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 又有大買賣!

    困龍殿,規則之門,瞬間開啟。

    方平鉆了進去,規則之門再次關閉。

    神皇大殿。

    道樹見狀,倒是松了口氣,真沒多想,規則之力哪怕是他,掌控也難,只能說避開一些傷害。

    能控制這力量的,不是神皇投影還能有誰。

    總算把方平困在了這一關!

    把方平鎖了進去,道樹輕松了許多,看向上方的鎮天王,沉聲道:“師尊,羿師弟已經隕落,接引您真身降臨的破天玉恐怕落入方平之手。”

    道樹沉默了一下,低沉道:“師尊,不如等會牽引方平出來,斬殺了他,以免耽誤了大事!”

    剛剛方平在,他不好說這些。

    現在方平既然已經成了囊中之物,倒也不急這個了。

    鎮天王面色平靜,心中卻是微微一動,破天玉。

    老家伙居然連這個都有,還讓羿帶進來了。

    看來這次是準備真身直接前來,打定主意要助道樹證道了。

    又或者,老家伙并非為了道樹,而是為了其他的東西?

    真身和分身降臨,效果自然是截然不同的。

    此地哪怕破碎,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神皇真要真身來了,其他皇者哪怕來了分身也沒用。

    “不急。”

    鎮天王模仿神皇的語氣,面帶笑容,緩緩道:“此人來此,鎮也在此,二人關系匪淺。鎮雖被困,卻并非無力破困而出,只是沒有逼急了他。

    斬殺此人,鎮必破關。”

    道樹皺眉,低沉道:“師尊,您覺得鎮現在實力如何?”

    “破二門之力,三門未破。不過此人昔年走初武之道,曾鍛玉骨,碎骨重修,再修一世,肉身、玉骨皆成,比之本源至強更強三分。”

    此話一出,道樹也是唏噓,嘆道:“這倒也是,鎮倒是大魄力,當年碎骨重修,皇者也為之震撼。”

    那時候的鎮,已經快要接近至強境界了。

    到了那等境界,碎骨重修,這不單純是修煉的問題,稍有不慎就會死的。

    三界,能有幾人有這樣的魄力?

    從一位破七天王,昔年這樣的境界,也算是三界霸主之一了,居然就那么放棄了。

    換成道樹,他肯定是不敢的,也不愿意。

    而鎮,當年做了。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忌憚,一來就想辦法困住了鎮。

    這也是三界少有的幾位狠人。

    對自己足夠狠!

    道樹忌憚歸忌憚,還是道:“破天玉在方平手中,徒兒還是擔心接引師尊的時候出問題。方平倒是不認識破天玉,就怕被鎮天王察覺……”

    雖然可能性不是很大。

    破天玉其貌不揚,看起來也就是尋常的修煉物品,方平不見得會在意,也不得不防這一點。

    想到這,道樹隨手一揮,大殿中,再次出現了一副畫面。

    鎮天王倒是淡定,淡笑道:“無妨,破天玉若是真身所贈,必含真身之本源,無需接引,真身酌情降臨便可。”

    道樹想了想,也是。

    這也是他不算太著急的緣故,那東西帶進來就行,倒也不需要弄什么儀式。

    神皇覺得時機合適,便能直接降臨。

    此刻,鎮天王也是心中暗罵一聲,方平這小子,膽子真大,什么玩意都敢拿。

    破天玉在身上,那可是相當于一個空間坐標,神皇真身隨時都可以降臨的。

    不過現在最終關沒開啟,神皇的目的不是為了殺誰,這才沒有此刻降臨。

    “你隨身帶著神皇,爽了吧?”

    鎮天王心中嘀咕一句,若不是和方平一伙的,都想看戲了。

    看神皇忽然從方平身邊跑了出來,方平是何臉色?

    這些老家伙,一個比一個陰險。

    想歸想,鎮天王看向畫面,此刻,自己的分身并沒有睜眼,他懶得和方平多說什么。

    免得露出什么破綻。

    還想多問點事呢,比如這破天玉,道樹不提,他倒是真沒想到,因為這玩意很難找到,昔年倒是有一些,可后來幾乎都消耗完了。

    越強者降臨,需要的破天玉等級越高,哪知道神皇居然還有這玩意。

    “神皇降臨……”

    鎮天王心中盤算了一下,神皇就算了,太強了。

    道樹想證道皇者?

