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

    羅管家坐直了身體,略微思考了一下。

    “按照公子的說法,那我們韓府要做的就是一件事情,內緊而外無為。”羅管家很是鄭重的說出了后面的六個字,看見李毅示意自己繼續說下去才繼續說道:“內緊是要繼續加強我們的人的訓練,現在我們的人少,這是好事也是壞事,好事是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力,現在若是我們有三百人的話那必然會被別的勢力注意,但是現在則不會,所以說這是好事,壞事是這點人實在是太少了,所以我們一定盡可能的加強訓練,必要的時候,沒人是不行的!”

    “小劉,這件事情在小李好之前就由你和吳興龍協助羅管家負責,這方面羅管家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必須執行,要是讓我聽見羅管家說你不認真的話,那你就可以收拾行囊了!”李毅雖然沒有正面評價羅管家的話,但是這一條命令卻是代表了對羅管家的絕對認同,而后面對小劉的威脅,只能算是一種玩笑話。

    羅管家沒有對李毅的決定有任何不同的看法,所以等李毅說完之后,才有說道:“說完了內緊,下面就是外無為,顧名思義,就是對外什么都不做,我們不能和任何勢力往來,同時也不和任何勢力交惡,對外就是宣稱公子您在一心制器,這樣的話才會讓更多的人忽視我們的存在,才有可能渾水摸魚,如果能夠在大家拼的不可開交的時候我們出手,或許能夠有救走徐博之的機會,但是這個時機一定要掌握好。”

    “不過我認為公子前面的這個制器師的身份的掩藏很是不錯,這絕對是讓我們能夠外無為的最佳借口和掩飾借口,而且我個人認為,現在的形勢雖然復雜,但是也很明朗,枉生盟的人徹底退出了游戲,梵月谷暫時青黃不接,如果我們放出去梵月谷在準備戰部的消息,那么各大勢力一定會加快行動的步伐的!”

    李毅點了點頭,表示對羅管家話的贊同,至少羅管家說的每一句話都有道理,而且也確實是現階段最好的辦法。

    “聽了羅管家的話,我對這個行動的成功性還多了點信心,不過我還有一個想法,羅管家不妨幫我參謀一下!”李毅停頓了一下才這樣說道。

    “公子請說!”羅管家爽快的說道,他也想知道李毅還有什么想法。

    “我要見徐博之!”李毅重重的說出了這幾個字!

    “哦?”這是羅管家的第一反應!

    “哦!”伴隨著這一聲,羅管家還點了點頭,這是他的第二反應!

    李毅一看見羅管家的反應,就知道對方知道已經猜透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心里對羅管家的敬佩也是再次浮起。

    “公子的這個辦法確實不錯,這樣的話我們就能和徐宗師接上頭,也聽一下他的想法,方便我們以后行事,更為重要的是,光明正大的去,這樣可以讓更多人去相信您制器師的身份。”

    “但是現在沒有機會接近浮空城城主府,我想羅管家您一定有辦法,幫忙引見一下吧!”李毅笑呵呵的說著。

    “公子怎么總是在這小事情上犯健忘癥呢,您現在不需要任何人引見,前面已經說了,您要光明正大的見,現在您可是頂著神秘制器師的名號,只要送上帖子,然后在市井間大喊一聲您要向徐博之請教,這所有的事情不就都解決了么,而且一點漏洞都沒有!”

    李毅恍然大悟,原來自己已經忘記了現在自己也算是浮空城的一個名人了,因為知道下一步做什么,所以李毅便也沒心思吃飯了,急忙忙的離開大廳,只是留下一句話。

    “我去寫拜帖,一會小劉你送過去!”

    小李一臉無辜的看了看李毅的背影,又看了看羅管家,或許在心里念叨著:又是我,不過也不錯,至少不用暫時訓練那些人了!

    …………

    李毅要拜會徐博之的事情很快就在浮空城傳開了,按照大多數人的想法,李毅之所以這樣做,肯定是想向徐博之請教,但是基本上沒有人看好這件事情,因為對于制器師,大家普遍的意見都是脾氣古怪。

    “什么?神秘制器師要拜訪徐博之?”

    “是的,現在外面的人都在談論這件事情,而且拜帖已經送過去了據說徐博之已經同意了!”

