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

    無論是弒天軍的戰士還是暴民們,都沒人發出任何聲響,盡管弒天軍的士兵現在處于絕對的劣勢,可暴民們卻不知為何沒有人上前進攻,似乎正忌憚著些什么。

    場面就這么僵持著。

    離近了點李毅才看清,被分割成幾片的弒天軍戰士們身邊都有一道金色障壁在保護著他們,而其中一片的人群中,幾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李毅的眼中。

    “谷蕾!”李毅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喊道,快速的飛向了他的目標。

    李毅降落在了守衛在谷蕾幾人身邊的弒天軍將士身前,激起了一層氣浪,他興奮的想要推開眼前這些礙手礙腳的士兵,卻發現他們警惕的看著自己,不讓自己上前一步。

    “死胖子!你這幾天都上哪里去了!”谷蕾分開擋在身前的士兵,將李毅拉進了士兵們的保護圈,“害的老娘擔心死了!”

    說著便作勢欲打,但看到周圍這么多人看著自己,俏臉一紅,怎么也下不了手。

    李毅腆著臉笑嘻嘻的靠了上去,眼睛卻四處亂瞄著——剛才下來的時候太急,都沒搞清現在的情況。

    在李毅現在所在的這片區域內總共只有二十幾名弒天軍的戰士,正面朝外的將他們保護在內,在谷蕾將李毅拉進保護圈內后便再也沒有看過李毅一眼,雖然臉上的表情肅穆,可嘴角的那抹笑意卻已經出賣了他們的心情。

    天吶!又有一個契約師前來支援我們了!

    而就在這個保護圈內,跟著李毅來到西南的三人一人不少,劉暢正背手看著城外的情況,默默不語,看到李毅也只不過笑著點點頭,便又繼續轉過頭向城外看去,不知道在想著些什么。

    許文則顯得過于興奮了點,眼睛死死盯著外圍的暴民,不時的拿著磨刀石往自己的佩劍上蹭,由于過于專注的注意著暴民們的動向,使得他的那塊本就不大的磨刀石已經被磨得只剩下了一點,而他的佩劍也給磨得閃閃發亮。

    李毅的到來根本就沒有引起他的注意,許文現在已經激動的要死——這就是真正的戰爭!一個鐵血兒郎應該奮斗的地方!

    另外幾片被分割出去的區域由于被密集的暴民給擋著,李毅根本就看不出些什么情況,不由得后悔剛剛在天上的時候沒有把這個城墻上的情況看清楚。

    谷蕾叉著腰,一副潑辣的樣子沖著李毅嚷道:“死胖子,你說,這幾天你到底到哪里去了?!”

    李毅尷尬的笑了笑,看了看四下的情況,悄聲說道:“哎喲,我的小姑奶奶,現在是什么情況呀!能不能先別說這些事情了?我還是先把你們帶出城去吧!”

    “你說什么?”谷蕾不敢相信的看著李毅,“你怎么會這么想?你想做逃兵么?”

    李毅覺得自己一陣頭大,怎么連谷蕾的思維方式都跟那戴將軍一樣?這是要搞哪樣?

    “我說,我說!我先把你們送出城!”李毅覺得自己的嘴皮子變得不利索起來,說出來的話也沒有任何信服力,“我身上有契約裝備,各系法術都能用,特別是用來逃命的風系法術!可是你呢?”

    李毅指了指谷蕾:“你是光火兩系契約師!而且火系的契約術都沒見你怎么用過,這兩種契約術能夠讓你逃命的嗎?”他又指了指劉暢,“這個家伙,白天就是一個廢物!暗系契約術只能在晚上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你難道不知道?”

    “還有許文這個小子,他一個武士,頂多就是跟人來個你死我活,連保命的手段都沒有!如果城破了的話……”李毅盯著谷蕾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們三個,短時間內保命還行,可是面對現在城外這兩萬多暴民組成的軍隊,你們能夠活著撐到援軍來么?”

    “你怎么知道我們撐不下去?”谷蕾白了李毅一眼,似乎為李毅這種類似于瞧不起他們的語氣很是不滿,“你看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么?”

