瘦臉、隆鼻,抽脂……

    但眼前這紅衣男子還沒成神,只是一個歸空境的小妖,卻是個天生的美男胚子,美到骨子里去,容貌完美得無可挑剔,而且辨識度還非常高,不像中天那群古神千變一律的整容臉。

    小白狐吐槽:“土著居然這么快就出現了,而且還這么天然美?”

    紅衣男子沒留意小白狐,飛落在趙英彥面前,擔憂地問:

    “小彥哥,你為何如此難過?莫非是主人出了事?”

    他是桃妖。

    桃妖曾被云河所救,后來為了報恩,化為谷口的一棵桃樹,每逢有客拜訪,必變出人形相迎。

    趙英彥把雙拳扼得格格作響,他難過地說:“我們被算計了!裘海投靠了孟飛熊,還重傷了主人,主人不想我們陪他一起送死,在危難之際把我們送回來。現在主人落入孟飛熊手中,恐怕兇多吉少了……”

    本來身為高高在上的天狐長老,又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古神,小白狐被孟飛熊這種后生小輩欺負得落荒而逃已經弊了一肚子氣。

    現在看到腹黑毒舌的趙英彥不聽自己的勸告,依然故我地深陷在悲觀沮喪的情緒之中,小白狐有點受不了,他還是覺得趙英彥是應該囂張的模樣才正常的。

    于是小白狐跳到趙英彥面前,用肉肉的小狐爪指著他破口大罵:

    “無知的人族小子,你怎能說如此晦氣的話?還詛咒殿下兇多吉少呢!你要我強調多少次,殿下他說過有對應之策,那就必然沒有錯,我們只要耐心在這里等待他的消息便可。”(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萌狐悍妻不錯,請把《萌狐悍妻》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萌狐悍妻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鞭打快牛猜一生肖 股票配资广告 批量手机挂机项目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一定牛 吉林11选5开奖结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 全民福州麻将群 广东36选7开奖号 世界杯比分是什么意思 英超转会 老版江西同城乐南昌麻将 澳洲幸运10是正规的吗? 500比分直 11选5稳中极限算法 中赚网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