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哎呀,你消息真閉塞,那邊通緝令都貼出來了。海外探索者聯盟的鐵令,不得在中轉島上殺人,否則就會被追殺至死,連逃到大陸去都躲不過啊!據說,沒有躲過他們追殺的先例呢!”

    李毅愣了一下,哈辛托竟然又用約柜殺人了,不過既然使用的是約柜,說明被殺的人必然犯了摩西十誡,靈魂吸入石板,永生永世的受到痛苦。

    “忘了告訴他中轉島上是不允許殺人的了!”李毅拍拍自己的額頭,急忙到通告那邊查看,果然哈辛托的大叔面孔赫然其上,用血紅的叉打在臉上,十分嚇人。

    “他們只是發一個通告,并不是通緝令,看來是自己派人追殺,甚至連海外探索者聯盟的高層也派出殺手,可惜的是,冰洋之主哈辛托這種等級的存在,不是你們對付得了的。”李毅冷笑一聲,準備回住所,帶著瑟西貝離開這里。

    忽然,幾個佩戴海外探索者聯盟標志的人攔住了他,都是金級探索者。

    “聽說你是哈辛托的侄子?請配合我們的調查。”這些人嘴里說著請字,卻毫不客氣,好像李毅是一個無足輕重,任人宰割的角色,他們手里拿著一張畫像,里面的那張面孔和李毅有八成相似,看來是那家夜店的人出賣了消息。

    “調查?別開玩笑了,哈辛托殺了人,和我有什么干系?我可沒聽說過中轉島上有‘株連’這項罪責,你要調查,我只能說無可奉告!”李毅把臉擺下來,語氣很不客氣。

    “哼哼,一個小小的綠級探索者,竟然如此猖狂!”

    “我們海外探索者聯盟在海上就是神靈一樣的存在,我們要誰死,誰就活不成,這個小子膽包了身子,和他的叔叔一樣,都是在找死啊!”

    “你說島上的規矩和罪責?我們就是規矩,我們說誰有罪,誰就有罪,把他抓起來,我有一百種方法可以讓他開口!”

    這些人議論紛紛,如果是從前,李毅肯定會笑笑,讓伊莎貝拉丟一個幻境困住他們,然后從容走脫,不過利巴爾多圍剿塞壬的事情讓他對海外探索者聯盟

    的印象很不好,忍耐不住的殺意翻騰上來。

    “動手,殺光他們。”李毅冷冷的命令道。

    費爾德他們同樣也極為不爽,心情抑郁,需要一個發泄口,他切換到極速模式,沖上去開始瘋狂的碾壓,對方沒有料到三只綠級的靈兇悍如斯,竟然來不及仿佛,被瞬間干掉一半的探索者,頓時鮮血橫飛,契約的靈也紛紛湮滅。對方沒有金級高階的靈,連中階也寥寥無幾,被費爾德沖散后,伊莎貝拉的幻境籠罩,阿爾杰也開始了無情的收割,不到一刻鐘,戰斗便結束了,周圍的居民和探索者嚇得屁滾尿流,這樣的行為簡直是直白的打海外探索者聯盟的臉,在中轉島上直接殺戮聯盟的人,這樣的行為比探索者間爭斗惡劣百倍。

    李毅卻毫不在意,他回到住處,哈辛托果然在那里等著,斜躺在沙發上,看起來很不自在,旁邊放了很多空酒瓶。

    “嘿,小子,你終于回來了,沒想到在島上殺人會被那個什么海外探索者聯盟追殺,你知道這事嘛?這些人還跑到這里搜查,我蒙蔽了他們的無感,什么也沒讓他們發現。”他開口問道。

    “追殺?你不找他們的麻煩就是那些人的福音了,不過對方勢力很大,你要是不想把事情鬧大,就趕緊離開這里吧!剛才來的時候,被一群聯盟的人攔下來,沒辦法只好殺了他們,唉,現在成了你的同伙了,”李毅聳聳肩,“喂,我說大叔,你在夜店里爭風吃醋也要有個限度,你惹了麻煩,別人都會找我。”

