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秀身份

    “老沈,這次請你來是想你幫我鑒定一幅古畫,鑒定結果你直說就是,.”唐仲禮再次把竹子圖在桌面鋪開,呈現在沈胖子面前。

    “沒問題!”沈胖子最喜歡做這種鑒定活兒,興致無勃勃地看起來。

    段永元對唐仲禮請來的行家很有信心,而且這位行家從前還是天寶閣的人,從天寶閣出來的人,一般都有幾刷子。只要沈胖子能幫他證明這幅古畫是真品,那么云河就會出丑。

    段永元笑容滿面,春風得意,就等聽沈胖子的鑒定結果。

    然而,沈胖子只是望了幾眼,就搖了搖頭嘆息道:“可惜啊!這只是一幅仿古畫!”

    “什么?”

    “仿古畫?”

    唐仲禮和段永元都不約而同地失聲驚呼。

    沈胖子頭頭是道地解釋:“這仿古畫的做假手法很巧妙,是用舊絹新繪的畫。舊絹年代久遠,表面會老化,形同油布,顏料自然是滲不入去,而且著色很淡,時間放久了顏料甚至還會掉下來。”

    經沈胖子這么一提醒,唐仲禮才注意到那幅竹子圖的顏料全都堆在絹布表面,看起來十分別扭。

    沈胖子又接著說:“除了眼睛觀察,還有一個簡易的鑒別方法。真正古舊的絹布水墨畫顏色已經完全滲入絹布里,就算用水洗也不變淡。但是新繪的仿古畫一洗就會淡化的。”

    沈胖子說到這里,已經沒必要真的拿這一幅竹子圖去洗一洗了,這是作假的古畫無疑。

    云河竟然是對的!他用的是鼻子,而沈胖子用的是行內專門的鑒寶知識,方法雖然不一樣,但很明顯他們都能準確地指出了這幅畫的作假手段,舊絹新繪!

    段永元臉色鐵青。送禮送了假貨那當真是丟臉啊!唐仲禮的面子也不好擱,這回真的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真假已經鑒別出來了,這里也沒有沈胖子什么事了。唐仲禮支付了沈胖子一筆鑒別費就打發他走。豈料沈胖子臨走之前還不忘殷勤地跟云河攀談。

    “云谷主,我的店就開在唐府附近,如果有需求倒賣寶物的時候記得優先考慮一下我哈!”沈胖子笑得像個豬頭。

    云河笑了笑:“小胖,謝謝了,不過我最近并不差錢。”

    沈胖子又接著道:“不差錢才好!我那店不只是倒賣,還有很多寶貝,云谷主要是有空可以來淘一淘,說不定會有驚喜,淘到稱心的好寶貝嘛!”

    “好吧!要是有空我會過去你那看一看!”看到沈胖子這么熱情,云河便是隨便應和了一下。

    得到云河這一句答復,沈胖子笑得比撿了幾百萬還高興,這才施施然地離開了唐府。

    剛才有外人在,唐仲禮不好多說。沈胖子一走,唐仲禮便趕緊安慰段永元道:“段公子,這事并不怪你。都是那個無良畫販子害的!段公子為了我白白花了六十萬,我實在過意不去。雖然這幅畫只是仿古品,但是這是段公子的一片心意,我也挺喜歡這畫風,我依然會把它當作珍品來收藏。其實有時候一幅畫是過去畫的還是現在畫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收藏的人喜歡它就行!要是不喜歡,就算價值連城也形同廢紙要是喜歡,就算只是它原本只是普通的畫,在我眼中也是人間難得的珍品。”

    唐仲禮這番話安慰的話說得滴水不漏,除了表達了對段永元無限的歉意和喜愛之外,還含沙射影地罵了云河。

    他的言下之意是,他就是喜歡段永元做他的女婿,哪怕段永元送的這幅畫并不值錢,他也喜歡這份禮物。相反,他并不喜歡云河,就算云河用血救了唐松山和唐玉書,也無法改變他是狐妖這個事實,他是不會承認一個狐妖做他的女婿的!

    本來段永元出了丑,覺得面目無光,哪知道唐仲禮會說出這一番如此偏袒自己的話?頓時喜出望外,瞬間又有底氣了。

    看來在唐仲禮心底承認的女婿是自己,而不是那個農夫云河!

    段永元得意地瞟了云河一眼,大有炫耀的意思。雖然你說的話是正確的又怎樣,但你還是輸了!

    段永元其實也并沒虧六十萬那么多,那幅畫他只用了十萬買的。跟唐仲禮說成六十萬無非是想炫耀禮物的貴重。不過十萬一幅贗品也是不值的。

    云河很沉得住氣,并沒有因為唐仲禮指桑罵槐就影響心情。唐仲禮不承認自己沒關系,希希女神承認自己就行了。

    云河沉得住氣,不等于唐紫希覺得住氣,見唐仲禮如此冷漠對待云河,她夾在兩人之間,自然是難受。一個是自己的父親,一個是自己的愛人,兩個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父親,既然你們已經認識過了,也沒什么事了,我有點累,想先回去休息。”唐紫希說完,就拉著云河想走人。

    現在不走,難道還要讓小丈夫留在這里繼續被父親各種奚落嗎?

    “希兒,別鬧,還沒聊完怎么就走呢?成為一個煉丹師不是你的夢想嗎?段公子就是一名出色的煉丹師,難得他今天來我們家作客,你可以請教他有關煉丹的經驗啊!不要錯過這個寶貴的機會。”唐仲禮道。

    請教他?完全沒必要!

    唐紫希冷笑,慕雪逸和趙英彥是云河的仆人,岳依嵐是自己的好閨蜜,他們當中任何一個的煉丹術都比段永元高明。再說,自己還擁有神書,神書里記載的煉丹知識和配方恐怕連丹神宗都比不及。

    “我暫時沒有煉丹方面的問題要請教。”唐紫希淡漠地回答。

    看到唐紫希完全不給自己跟她談話的機會,段永元覺得很受挫,他抓緊時機道:“唐姑娘,如果暫時沒有疑問也沒關系,以后你遇到疑問的時候我隨時都樂意幫助你。實不相瞞,我們丹神宗是天寶閣的黑金會員,而我最近經常代門宗去天寶閣在青桐郡這邊的分店進行交易,因此我們以后還有很多機會見面的。”

    “黑金會員?黑金會員那可是累計交易額達到一百億才能擁有的待遇!段公子,這可是百億的生意,丹神宗交給你打理了?你真是年少有為啊!”朱玉瑤激動得眼睛都快變成紅心了,看待段永元的眼神就好像小偶像似的。

    “沒錯,雖然這一趟來青桐分店采購是隨我師父天鑫長老來的,但師父他臨時有急事,所以這次交易全權由我負責。”段永元自豪地說著,還拿出一張黑金打造的令牌。

    這令牌刻有天寶閣的標志,造工精致,正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萌狐悍妻不錯,請把《萌狐悍妻》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萌狐悍妻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北单比分zhibo 广西快乐10分开奖号码分布图 河北11选5走势图 10bet在线娱乐百家乐 天地棋牌app?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15选5 好运彩彩票软件官方下载 在家做网上兼职工作 七乐彩最近50期走势图 三分彩-首页 辽宁35选7出球顺序结果查询 球探比分手机app下载 欧冠赛程表 约战武汉麻将苹果app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