    鎮天王都想摸下巴了,老子要不要改一改,想辦法讓獸皇降臨?

    道樹想證道,成為妖植之皇,那可是搶獸皇的買賣。

    還要分攤妖族的氣運!

    而今,妖族都是歸獸皇管轄。

    這要是再來一位妖族之皇……獸皇恐怕要發飆了。

    大道之爭,可容不得心軟。

    鎮天王心中盤算著,若是能改一下,讓獸皇察覺到,獸皇一降臨,還不得活活錘死道樹?

    想到這些,鎮天王含糊道:“準備的如何了?”

    道樹聞言急忙道:“萬事俱備!這次來了這么多人,已經磨滅了三成規則之力。再磨滅一些,徒兒牽引他們全部來天帝之關,一起磨滅最后的規則之力。

    那時候,便可進入偽天界了。”

    鎮天王淡淡道:“還需謹慎一些,其他幾人,恐也有準備!”

    “師尊說的不錯!”

    道樹沉聲道:“其他幾位皇者,的確難纏!人皇、地皇、靈皇……這幾關都出現了一些問題。

    霸天帝那一關,也出現了一些問題,不過還好,磨滅了霸天帝的本源。

    戰那一關,徒兒懷疑也出了一些問題,至今無法滲透太深……”

    道樹說著,自己也是頭大,很快放松道:“不過只要師尊本尊降臨,一切都沒問題!”

    鎮天王輕聲道:“不可大意,本尊降臨自然可以解決一切!就怕本尊臨時有變,被人纏住,無法降臨,那就麻煩了。”

    “的確。”

    道樹慎重道:“三界如今破八境強者越來越多,個別人無法奈何徒兒,就怕眾人聯手……”

    鎮天王附和了幾句,繼續陪道樹聊著。

    ……

    與此同時。

    大殿中。

    鎮天王不理方平,方平知道這是分身,也不意外。

    不過……來都來了,豈能不管不問的。

    方平肩膀扛貓,圍著鎮天王轉悠了一圈,笑瞇瞇道:“老鎮,睜眼啊,我來了!”

    鎮天王有心不理他,架不住這家伙煩人,一個勁地圍著自己轉悠。

    睜眼看著方平,有些無語。

    方平笑呵呵道:“您老在這就沒離開過?真夠凄慘的!”

    鎮天王分身看著他,有些無語,別逼我揍你。

    方平依舊笑瞇瞇地看著他,鎮天王覺得,有必要教訓一下這家伙,當然,打架就算了,老年人了,不打架。

    “小子,你要完了,你知道嗎?”

    方平在他對面坐下,笑的燦爛,“我怎么就完了?”

    鎮天王真的有心不告訴他,讓你這小子被人打死算了,不過想了想,還是傳音道:“小子,別太囂張了!什么人都敢殺!

    羿既然是聽穹之令進入,你真以為一個破七進來就能接應那家伙?”

    方平微微一滯,好像也是啊。

    破七,雖然不弱,可要說接應道樹,還是差了點吧?

    “您老什么意思?”

    鎮天王嗤笑,不語。

    方平態度恭敬了許多,笑道:“干爹,說說看啊。”

    “……”

    鎮天王鄙夷地看著他,現在是干爹了?

    剛剛你叫我啥?

    “那個瓶子給我!”

    “什么?”

    “剛剛那個!”

    方平臉黑,嘴角抽搐道:“對您沒用。”

    “我大孫子的大孫子有用!”

    “……”

    方平想罵人,不過一想,又不是罵自己,這話說的是李振,要惱怒,也該是李振。

    不過李振的確是他大孫子的大孫子……也許還要往后排不少輩。

    好像也不算罵人。

    “李司令現在圣人境好像都不是,那么急著要這些干嘛,浪費了。”

    “誰說現在圣人都不是?已經是了!何況……這次有機會更強!”

    鎮天王面帶笑容,傳音道:“小子,這次干一筆大的,敢不敢?”

    “什么大的?”