    “統領,你說這姓韓的制器師為什么要這么做?而且又為什么要弄的這么大張旗鼓?”說話的人似乎很是不理解。

    “這樣做是因為他想學些什么東西吧,不管怎么說,徐博之都是公認的距離制器神師最近的人,這韓制器師雖然也厲害,但是肯定無法和徐博之相提并論,至于大張旗鼓,這人的頭腦不簡單,他這樣做是為了向所有人表明,他是光明正大的,并沒有什么企圖,除此之外,大家都給了他一個面子,讓他的地塊上安靜的很,他自然也還大家一個面子告訴大家我沒有別的企圖。”

    “原來如此!”

    “對了,這神秘制器師的身份有打聽到沒有?”統領突然這樣問道。

    “還沒有,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而且沒有人見過其真正的面目,所以打聽起來也很是費力,而這韓府的人,似乎見到這人真面目的也不多,我們問了幾個人也沒問道,至于這宅子,是以前羅家的,但是聽說很久以前就被人買走了,據說買家就是姓韓,所以羅家才會認識這人。”

    “不知道為什么,總是感覺有些蹊蹺,但是這樣的人,應該不會籍籍無名才對,但是卻真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算了,不管怎么樣,現在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既然這人已經放出話來誰能爭取到徐博之的加盟,他也就加入誰,那我們就更應該全力拿下徐博之了,下面我們來商量一下到底應該怎么走下一步棋。”

    這樣的討論,或許在很多地方都在發生,大家的想法或許有些不同,但是焦點卻都還是在徐博之的身上,因為說都知道徐博之的重要性,更為重要的還有徐博之手里面的那項技術,那可是意味無窮的寶藏,之與李毅,只能算是一個小插曲,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但是卻不是現在最要解決的事情。

    李毅的帖子送了出去,李毅便不去擔心對方的回答,因為李毅知道,師父看了自己的自己以后一定會見自己,那字需要做的就是準備好,按照道理來說,下午城主府就應該有消息傳過來。

    但是讓李毅意外的是,知道太陽都快要落山了,這城主府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以至于李毅都在懷疑自己的師父到底在不在城主府了。

    就在李毅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城主府里面卻又是另一樣的表現了,徐博之望著自己面前桌子上的拜帖,卻是有很多的猶豫不決。

    按照常理來說,徐博之就是為了等著李毅的到來才拖了這么久,但是現在李毅的身份已經不一樣了,他更多是要考慮現在這樣大張旗鼓的見李毅會不會給李毅帶來麻煩,是維持現狀好,還是要見上一面好。

    “徐老,怎么你一直想要見到自己的徒弟,現在你的徒弟來了,你怎么又不想見了呢?”不知道什么時候,浮空城城主來到了徐博之的身后,不明白為什么徐博之為什么會猶豫不決,所以才這樣問道。

    “我也沒想到他會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原本是想他偷偷的來,然后偷偷的離開,這樣的話我還能為他安排一下后面的事情,但是現在他是鬧得滿城風雨的神秘制器師,貿然和他相見的話,會不會反而引起別人的猜忌呢?”

    “我看未必,貴徒的想法很好,因為只有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們師徒相見,才反而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且結合他前一段時間的表現來看的話,他似乎是還有別的想法,至于這想法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或許你們見上一面就會解開這謎底。”

    “那好,既然你都這樣說了,就麻煩你幫我回帖吧,明天早上在城主府相見。”

    “好的!”

    等待了很久的李毅終于在晚上收到了回帖,約定的時間就是在明天,因為馬上就要見到師父,所以李毅的心情很是不錯,早早的就休息了,等待著明天的到來。

    第二天,天才剛剛亮,李毅就已經是收拾完畢,更確切的來說的話李毅昨晚都沒有睡好,仔細算起來,如果不算上一次在明德城的那匆匆的一眼的話,李毅已經差不多三年沒有和師父見面了吧,不得不說,時間有時候會的很模糊,讓人無法去衡量它到底是怎么樣的一種概念。

    李毅如約的來到城主府,身邊也沒有多帶人,只是帶了小劉一個人,這是因為李毅不想過多的透漏自己的實力,而且韓府現在表面上安靜,但是誰知道會不會有人乘著這個機會不安好心呢。

