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零八章 鬧靈堂

    趙英彥沒好氣地說:“怎么可能!我很明確的告訴你,我很正常。我只不過覺得這傀儡太臟太惡心了。再多望他兩眼,我真的要吐了。就算你真的要煉制,請選些完好的材料,別再用這種被戳了窟窿的。”

    “我知道了,你有潔癖!算了,我不跟你吵。”黑骨老怪顯然對趙英彥有些不滿。

    兩人為了傀儡的事鬧了不愉快,但并沒有鬧僵,他們很快就把目光望向島民。八仙島竟然有數名百島民。

    他們沒想到的是,比他們早大半天登陸的島民已經把這座八仙島占據了。靠近海岸的地方有多放哨的士兵。山洞那邊簡直守衛森嚴,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尤其是其中一個燈火通明的山洞,里里外外守了幾重士兵。

    從這個山洞里隱隱約約傳出悲痛的哭喊聲。趙英彥還發現,從這個山洞里走出來的人眼睛都哭腫了,臉頰還淌著淚痕。而整個八仙島的人看起來都一副沉重哀傷的樣子。

    那個山洞里一定藏著很重要的東西或人物。

    趙英彥趕緊立起耳朵聆聽,片刻臉色大變!

    “黑骨前輩,我們明明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云河沉在遠離八仙島水域,這些島民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他打撈起來,現在還為他守靈,端木崇勞師動眾為他開山劈石修建陵墓。你說我們該怎么辦?由得他們這樣下去嗎?”趙英彥問。

    一看到有幾個百人為云河守靈哭喪,最后還能葬入帝王陵墓,享受至高無尚的待遇,一向妒忌云河的趙英彥又心理不平衡了。

    他見不得云河好,哪怕云河已經與世長辭了。

    他恨不得將云河從棺槨里挖出來千刀萬剮,然后把這座還沒建成的礙眼陵墓也炸了。

    “雖然我們已經煉化了狐血,但這是個潛在隱患,難免有一天會反噬。依我之見,當趁現在咱未受影響之時盡快把云河的遺體毀掉,方可永除后患,高枕無憂!”黑骨老怪道。

    “正合我意!”趙英彥猙獰一笑。既可以盡情地報仇,又可以永除后患,這種事情趙英彥太喜歡了。

    “小彥,走吧!我們痛快玩一回!就當是我們重獲新生的慶祝!”黑骨老怪笑道。

    八仙島連一個歸空境八重的修士也沒有,在黑骨老怪眼中,這些失去云河庇護的島民就跟螻蟻一樣,輕易就能用腳踩碎。

    三道凌厲的身影化為三陣狂風向著靈堂的方向沖過去,所經之處無數防守的人被瞬間揭翻拍飛。

    趙英彥喜歡玩刀,用的還是從云河手中搶過來的青月妖刀。凡是擋他的人都被他一刀抹了脖子。這些無辜的人捂住咽喉卡卡發不出來,眼睜睜看著鮮血從脖子噴了出來澆了一地才不甘心地斷了氣。

    黑骨老怪則直接一掌把人拍飛。他每次都把掌印在別人的心口,直接把對方的心脈震碎,當這些人倒地時已經沒了氣息,但表面卻一點傷痕也沒有。這些人都是煉制傀儡的好材料呢!如趙英彥所愿,盡量少給材料戳窟窿。

    至于燕富,他沒有黑骨老怪和趙英彥那可怕的實力,不少人被他攻擊后奮起還手,燕富挨了不少拳頭,也被砍了好幾刀,但傀儡是沒有痛覺沒有生命的,就算被剜了心削了腦袋也沒有任何影響,這成了他的優勢,結果不少境界比他高的人命喪在他爪下。當燕富沖入靈堂時,他已經被削得沒了人樣,整條胳膊沒了,肚子又被破開,各種零件掛在半空,好像一只被宰了的豬。

    本來以趙英彥和黑骨老怪的實力不必跟島民對砍這么麻煩,只要他們釋放出歸空境八重的威懾,所有人都會被震懾得一動也不能動伸長脖子乖乖給他們砍了。但他們偏偏不這么做,他們是來砸靈堂的,動靜越大越痛快,最好把所有的人都吸引過來,然后一窩端了,一勞永逸。

    慘叫,怒吼聲,哭喊聲混沌成一片,靈堂的挽聯花圈貢品全被砸到地面踩爛,狼籍一片,燭火也忽明忽暗地飄忽著,映照著云河慘白無比的面容。

    端木崇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趙英彥和黑骨老怪真的闖入來了!

    早在趙英彥和黑骨老怪現身的瞬間,端木崇就聞訊帶人趕過來。

    面對這兩個嗜血的魔鬼,沒有人退縮。大家手里拿著各種各樣的兵器,瞪著憤怨的眼睛,把石棺重重地保護在里面。

    最外圍的是端木家和綠靈族的精銳戰隊,然后是端木崇、端木泉、綠幽長老和燕剛捷他們幾個領軍人物,站在最內層的是守住石棺寸步不離的弈武、顏少秦、千疃和岳依嵐他們幾個。

    看到毀容的趙英彥恢復了英俊的容貌,而黑骨老怪則年輕了二十來歲,不用說,大家都想到這是喝了云河的血的功效,不由得悲憤交加!

    趙英彥看到人到齊了哈哈大笑:“一群可笑的螻蟻!難道你們天真的以為能擋得住我們嗎?現在我給你們兩個選擇,把云河的遺體交出來,然后認我為主,我可以饒你們一命!否則你們就活到頭了!”