    方平來了興趣,他就喜歡干大買賣。

    到了他這地步,小買賣他看不上了。

    “你小子的心思,老夫知道的一清二楚!干什么都想獨吞,不過這次太危險了,連那幾位都動了心思,你真要獨吞了,未來不好過。”

    這地方,神皇、斗天帝這些人都來了,可想而知,到底有多重要。

    方平想獨吞,哪怕他沒說,鎮天王都知道他的想法。

    火中取栗,這家伙最喜歡干了。

    “小子,雖說你不怕死,但是也不要找死。”

    “我怕死。”

    鎮天王翻了個白眼,懶得理他,再次傳音道:“你一個人獨吞,或者給張小子分贓,那都是不行的!信不信皇者直接降臨,煉化了你們?”

    方平皺眉,“我和老張還是比較重要的,現在他們會對我們下殺手?”

    “永遠不要高估自己!沒了你方屠夫,還不吃豬肉了?”

    鎮天王鄙夷地看著他,又道:“能取代你的人,并非沒有!大不了,再拖延一些年罷了。”

    “那您的意思是……”

    “小子,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知道此地和種子有關?”

    “是,看到了。”

    “老夫猜也是如此!”

    鎮天王點頭,很快道:“這地方很強,看規則之力就知道了,種子投影在這,其中的生命力、真血都不會少,誰獨吞都是大麻煩。

    而且你也未必能消化,撐爆了自己都有可能。

    老夫也想分杯羹,當然,老夫也不敢貿然獨吞……

    所以,最后關頭,咱們干一次大的,直接將這方世界一鍋端了,給弄到地球去,擊潰了世界,讓這方世界的力量融入地球……”

    方平眼神雪亮,融入地球?

    這地方有多高端,他當然清楚。

    生命力濃郁的可怕!

    可以鍛玉骨,可以強身健體,可以改造肉身,可以延年益壽……

    別說,其中還有真血了。

    他可是知道真血的好處的。

    鎮天王這老家伙,心很大啊,要一鍋端!

    真要是融入地球,方平當然沒意見,那樣一來,恐怕地球很快會出現一個大爆炸時期。

    武道的大爆炸!

    不過,方平狐疑地看著他,“行嗎?再說了,您老就沒點想法,自己給吞了,證道皇者?”

    “愚蠢!”

    鎮天王傳音罵道:“你真以為老夫想證道皇者?真要想,早就去破三門了!小子,皇道不是那么好證的,現在本源情況不明,不要貿然去證道!

    那些老貨,現在恐怕就在等著人去證道呢,沒安好心!

    道樹想證道皇者,穹未必是為了道樹,可能是為了他自己徹底脫困!”

    方平沉吟一會,微微點頭。

    靈皇其實也說過這話。

    讓天狗不要貿然去證道皇者境。

    因為皇道有缺!

    按照方平現在獲知的消息,恐怕有皇者想找替死鬼,和天帝學習,找了這些皇者幫他填坑。

    這么一說,現在證道皇者還真未必是好事。

    沒再糾結這個,至于這老家伙說他不想證道,方平也懶得糾結。

    “干爹,真能融入地球嗎?這地方太遠了,距離地球可是無數遙遠,難道要整體搬遷,那還不得被人活活打死在路上?”

    “老夫既然說了,當然有辦法!”

    鎮天王得意,傳音道:“你身上有塊玉……別去找,聽我說完!那玩意,算是一個空間坐標定位器,可以開啟空間通道。

    現在有多個選擇,第一,引誘獸皇降臨,怕就怕那家伙不來,也走不開。

    第二,引誘靈皇降臨,也不知道這貓能不能讓靈皇幫你一把。

    第三,讓神皇降臨,看看他會不會拍死你。

    第四,想辦法連接地球,直接將這地方挪移到地球去!”

    方平臉都綠了。

    鎮天王這么一說,他豈能不懂,自己身上有可以召喚神皇降臨的玩意。

    我去,這都不是定時炸彈了,這是超級核彈啊!

    “別召喚皇者了吧,皇者我一個信不過,隨手拍死了我,我到哪說理去!這鬼地方,現在破九的一大把,據我所知,人皇、東皇、斗天帝、靈皇這四位可能都來了。

    還有一個道樹,還有您老這不清楚實力的……

    這么多,再來幾個,豈不是要打爆三界了。

    還是開啟地球通道吧,可以開啟嗎?”

