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白天鬧鬼

    獅虎獸一聽,頓時閉了嘴,覺得小金龍說得很有道理,便不敢再頂撞趙英彥。

    唐紫希擔憂地望著被病魔折磨的小丈夫。

    執著他的手,覺得他的手好冷。從剛才,他就一直不舒服吧?卻忍住傷痛,微笑著給自己治療腳傷,直到支撐不住暈過去。

    唐紫希又急又難過,不斷悄悄抹眼淚,但她不敢再哭出聲。

    世界安靜了,趙英彥終于可以集中精神給云河療傷。

    趙英彥曾經吞飲過云河的血,兩人又有靈魂契約,又同時服食過紫火八仙果,又一起煉化了紫火晶礦脈,可以說,兩人的力量很接近。

    趙英彥的力量很渾厚澎湃,這種力量的灌輸之下,那顆脆弱的心臟終于緩了過來,片刻過后,云河臉頰的紫鉗才漸漸消退。

    見云河的情況穩定了,趙英彥才舒了一口氣,把手收回來。

    “小彥,現在方便說一說云河的情況了嗎?”唐紫希問。

    趙英彥長嘆一聲,道:“自從我把主人救回來后,為了給主人療傷,我帶著主人東奔西走,踏遍了九貍國和火狼國尋找紫火晶礦脈,過的是風餐露宿,周居勞頓的生活,他一直沒睡過一覺安穩的,因為蕭丹的事他受了很大打擊,情緒也極不穩定,但為了不讓我擔心,他一直撐著。見到你們后,可能心里歡喜吧!精神一松,病魔就很容易乘虛而入,那兩只不懂事的小家伙又這樣悶他,他不暈倒才怪……”

    唐紫希道:“小彥,你剛才說,只有煉化紫火才能徹底治好他的心臟?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紫火山!”

    趙英彥搖了搖道:“我也很想立即帶主人去紫火山,但由他的情況看來,他實在太累了,體力和精力都透支了,還是讓他先休息一會吧!他現在最需要的是深度睡眠。”

    “嗚嗚,不要……”突然,云河嗚咽地哭起來,眼角劃落了一串悲傷的眼淚。

    “小云河,你怎么了?”唐紫希以為云河醒了,一看才發現云河并沒有睜開眼睛,原來只是說夢話。

    云河又夢到了那天在蘇王府,兩個郡主和三個狼人欺負他的情景。他被灌了一瓶仙香幻液,然后身軀變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了,那些人在嘲笑他,逗玩他,他明明很氣憤,很絕望,偏偏身軀卻有反應……

    他很害怕,他想逃離這個可怕的夢,可全身都癱瘓了,一動不能動,只能任人摧折,于是他只能絕望地哭喊著。

    “小云河,別怕,我在你身邊!”唐紫希心痛地安慰他。到底經歷了什么事,會讓小丈夫連做夢都在哭啊?

    趙英彥很了解云河的情況。他就是被獅虎獸他們悶得缺氧才會看到幻覺,最后心臟承受不住暈了,現在又夢魘了。

    趙英彥迅速伸出手在云河眉頭點了一下,封印了他的意識。

    唐紫希記得以前墨離就是這樣封印云河的意識,那個畫面仍記憶猶新。

    當時她并不贊同墨離這樣做,認為墨離為了帶云河回去,不讓云河有掙扎的余地,這樣打暈封印是不尊重他。

    后來才知道是一場誤會。當時云河的靈魂快崩潰了,而云河還想去修復綠靈世界,這是自尋絕路的行為,墨離才不得已出手阻止他。

    現在趙英彥是云河的靈魂奴仆,他的心永遠忠于云河,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云河著想的,所以唐紫希從沒懷疑過趙英彥,便任由趙英彥去照顧云河。

    讓人稍稍欣慰的是,在無夢的狀態之下,云河沉沉地睡穩了,不再哭喊著令人心碎的夢囈。

    趙英彥從空間戒指里拿出被褥和枕頭,在樹下墊好,然后抱云河睡下去,再給他蓋了一張薄薄的被子。

    幫云河打理好后,趙英彥就守在云河身邊。

    山野空氣清新,環境清幽,只要能幫他保暖,避免他著涼,睡在這個大自然的環境之下,是能提高睡眠質量的。

    過去這幾天,趙英彥不是抱著他就是背著他趕路,云河從沒好好睡過一覺。云河實在太累了,現在就算發生天大的事情,也最好不要動他,讓他原地休息。

    唐紫希同樣守在云河身邊,兩人一左一右地侍候著。獅虎獸和小金龍這回終于乖乖地趴在云河身邊,不敢再哼聲了,怕吵到主人休息。

    “小彥,你能告訴我,這幾天云河到底發生什么事嗎?”唐紫希忍不住小聲追問。

    云河給她的感覺,就是受了很多苦,心里很悲傷,在自己面前還要裝作若無其事地微笑。

    剛才趙英彥只是簡單地解釋了云河心臟的傷,但沒說清楚。

    趙英彥在想,主人的意識已經被自己封印,就算發生行雷閃電這樣的事也不會被吵醒,應該聽不到大家說話的聲音,趁著這個機會跟唐紫希交代一下還是很有必要的。

    于是,趙英彥便把這幾天發生的事簡單地交代了一下。當然,在蘇王府那兩個郡主、三個狼人和蘇幻薇那啥的事隱去。他答應過云河,這件事不會跟任何人說的,除非云河自己說出去。

