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我們其實可以用藥物終止他身上的汗液分泌,然后給他穿上拘束衣,固定起來,這樣可能會好一點。”李毅樣子很認真的說道。

    “你這也太殘忍了一點,我們可以直接把他泡在營養艙里,通過流質進食,里面的自動潔凈功能會好好的照顧他的,或者直接建立一個與外界隔絕的生態園,把他養在里面,這樣會更加人道一點。”卡西烏斯的建議是這個。

    在外面兜了一圈并沒有洗澡想要蒙混過關的保羅,恰巧在編好說辭做出洗完之后神清氣爽摸樣的保羅,聽見之后,嚇得轉身回去,認真的洗了一遍。

    “嗯,很好,說不定你洗干凈了之后就會有女生喜歡呢,這對你來說是不是太奢侈了?”卡西烏斯調侃道。

    “是太失禮了!”洗完澡之后的保羅就像是被騸了的公馬,一副萎靡的樣子。

    雖然因此路上耽誤了一會兒,不過他們還是很快的抵達霧隱沼澤,進入這片被奇異力量籠罩的地界,天氣竟然不存在了,沒有四季之分,這和在阿爾伯塔城邦的時候差不多,潮濕和寒冷是這片區域的主色調。

    四周迷霧掩映著粗大的青黑色蔓藤,這些蔓藤分出很多枝椏,糾纏在一起,滑膩如蛇,有的像樹干一樣直立生長,相互絞成麻花,總之天上,地下,水中,全是這些蔓藤,這是一個蔓藤的世界。

    “歡迎來到霧隱沼澤。”一塊腐爛了一半的木牌,上面隱約可見這句話,血紅色涂料寫著,與其說是歡迎,更像是詛咒一般,木牌上擠滿鮮紅底色,純白斑點的蘑菇。

    四周靜謐一片,唯有水滴的叮咚聲,保羅被涼風一激,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這里也太詭異了一點,四周不辨方向,如果在里面迷路會怎樣?這只是在外圍,聽說里面有什么毒龍,毒瘴,還有最惡心的劇毒蟲孓,最討厭這種滑膩潮濕的地方了。”

    “你是來探險還是來休假的?你以為寶物都長在陽光明媚,氣候宜人的長滿青草的山坡上?”卡西烏斯不滿的問。

    “我本來是想跟個強力的隊伍,撈些好處,可是你們又要指派我,又強迫我洗澡,又要在這種鬼地方轉悠,真受不了!”保羅抱怨不已。

    “你再廢話,我們就把你丟在這兒,然后,就沒有然后了。”還是李毅比較能夠壓服保羅,這和他整天不茍言笑,冷冰冰的摸樣有關,還有絕強的實力。

    “有了埃德蒙的筆記,相信很快就能抵達生長綠珠果較多的地點,不過,這條路徑是他比較下來最安全的一條,并不是說完全沒有危險,我們能不勞而獲,這個比較我認為是有上下波動的,總之你們別報太大希望。不過可以避免誤入一些連紅級探索者都會葬身的死地。”李毅解釋說。

    “原來是這樣,”卡西烏斯點點頭,“能降低一些危險就已經很不錯了,竟然能把這里的情況摸清楚,而且相互對比,你的那位大哥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到我們這一代,上一代的厲害人物聲名雖然漸漸削弱,不過實力可是不容小覷的。”

    他們開始動身,埃德蒙的筆記上寫著,盡量不要觸動這片沼澤,最大的保持原狀,表面上的安靜下潛藏著危機。所以他們小心的不去觸摸蔓藤,和那些稀奇古怪的植物,一點點往里面前進。

    保羅一開始的時候擔心又有些拘束,不過隨著適應程度增加之后,他竟然東摸西摸,一副很隨意的樣子。

    李毅剛想提醒,可是,保羅驚嘆一聲,摘下一顆三色的果實,這顆果實散發著誘人的香味,晶瑩剔透,形狀有些像是草莓。

    “我勸你不要隨便亂碰,會出事的。”

    “沒事,幽暗的地方往往會生長甜美的果實,都是這樣的啊!”