    “可是……”李毅想要繼續說下去,可是邊上人群中傳出的騷亂聲使得他不得不轉頭看去。

    暴民們漸漸的讓出了一條路,沿路走來了一個穿著紅色大袍的紅發女子。

    她輕笑著看了眼眼前這道金色障壁,竟然熟視無睹的徑直穿過了這道看似固若金湯的屏障,走進了保護圈內。

    谷蕾頓時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個全身紅色的女人,轉向李毅問道:“這……這怎么可能!這個法術不破壞掉是不可能失效的!她怎么能夠……”

    李毅瞇起了眼睛,將谷蕾擋在了身后,輕輕的說道:“小心點,這個女人,應該還是一個念術師,而且,還是一個非常高明的念術師……”

    世人可能對于念術師的了解僅僅局限在能夠提升精神力這一點上,頂多知道念術師能夠制造任何物品,強大的念術師甚至連生物都能制造出來,可幾乎沒有多少人知道,一個念術師強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以后,可以改變少許自然界的規則!

    強行,不用考慮規則的合理性,只要他想,那么就能改變!

    當然,也僅僅是暫時的改變。李毅在天術學院里學習念術的時候,有幸成為了他念術老師的助手,而這些隱秘的知識,便是他當初要死要活的翻看各種法術典籍的結果。

    不過傳說中當念術師的境界達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創造出屬于自己的規則,從而成神——也就是說,一個念術師如果一直持續不斷的鍛煉自己,是很有可能成神的!這也是李毅認為成神的唯一途徑。

    可世人卻往往忽略掉了事物真實的一面,而被它的外表所吸引,從而錯失掉了很多機會。

    而眼前出現的這個全身紅色的女子,是李毅所見到過最為強大的念術師,竟然能夠改變谷蕾法術上少許的規則,從而闖進這個保護圈!

    而這個女子一頭火紅色的長發告訴李毅,她不僅僅只是一個念術師而已。

    紅色的頭發,也就是火族的精靈,而火族的精靈,則是天生的進攻者,縱使對方不是一個契約師,可她的“爆發”狀態也夠李毅喝一壺的了。

    李毅緊張的滿頭是汗,臉上的表情卻顯得非常淡然,他瞇著眼睛笑了起來,分出人群走到了精靈的面前,彬彬有禮的說道:“不知有火族的貴客來此,在下有失遠迎,還望海涵!不知貴客在此時此刻來到此地有何貴干……”

    “陰險的人類,不要用這種話來套我的虛實!”精靈嗤笑道,“我名灼月,是天理軍請來的法術顧問!當然,要是直白點說的話……就是幫手!你,明白了么?”

    沒想到李毅仿佛沒有聽到對方火藥味極重的話一般,說話也開始變得文縐縐了起來,他自顧自的說道:“我們人類賢者有云: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既然灼月小姐不遠千里來到我新秦游玩,我等自該好生招待!”

    “濁酒一杯,不成敬意……”李毅左手一翻,一個玉質酒杯突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上,右手在上一扣,移開時,杯中已經裝滿了透明的液體。

    李毅雙手捧著酒杯,呈到了灼月面前:“請……”

    灼月卻看也不看李毅手中的酒杯一眼,反倒是對李毅產生了興趣:“看不出來,人類之中竟然有如此年輕的人能夠將念術修煉到‘聚神為物’的境界!不錯,不錯……”

    “這么說……貴客是不給我這個主人面子咯?”李毅等的就是這個精靈不拿他手中的酒杯,話音剛落,他便將杯中的液體潑向了精靈!

    那透明的液體在空中迅速變熱,瞬間燃燒了起來,眼看就要潑在灼月那姣好的臉蛋上,卻被對方身前出現的一道透明屏障給擋了下來!

    “小子,姑奶奶可活的比你長,你這個樣子,似乎有些不敬重長輩哦……”灼月笑著說道,雙手微微抬起,纖纖蔥指對著李毅就是一彈。

    兩道細長的火線瞬間向著李毅蔓延了過去!

    我靠!又是個喜歡自稱姑奶奶的老女人!

    灼月的外貌只有十八九歲的樣子,顯然是剛成年不久,卻由于本身種族的緣故,因而能夠活的更久,青春容貌也能保持很久,以至于她對李毅自稱“姑奶奶”也不是不無道理。

    灼月的年齡畢竟要比李毅年長很多。

    可問題是,李毅向來覺得,你該在哪個年齡段就是那個年齡段,我剛成年,你也剛成年,就因為你種族自身成長緩慢,能夠活的歲數是人類的幾倍甚至十倍,就可以對我自稱姑奶奶了?