    “應該可以……”

    鎮天王也不是太確定,“最后一關可能有點別的東西,莫問劍那家伙昔年居然開啟了三條通道,接引人族到了此地,這不是他的能力可以做到的。

    所以,最后一關可能有一些空間薄弱點。

    此地是界點,那就有可能有一處地方,連接了地球,或者說是萬源殿。

    關鍵時刻,咱們找到這地方,用破天玉破開一條大一點的通道,直接將一切輸送到地球。

    如此一來,那些皇者除非滅了人間,否則,那就得認栽!

    真要滅了人間,早就做了,何必等到現在。”

    鎮天王說著,又道:“這樣一來,其實我們也更安全一些,東西沒了,一些原本準備降臨的皇者可能不會再降臨。

    哪怕已經降臨的,沒好處了,不走還留著干嘛?

    真要干掉三界所有強者?”

    方平舔了舔嘴唇,“難度很大!”

    “不是很大,是大的嚇人,老夫都沒把握!”

    鎮天王無所謂道:“就是這么一說,試試看。不過真要嘗試的話,你小子做好被人打死的準備,反正老夫發現情況不對,馬上就會放棄,離開此地,任他們去搶。”

    鎮天王說著,又笑道:“你和張小子不是一直想要提升人族整體實力嗎?可以說,這次機會萬中無一。從此以后,人間的修煉環境,會昔年的天界還要好。

    融入的瞬間,釋放大量的生命之力甚至是真血之力,也能改造整個人族的修煉體質……”

    鎮天王誘惑道:“小子,你是人王,當日走的還是人皇道!這事干成了,你就是真正的人皇,無冕之皇,人族再出誰都沒用,你開啟了真正的新時代!”

    “想好了沒?那時候,人間完全不同,什么新武不新武的,你要改元平武、方武、魔武那都沒問題。”

    方平齜牙,笑了一下,接著臉色一板!

    忽悠誰呢!

    這多危險啊!

    比他自己搶還危險!

    “老頭,你到底想干嘛?”

    “現在變老頭了?”

    鎮天王哼了一聲,見方平盯著自己,傳音笑道:“什么想干嘛,提升人族整體實力,是壞事嗎?”

    “你直說,到底要干嘛!”

    鎮天王見他一副不信任的態度,無奈嘆息,很快傳音道:“其實也沒什么,第一,我想找找看,真正的種子到底在哪!”

    “此地既然是種子投影,也許可以由此吸引出真正的種子所在,引蛇出洞。”

    “第二,我所說的,提升人族整體實力,這的確是萬年難遇的機緣。”

    “第三,人族的生存危機,不該你們幾個全部一力承擔,真要如此,就不會有新武了。你們幾個家伙,別什么都一肩挑了,給其他人一點機會吧。”

    鎮天王嘆道:“其實現在的新武,已經有些失衡了!小子,這未必是好事,你懂嗎?”

    方平皺眉,微微點頭,也沒說什么。

    繼續看著他,過了一會道:“沒別的了?”

    “沒了。”

    鎮天王沒說了。

    其實還有一點,轉移一下注意力吧。

    有些事,他不想說,方平太過了,表現的太過了,優秀的太過了。

    而今,人族是方平,方平是人族!

    所有人的焦點都在方平這!

    這樣下去,方平必死無疑,死無葬身之地的那種。

    原本,不該這么快的。

    皇者們還能再等等的!

    現在,恐怕都急了。

    如此下去可不行,東西一定不能再給方平了,強化整個人族,地窟和海外勢力必然不會再罷休,他們也等不起了。

    種族之戰……三界圍攻人族之戰,該開啟了。

    要不然,人族一家獨大,沒人敢惹。

    這不是皇者想要的結果!

    如此下去,那就是方平或者張濤提前被殺,削弱人族,再掀起戰爭。

    有些事,方平和張濤未必不懂。

    可這兩人,想的太多,什么都想自己扛下來。

    關鍵是,你們現在沒這個資本去扛。

    人族也需要面臨這一切!

    遲早的事!

    今日不面臨,你們兩人,最少要死一位,遲早還是要承受這一切的。

    鎮天王看的太透徹了。

    他坐鎮人間八千年,放任人間和地窟大戰,坐看無數人族戰死,有些事,也是有舍才有得。

    不如此,哪來的新武。

    不如此,他恐怕都有危險。

    不如此,皇者們的算計失敗,也許會重頭再來一次,而那時候,坐鎮人間的恐怕就不是他了。

    “小子,敢試試嗎?”