    忽然,果實從中間裂開,原來是一只偽裝成甜美果實的毒蟲,它揚起尖銳的口器,叮了保羅一口,倒霉的家伙大叫一聲,一條飛速前進的灰色細線從被咬中的指尖向肩頭延伸,途經之處紛紛潰爛,發出尸體的臭味。

    費爾德彈出一道三維盾將毒蟲打爛,甜美的果實立刻變成惡臭的一團黑色漿液。保羅整條胳膊瞬間就變成腐肉,李毅眼疾手快,拔出匕首斬斷了他的胳膊,鮮血噴涌,保羅痛得齜牙咧嘴,不過保住了小命。

    處理了傷口,又用藥劑催生出斷了的手臂,保羅的臉色如同白紙,“太,太可怕了...”他喃喃自語道。

    “如果咬到腦袋的話,那會怎么樣呢?會不會啪的一聲,你那點少的可憐的腦漿都會爛掉呢?”卡西烏斯笑瞇瞇的問道,一副狡猾的表情。

    “喂,你不要這么若無其事的說出這么可怕的結果!”保羅的臉色又蒼白了一分,不過這次教訓過去后,他明顯老實多了,驚恐的把自己的身體保持在路的中央,一點點風吹草動都會嚇著。

    “不過這里有很多顏色艷麗的果實不是毒蟲,當然也無毒,可以食用,味道很鮮美。”李毅按照埃德蒙筆記上記載的,摘下手邊一串倒垂著的紫色水果,一顆顆都很飽滿,有核桃般大,上面蒙著一層粉末。

    “這是什么?能吃?”卡西烏斯疑惑的問道。

    “帝王紅提,看上去完全成熟了,咦,這是什么?”李毅聞了聞,帝王紅提一點果香都沒有,因為全部的鮮甜都內蘊其中,保持著不散發的狀態,他忽然猛的伸出手,捻起一條藏在果實間的小蟲,一下子捏死了,“天哪,小眼鏡王蛇,這種蛇喜歡躲在葡萄和香蕉上面,還好沒有被它咬到。”

    “不管是什么果實,我都不吃了。”保羅嚇的又一縮手。

    “帝王紅提,據說能俘獲戀人的心,野生的帝王紅提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了,對了,忘了告訴你,這種葡萄花期有幾十年,果實成熟也要幾十年,成熟之后能保存一年,如果一年內沒人采摘,就會成熟過了頭,味道糜爛,難以入口。”卡西烏斯介紹道。

    “我聽說過,一直沒有嘗到,只喝過這東西釀成的酒,據說絕種了,沒想到這里竟然有一株。”保羅也嘖嘖贊嘆。

    李毅又摘下一串帝王紅提,這串果珠上沒有小眼鏡王蛇,看起來更紅一點。

    “這里太陰暗了,如果在陽光下的話,應該是寶石般的色澤。”李毅用清水洗凈,給了卡西烏斯一串。

    保羅心急難耐,不過又不敢伸手去摘,焦躁了很久,讓他的靈摘下一串。

    咬破果皮之后,酸香一下子飄揚起來,先嘗到的確實紅提皮的酸澀,然后清甜甘醇的汁液一下子把酸澀改蓋過,口舌間回蕩起美妙的氣息,似乎在秋天的白樺小道上,兩個戀人牽手行走,十指相扣,清冷又曖昧,心里蠢蠢欲動,想要做點什么,卻不忍心破壞這一刻的美好。

    李毅飛快的把剩下的帝王紅提摘下來,儲存在空間戒指里。

    他們已經深入霧隱沼澤十多里,下一個標志物是一座叢林中的小屋,不知道什么年代的時候,探險者在這里建造的,被蔓藤完全纏繞住,里面也無法住人,或許會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藏在里面。

    “已經深夜十二點了,不過這里還有朦朦朧朧的光亮,不知道是什么在提供光源,應該是與外界完全隔絕的才對。”卡西烏斯拿出懷表看了看,雖然他很注意形象,但是嘴唇和手指都被帝王紅提染成紫色,本來就俊美非常的他顯得更加妖異。

    “你遲早會被喜好男色的變態拖的去。”保羅移開目光,卡西烏斯就男性而言過于漂亮了,笑的時候眼睛瞇成一條縫,臉上一點髭須也沒有,白白嫩嫩簡直就是小白臉的典范,他也憑借這樣的相貌和出眾的實力成為帝國學院女生的夢中情人。

    “實力強大的男人都有被M的傾向,我也很想找到自己的女王大人,不知道李毅有沒有找到他的女王。”卡西烏斯若有所指的看向李毅。

    “如果你再把自己的想法強加于我,我就把我的想法強加于你了。”李毅冷哼一聲。

    “哈哈,開玩笑啦,為什么你時時刻刻都是那么嚴肅?會不會是焦慮癥?”

    “或許是的,本來要考慮的事情就多,如果腦子動也不動的話,就會變成保羅那樣,神經粗壯沒有分叉,遲早要死在愚蠢上面。”李毅把話題粗暴的引到保羅身上。

    保羅對此習以為常,也不在意,他手一指,“兀那不是一座小屋?”