    這就跟一個活了四十多年可心理年齡卻只有十幾歲的人跟一個生理心理都是二十歲的人自稱父輩一樣,讓人感覺不舒服。

    而李毅也不管對方到底算是什么年齡層,反正你都擺明了幫這個什么“天理軍”,那么就是新秦的敵人,況且,對方還參與了攻城戰,所以,李毅下定決心要將這個精靈給拿下。

    李毅將杯中酒水用念術瞬間換成了汽油,并使之在空中燃燒,以起到震懾對方的作用。

    不過既然知道對方也是念術師,李毅便也沒有過多的希望自己的這個小把戲能夠給產生多大的作用——果然,灼月擋下了這燃燒的液體,并且還向自己射出了兩條火焰射線!

    火焰射線?這玩意……李毅嘴角一抽,這個火焰射線算是火系契約術中較為低級的法術了,用這個來對付李毅……

    真不知道對方是輕敵還是真的水平有限,念術強大而契約術弱小呢?

    反正這個火焰射線對于李毅來說只要輕輕一閃就能躲開,腳下的“風之履”可不是一個擺設。

    心里想歸想,李毅的身體還是動了起來,輕輕的一個轉身,側移了幾步,便避開了灼月射出的火焰。

    不過奇怪的是,為什么灼月的攻擊落空,她的臉上卻還帶著那非常自信的笑容呢?

    李毅還沒來得及細想,灼月便用行動將答案告訴給了他。

    那條火焰射線,竟然會拐彎?!原本這個低級火系法術只能直溜溜的一路向前射去,可在灼月手中施展開卻變得不同了起來,只見她纖指一抖,那兩根不足手指粗細的紅色射線竟然在空中一折,迅速的向著李毅射來!

    灼月的這個法術已經超越了正常的法術速度,粗略一看,竟然像是兩道激光一般射向了李毅。

    李毅只覺得側肋一燙,隨即自己上身的鎧甲猛地一震,險些跌倒。

    低頭看去,那兩道射線剛好射在了自己的鎧甲上,而以“土之凱”的防御能力,這種低級法術還是沒本事對李毅造成傷害的。

    不過,這個射線的速度還真是快呀!跟科幻電影里的激光槍一樣,就連“護體光甲”都沒有來得及出現便已經擊中了李毅,這讓李毅心中頓時后怕起來。

    如果這個法術瞄準的不是自己的上身,而是頭上沒有被保護起來的地方……

    李毅一頭冷汗的看向了灼月,卻見她微微一笑,雙手再揮,數十道炙熱的射線頓時向著李毅迎面而來!

    李毅想要再次躲開并施法保護自己,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變得非常沉重,就連抬腿的動作都變得非常艱難!

    該死的!這個精靈肯定改變了我身體上的自然規則!李毅心中大急,不得不將雙手費力的抬起,擋在了自己面前。

    這射來的數十道火焰射線竟然產生了巨大的力道,一下子全部擊在了李毅的手臂上,由于李毅下意識的引動了儲王戒中的力量,“護體光甲”在他抬起手的那一刻便出現在了他的身上,將他的身體完美的保護了起來。

    不過“護體光甲”只能保護到身體不受傷害,卻不能無視一些物理規則——比如說現在,李毅就已經被從這些射線上傳來的力道給狠狠的撞飛了出去,在砸翻幾個人后才停了下來。

    “我靠!”李毅從人堆上爬起,憤憤的罵了句,可是還沒等他將頭抬起,迎面又是一片炙熱傳來,嚇得他趕緊向著天空一躍,躲過了這幾個向他飛來的火球。

    李毅在空中呼了口氣,身體一旋,再次躲過了飛向他的火系法術,心里不斷的想著一個問題——這個精靈,難道真的只會這些低級法術么?不過就算這樣,她的這些低級法術的威力也真是嚇人啊!

    不過……她是怎么增強這些低級法術的威力的呢?李毅在空中躲閃著,大腦飛速思考著——難道說,是修改咒文與手勢動作?

    這個猜測很快就被李毅自己給否定掉了,眼下的這個精靈施法前的手勢與正常的施法手勢并無兩樣,在仔細觀察過對方的嘴型之后,李毅也認定對方的咒文沒有任何問題。

    可是她到底是怎么將法術增強的呢?

    腦海中靈光一閃,李毅突然想到了對方的另一個身份,念術師!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狂戰士的異界旅程不錯,請把《狂戰士的異界旅程》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狂戰士的異界旅程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排列三坐标连线走势 jdb财神捕鱼官方网站 东北麻将怎么算听 竞彩比分直播258 科达股份股票 喜迎棋牌官方网站 老快3中奖规则 秒秒彩怎么才能稳定 微信福州麻将圈技巧 江西11选五中奖规则 网赚投资项目 四川熊猫麻将血战到 澳洲幸运10计划群 山西快乐十分 幸运28模式 六肖十二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