    所以他只說成蘇幻薇把云河救回蘇王府后被兩位姑姑為難,傷勢并沒有好轉,趙英彥把云河接走后,得到火妖前輩的指點,此后的幾天就是帶著云河到處尋找紫火晶礦脈療傷。

    當然還包括水劍的事。

    水劍被黎長老的蠱瓶收進去了,兇吉未知。

    不跟云河說,是因為云河的心臟和精神都有問題,怕他承受不住。但唐紫希就不一樣,唐紫希是水劍的嫡傳徒兒,她應該知道。

    趙英彥說,那蠱瓶不只是九重道器那么簡單,并不是他所能匹敵的,他帶著云河,不敢冒險去救水劍,希望唐紫希能理解。

    云河重傷,水劍又遇險,這可謂禍不單行,唐紫希聽了愁容滿臉。她不怪趙英彥,如果連水劍師父都敵不過那個蠱瓶,那趙英彥就更加不可能。

    就在這時,云河的身軀突然煥發出一道紫色的亮光。這道亮光在半空中凝實成一個人影,竟然是一個胖胖的樵夫!他的面相很慈祥,眼睛都瞇成一條線了,就像一只招財貓。

    可是這個樵夫居然沒有半點活人的氣息!

    “丫的,大白天鬧鬼了!”獅虎獸跳出來,把云河擋在后面,呲著牙,警惕地盯著這個樵夫。

    剛才它不是眼花,它分明看到這個樵夫是從云河身軀冒出來的。這不是鬼附身嗎?難怪云河這么虛弱,還夢魘!心臟穿了肯定是主要原因,但是被鬼附身也有影響啊!

    “你別過來,否則我對你不客氣了!”獅虎獸沖著樵夫吼。

    它自知剛才做錯事了,現在一心一意想保護主人,將功補過,挽回一些面子。

    看到這個樵夫,趙英彥又驚又喜,他立即道:“大家不必緊張!這位是妖前輩!他是來幫我們的!”

    聽到趙英彥這么說,獅虎獸才放下戒心。

    沒錯!這個樵夫就是老妖,云河的第二個師父。

    老妖本來依附于云河的,趙英彥提到水劍和蠱瓶的時候,老妖聽到了,一時激動過頭便現身出來見人。當時,他也不是什么時候都在偷聽大家講話,因為大部分時候他都在睡懶覺,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妖前輩,原來你一直跟我們啊!”趙英彥激動不已!

    只要有火妖在這里,就算主人病發也有火妖救他!趙英彥心里只會為云河著想。

    老妖跑出來后沒有搭理趙英彥,而是眼定定地盯著唐紫希,好像看到怪物似的,嘴張得夸張地大,下巴快掉下來了,驚訝地自言自語:“真像啊!簡直一模一樣!”

    被一個突然跑出來的魂體狀的胖子這樣盯著,唐紫希渾然不自在,她聽趙英彥說過,有一個叫做妖前輩的曾經幫過云河,想必就是眼前這一位吧!

    唐紫希汗笑著說:“妖前輩,謝謝你救了我家夫君。不過話說,我的臉有問題嗎?你為什么這樣盯著我。”

    “你的臉沒問題!還很漂亮!看著你,我就會起我那位年輕貌美的師父。不過師父對我總是很兇,你溫柔賢淑多了。”老妖憨憨地笑著。

    切!搭訕希希?獅虎獸白了老妖一眼,沒想到這個老家伙笑得慈祥,說起話來全是套路啊!

    趙英彥怕大家誤會老妖,便對唐紫希說:“唐姑娘,剛才時間倉促我沒來得及解釋清楚,主人已經拜了妖前輩為師,而且妖前輩就是紫火妖鼎的主人,水劍前輩的同宗長兄火妖。”

    “小彥,云河什么時候拜了師伯做師父的?”唐紫希好奇地問。

    趙英彥便把云河得到老妖青睞的事簡單地交代了。

    噗!這胖子是小狐貍的師父?而且還跟水劍同一宗門?是那傳說中的火妖?獅虎獸噴了,一個踉蹌險些跌倒了。

    話說,美得像月下落櫻一樣的水劍師父跟這肥貓胖子站在一起,怎么說也是畫風不搭啊!

    唐紫希才沒小心眼的獅虎獸那種奇葩的聯想,她在替云河高興呀!多一個師父,就多一個后盾,而且師伯也是遠古之神,對云河的成長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紫希拜見師伯!”她很有禮貌地向老妖行禮。

    老妖又不忍不住多望唐紫希幾眼,心里嘀咕:真像啊!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小女娃還擁有神書,不過她似乎還不懂得神書的使用方法,這也許跟她的境界太低有關,暫時還未能領悟出來吧!(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萌狐悍妻不錯,請把《萌狐悍妻》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萌狐悍妻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棋牌游戏网址? 188比分直播吧官网 一分十一选五-新版APP下载 36选7开奖结果查 贵州麻将下载免费下载 捕鱼赢钱的游戏平台 江西南昌微乐麻将下载安装 福建11选5开奖公告 淘宝股票代码 浙江20选5开奖数据 六宝典APP下载 南宁麻将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来奖 龙江风采22选5开将结果5 三连肖中2肖赔多少 微乐吉林麻将官网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