    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座蔓藤覆蓋的房子,里面微微有些亮光,蔓藤滑膩如蛇,密密匝匝的擠在一起,把小屋壓塌了半邊,和埃德蒙筆記上描述的大差不離。

    “那里面...啊,是一具死人的骸骨!”保羅驚叫起來。

    “不就是具骸骨,你鬼叫什么,別把些不干凈的東西吸引過來!”李毅皺著眉頭,那具骸骨雖說只是一具尸骨,但卻透出詭異的綠色,從蜷曲的樣子看似乎死前很痛苦,仔細看時,全身骨頭都完好無損,在腳髁骨骼上有個小孔,是被毒蟲咬中而死。

    旁邊的破布似乎是某個學院的制服,不過現在無需深究了。

    “這是綠蜉蝣致死的狀況,一種紅級初階的毒靈,行動迅速,一擊必死,都來不及救援,大家都小心了。”李毅不知不覺中又成了團隊的核心。

    “這人,竟然是紅級探索者!”保羅又尖叫一聲,他看見衣服上別著的一枚紅級探索者徽章。

    “你能別大驚小怪嗎?你這么使勁的叫也不會改變現狀,把感知延伸出去,注意四周,那只或者那群綠蜉蝣或許就在附近,當然,不在就更好了,現在我們繞過去,尋找第二個標志點。”李毅捂住保羅的嘴。

    小屋被泉水包圍,有點像座孤島,李毅的感知掃過水面,仔細的探查著,費爾德嚴陣以待,三維盾在空中懸浮。

    卡西烏斯的三只空靈在地面實力有限,空之領域也只有在高空才能施展出來,不過他自從得到了奧林匹亞山頂爭奪賽的獎勵,補完空之領域的上古靈具,空之冠冕,實力應該上升了一個臺階。

    “可惡,這些毒蟲和環境融為一體,更本無法探測,只能看瞬間反應了!”李毅小心的帶著他們,繞過小屋,就在準備離開的時候,保羅腳下一滑,竟然踩進泉水里,剎那間,一道綠影從水中飛起,向他電射而來!

    最先反應過來的費爾德,別看他平時的神經大條,反應力卻是一流的,層層三維盾爆開,讓這只綠蜉蝣的身形一緩,于此同時,伊莎貝拉的幻術也趕到了,不過綠蜉蝣在遭遇抵抗的一瞬間忽然反身以絲毫不遜色于突襲的速度逃離了,讓伊莎貝拉的幻術打了個空。

    “它真是聰明,要是被幻術黏上就跑不掉了,一對九,完全沒有勝算。”李毅微微吃驚,不過對方撤走有很大可能是暫時的,這些土生土長毒蟲完全把他們看做入侵者,雙方是敵對關系。

    突然,一道驚天殺意爆發出來,原來隱藏在一邊,連李毅都不知道他在哪里的阿爾杰發動了刺殺,綠蜉蝣從頭至尾呈紡錘形,覆蓋著晶亮的甲克,肢體分為五節,來去如飛。

    巧妙到巔峰的“刺”,一點寒芒在綠蜉蝣的第三環節和第四環節中間亮起,然后靈力透體而出,大片的灰綠色血液噴射出來,不過綠蜉蝣的生命力頑強無比,掙扎著要逃走。

    “哪里去?”費爾德雙手死死鉗住它,一口吞進肚子。

    眾人目瞪口呆,連李毅也是,沒想到阿爾杰實力又提升了,費爾德也足夠變態,直接吞吃了紅級的靈。

    “你的靈反應速度為什么那么快?都超過一般的紅級靈了,簡直,簡直,如果沒有你在的話,我和保羅都要死在這里,根本反應不過來。”卡西烏斯心有余悸。

    “這三個每天吃白飯的,總要出點力,否則他們不好意思白拿工錢。”李毅瞥了一樣費爾德和阿爾杰。

    費爾德吞食了綠蜉蝣,臉色很不好,似乎很難消化,在肚子里鬧騰,不過半個鐘頭后他便神清氣爽起來,一臉微妙的爽快感,就像便秘忽然間有如神助,一下子通暢了,身體表面凝結出一層綠油油的毒甲,和之間在黑暗巖城里獲得的抗拒裝甲重疊在一起。(未完待續。)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狂戰士的異界旅程不錯,請把《狂戰士的異界旅程》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狂戰士的異界旅程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三分彩开奖不一样 加拿大快乐8网址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老快3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 快乐双彩开奖时间 新浪澳盘 国际快乐赛车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 多乐彩规则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牛分布走势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 福建36选7第20006期 全年三尾中特 江西优乐麻将怎么玩 河南22选5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