    鎮天王激將道:“做成了,功德無量!做不成,反正人族沒什么事,你自己危險而已,如何?”

    “總覺得你在忽悠我!”

    “扯淡!”

    鎮天王沒好氣道:“我只不過說了你想做的!我問你,你想不想做這事?”

    “想做。”

    方平嘿嘿笑道:“您老就是不同凡響,別說,之前我還真沒往這方面想,這方世界真要融入了地球,那地球的確發達了!”

    “何止是發達了,到時候張小子的人皇道必然有大的進步。你的話,恐怕也有不小的收獲。若是被你和張小子獨吞了,其實也就你倆有好處。”

    鎮天王傳音道:“現在不同,其實結果是一樣的,但是迂回一下,你倆危險小了許多,而且更多人受益。當人王、人皇,你真以為嘴上說說?

    考慮事情,得先考慮別人,最后才想自己。

    你啊,一點人王的胸懷都沒。”

    方平翻白眼,這話說的,我之前不是覺得沒這種可能性嗎?

    我方平多大公無私啊!

    不過別說,鎮天王說的其實沒毛病,一個是老張和自己單獨提升實力,一個是通過提升整個人族實力來反饋自己,結果都是提升實力,獲益的人卻是變多了無數。

    方平還真心動了!

    這的確是大買賣,可方平還是有些躊躇,“這買賣太大了,我怕我干不成啊!一大把破八破九在……”

    買賣是大,可惜,方平覺得自己真的難以完成。

    搶了就跑還好,融入人間……

    兩者的難度還是有區別的!

    “當然難,不然老夫怎么會說是大買賣?”

    鎮天王說的理所當然,真要簡單,對老夫來說還是事?

    就是難啊!

    “最終關一開,破九必然奪種子,破八破七的……大概率搶奪一些生命力……老夫想辦法開啟通道,你的任務就是守著通道,等老夫關鍵時刻,把種子給丟進去,你小子攔著不給人進去就行。”

    “當然,危險很大,到時候,恐怕都要進入通道!”

    “小子,這是雙刃劍,成功了,人族大勝!”

    “失敗了,哪位破九闖了進去,直接降臨人間,可不會克制什么,種子丟了不說,人間也得死傷無數。”

    方平皺眉,這倒也是。

    真被人闖進去了,哪怕不胡亂殺戮,一位破九的,氣機溢散,方圓千里的人族恐怕會瞬間覆滅。

    太強了!

    他們可不會特意去控制什么。

    一旦被兩位破九闖進去了,為了奪取種子,也許不會太過顧忌,那死傷就慘重了。

    “再看吧,您老還真看得起我,居然讓我守通道!”

    方平郁悶,你知道我破八了?

    要不然,太過看得起我了。

    “沒事,找幫手啊!”

    鎮天王還真沒指望他一人完成,“忽悠幾個破八的來幫忙,你能說,還怕忽悠不到。”

    “那些破九的,您老扛著?”

    方平有些不確定地看著他,聽您這意思,破九的你來干?

    鎮天王隨意道:“試試,又不是全部對付我一人,只要有危險,老夫就提前走人,你自己想辦法逃生。”

    “破九的可不少?”

    “那有什么,彼此牽扯,又不是只針對我們。”

    “您老不怕死,我就跟您干了!”

    方平咽了咽口水,總覺得鎮天王是在帶著他找死。

    不過……想想還是挺刺激的。

    鎮天王見他這么說,輕咳一聲,再次傳音道:“小子,試試而已,別當真!真要有危險,你就直接從通道往人間跑,別帶任何東西,一般情況下,也不會再為難你。”

    “千萬別死要錢,抓著東西不放,那你死定了,我也救不了你!”

    “明白!”

    方平一臉雀躍,激動。

    我就喜歡干這種事!

    現在還有個老家伙要背鍋,要牽制破九,那我當然得干了!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全球高武不錯,請把《全球高武》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全球高武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幸运农场 福建31选7官网 大唐河北麻将有挂吗 心水一点必中特打一肖 850棋牌游戏ios下载 秒速赛车公式走势规律 江苏11选5开一定牛遗漏 最好玩的单机棋牌游 快乐十分开奖今 澳洲幸运5在线计划 吉林麻将下载安装 25选5开奖结果 qq麻将 七乐彩近500期走势图 哈尔滨2毛麻将群无押金 怎么融资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