    走進城主府,李毅也是無心欣賞左右的景色,在他的心里,越是距離近了,李毅的心里面反而是越加的忐忑,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近鄉情更怯,或許就是這個道理吧。

    走過一條長長的長廊后,在轉過一個彎,李毅似乎能記得清楚這路上的每一步,然后來到一個院子,在院子的正中間,一個人背對著李毅,只是看見這背影,就已經差點讓李毅哭出來。

    這個背影,他太熟悉了,從自己記得事情開始,就是這背影在關懷著自己,但是突然有一天自己才發現,當自己以為自己可以不再依靠這樣背景的時候,當自己以為自己已經長大的時候,何嘗又不是這背影老去了呢,在李毅的心里,師父當真就是父親一樣的存在,這種感情是無法比擬的,所以李毅才會在明德城憑著命也要阻止自己的師父來救自己。

    “師父!”李毅的聲音有些哽咽。

    那人的身體慢慢的轉了過來,還是那熟悉的面龐,還是那熟悉的笑容,不知道為什么,看見這笑容的時候,李毅突然感覺自己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人多耳雜,我還是叫你韓師吧,你也叫我徐宗師吧,李毅!”徐博之的聲音也是很不平靜,一不小心,卻也是在稱呼上和自己說的不一致了。

    “師父……”李毅似乎想要提出抗議!

    徐博之看了李毅一眼,這一眼,讓李毅似乎有響起了嚴厲的徐博之,所以接下來的話也被他咽下肚子里,只得醞釀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后才說:“徐宗師貴為制器界第一宗師,叫您一聲師父實在是晚輩的服氣,請您還是不要推脫來人。”

    其實李毅這話倒不是說給徐博之聽的,而是怕周圍有人偷聽才故意這樣說。

    徐博之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李毅那點小心思他還是明白的,看見自己的徒弟越加的成熟,心里也是很高興,對于這樣小的細節,也就懶得再去理會了。

    “原本打算和你好好聊聊,但是我們在這里耽擱的時間越是長就會引起越多人的猜忌,所以我們只能長話短說,不過這些事情都不是難題,以后我們的交流就會非常容易了!”

    “為什么?”李毅有些不理解的問道。

    “你忘記了這些人為什么來到這里了?”徐博之笑著問道,看得出來,這笑容是發自內心的高興,師徒重逢,兩個人的心情自然都是十分的激動并且高興。

    “師父,難道外面的傳言是真的?”李毅突然想到了什么,但是因為有點不相信,所以才用著疑問的語氣問道。

    徐博之點了點頭,很是肯定的點了點頭。

    “師父您真是太厲害了,原本我還以為是那些人為了給自己的行動找借口,您這樣的成績簡直就是可以超過任何一個制器師了,稱呼你是制器神師也不為過!”李毅這話倒不是拍馬屁,因為徐博之解決的遠距離通訊的技術,確確實實是一件可以成為奇跡的事情。

    “你就不要真么說了,先說說你吧,為什么用神秘制器師的名號出來,你有什么打算?”徐博之話入正題。

    “因為我想要攪亂大家的注意力,然后讓我能夠更方便的行事,制器師的身份只是我的一個幌子,我真正的目的是救師父您,師父,你不會不知道您現在的處境有多么危險吧,不過不管怎么樣,我都會努力破壞所有人的陰謀,不讓他們得逞,這些勢力,就沒有一個安好心的。”

    “你終于明白這些了,要不是看清楚這些勢力的本質,師父也不會一直不肯加入任何一家勢力了,其實如果不是我自己想要走到現在的地步,那么是不會有人知道我的事情的,但是,我必須要這樣做,只不過因為我而死傷了太多人,這讓我的內心很是不安!”徐博之的語氣里有很多的自責。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狂戰士的異界旅程不錯,請把《狂戰士的異界旅程》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狂戰士的異界旅程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至尊棋牌官方下载v1.1 2019年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黑桃棋牌游戏下载? 上海11选5行列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 陕西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qq广东麻将外挂 浙江11选5前3位走势图 股票指标 江苏11选5前三组开奖结果 测试今天打麻将运气 山东11选5一天多少期 黑龙江11选5走势 快中彩开奖号码 五分彩开奖历史结果 永利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