    “趙英彥!你別做夢了!士可殺不可辱,我們是不會投降的!就算付出生命,我們也要守護云河到最后一刻!”端木崇正氣凜然地陳詞。

    “絕不投降!絕不投降!”

    “守護狐仙大人!”

    “我們合力砍了這兩個魔鬼為狐仙大人報仇吧!”

    所有島民同仇敵愾地怒吼,沒有人畏懼趙英彥。

    趙英彥不屑地獰笑:“云河到底有什么好的?他給了你們什么好處令你們這么忠心?因為他神通廣大?因為他富可敵國?”

    說到這里的時候,趙英彥得意地玩賞了一下手中的青月妖刀和右手食指那枚古樸的空間戒指。空間戒指里裝的是從云河和燕富手中搶來的財富,無所盡有,幾生幾世都揮霍不完。

    “有了這個空間戒指里的東西,就算回到現實世界我也能隨時打敗赫連皇族掌控赤炎國!你們跟了我,以后就是開國功臣。總比你們待在這種與世隔絕,鳥不生蛋的地方有出息多了。”冷冷地笑道:

    “現在我的境界比他高,我的財富比他多,也比他有能力!你們應該崇拜臣服的人是我,而不是他!最重要的,我是一個人,一個活著的前途無限的人!而云河只是一個為世不容的狐妖!他已經不在了,不能保護你們了!你們護著他就是跟整個人族作對!為了一個咽了氣的狐妖這樣做值得嗎?”

    趙英彥繼續糖衣炮彈兼施,貶低云河,吹捧自己,但是沒有人愿意賣他的帳。

    不少人認得云河的青月妖刀和空間戒指。當看到趙英彥把云河的遺物據為己有還拿出來炫耀時,眾人氣得睚眥俱裂,雙目通紅。

    趙英彥真是做得太絕了,連狐仙大人最后的尊嚴也不放過!

    如果眼神能宰了趙英彥的話,趙英彥早就被千刀萬剮了。

    “狐仙大人的確是狐妖,但他擁有一顆善良的心,慈悲為懷,渡人苦厄,值得我們用生命去擁戴!而你,只不過是一只披著人皮的白眼狼!你恩將仇報,無情無義,雙手沾滿了血,如果我們屈服于你,助紂為虐,那才是背叛人族,天地不容!”綠幽長老悲壯地說。

    “追隨狐仙大人!”

    “滅了白眼狼!”

    綠幽長老的一番話說出了很多人的聲音,澎湃的呼喊聲把趙英彥淹沒了。

    趙英彥氣得臉都綠了!他本來以為把絕對的力量砸了云河的靈堂就能在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螻蟻面前威風一番,輕易讓他們臣服,可沒想到反被這群螻蟻指手劃腳地教訓了一頓。

    “我再說一次!交出云河的遺體!向我臣服!否則你們休想活著走出去!”趙英彥怒吼連連。

    岳依嵐眼淚漣漣地說:“趙英彥,到了現在你為何還要執迷不悟?云河從來都沒有害過你,反而救過你,而且不止一次,但你竟然對他下手,現在他已經走了你都不讓他安息!你怎能如此對他?你的心被狗叼走了嗎?這里是他的靈堂,你做了這么多壞事難道就不怕有報應?”

    “報應?哈哈哈!我偏不相信這個!”

    趙英彥仰天狂笑:“如果神真的會眷顧你們,在燕堅屠島的時候他就該阻止了!但神只是悄悄地看著人族為了爭取資源不擇手段爭斗,任由數以千計的生命凋零,甚至我把這狐妖的血喝光,那位至高無尚的神由始至終都沒有出手!那意味著什么?意味著這一切都是神的意思!他要從我們當中選出最優秀的人!云河只不過是被淘汰的失敗者!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能資格生存下去,繼承他的傳承!”

    趙英彥這一番話令在場所有人悲憤莫名又陷入極度的絕望。

    的確,在綠靈島沉沒的時候那位傳說中的神并沒有憐憫他們施以援手,只有敬愛的狐仙大人愿意犧牲自己來拯救他們。

    神早就放棄了他們,無怨無悔地守護他們的人由始至終只有狐仙大人而已。現在狐仙大人與世長辭了,再沒有人保護他們,他們一下子就成了任人宰割的孤兒。

    “這是一個適者生存的世界,優勝劣汰是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我并沒有違背這個法則又談何報應?”趙英彥哈哈大笑。

    ①精彩《萌狐悍妻》連載于天書中文網,更多關于《萌狐悍妻》內容,請關注天書中文網。

    本站已開通手機()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萌狐悍妻》最新情節!

    ②本站所收錄精彩《萌狐悍妻》(作者:魔笛童子)及有關此《萌狐悍妻》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萌狐悍妻》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

    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④《萌狐悍妻》是一本優秀,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魔笛童子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

    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萌狐悍妻不錯,請把《萌狐悍妻》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萌狐悍妻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斯诺克比分直播手机版 陕西快乐10分遗漏 30选5 东方6 1生肖走势图 豪利棋牌app手机版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高频遗 广西十一选五结果 北京赛车app开奖下载 二分彩官网_Welcome 天津快乐十分网上投注 5分11选5app-最新安装下载 球探比分即时篮球比分 炒股软件平台 重庆麻将血战到底规则 快乐10分开户 11选5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