    “呃,那些把你供出來的人太可惡了,我這就去用約柜把他們殺死!他們犯了告密罪!”哈辛托老臉一紅,嚷嚷著要去為李毅報仇。

    “唉,算了,本來就是要離開的,我們悄悄的坐潛水艇回大陸吧,這里地處偏遠,估計海外探索者聯盟內部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帶上瑟西貝,拿上放在房間里的變異冰霜飛龍蛋,李毅一眾從圣米格爾島西部出發,向大陸方向前進。

    坐在潛水艇艙里,李毅端起一杯咖啡,倒在嘴里,問道:“哈辛托,你那約柜是從哪里弄來的?好像很厲害,金級以內的靈都阻擋不了那種白色雷電吧?”

    這位冰洋之主正在擺弄一臺留聲機,吱吱呀呀的女高音從黃銅喇叭里唱出來,他很是享受,擰開扁酒壺,喝了一口。

    “紅級以內的靈都擋不住這樣的攻擊,十誡石板中含有的力量是人類的克星,你有沒有想過滅世的景象?無數白色雷電交織在世間,人類死傷殆盡,然后你們契約的靈也隨著血契消散一空。”

    “怎么會這樣?神靈不是我們的創造者嗎?為什么要做出毀滅人類的舉動?”

    “沒什么,這很正常,建造墓穴的人都會留下暗道,防止墓主人的身后勢力將他們困死在墓穴中,神靈創造人類,也會留下暗道,那就是讓你們自我毀滅的密碼,輕輕吹一口氣,哈,你們就完蛋了——所謂的末日審判,這只約柜是上一次大破滅的時候留下的神器,里面有殘破的毀滅密碼。”

    “這些神真是陰險啊,我聽說有上古有黃金時代,白銀時代和青銅時代,每個時代都是以人類毀滅的形式結束,難道都是用的這種毀滅密碼?”李毅問,他從心里升起一陣涼意,自己的生命竟然如此脆弱,只要一段相應的密碼便會分崩離析。

    “唔,天上那幫家伙估計也玩不出別的花樣出來,確實是用這種密碼輕易的摧毀你們。”

    “可惡,如何擺脫呢?我怎么才能擁有自己的力量,成為獨立的存在,就像你一樣?”李毅又問,人類本身的存在意義太悲慘了,他想拋棄這個身份,讓自己解除毀滅密碼的死亡陰影。

    “那么你需要找到一個‘容器’,沒有神靈束縛的容器,是這個世界自己誕生的產物,比如這只冰霜飛龍,這只塞壬幼靈,讓你們的靈魂互相轉換,不過這個過程危險無比,而且...”

    “而且什么?”

    “需要這個世界本身意志的幫忙,也就是這個世界的本源,世界之樹。靈魂是嬌嫩的東西,我也能切割人的靈魂,但是沒有完全剝離下來卻不使之受傷的能力...總之呢,就是麻煩無比,現在的你,太弱小了,基本不要多想,想多了反而有煩惱,神靈滅世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動手的,每次對這個世界進行大的干預,他們都會受到相應的反噬。”

    “唔,其實,我的本意是你那個約柜,要多大的代價可以轉手給我,嗯,我很喜歡那種古樸的花式,希望能當做收藏。”李毅眨眨眼睛。

    “這東西你用不了的,一接觸到,身體就會被毀滅密碼啟動那個隱秘的自毀程序,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太可惜了,要受到這樣的束縛,就像身體被一根無形的鎖鏈禁錮住,動彈不得。算了,現在想這些事情還太早,或許就如你所說,諸神的末日審判不會隨隨便便的來臨,可能到我壽命終結的那一天,這個世界還是一成不變啊!”李毅的目光落在外面的海水里,深藍色澤的海水沉重渾濁,如同一望無際的鉛云,和他的心情一樣濃郁到化不開,心灰意冷,疲憊,雙腿發軟,想要停下腳步好好的休息一下,但是他明白,一旦停下腳步,就會歸于平庸,失去擁有的一切。

    “你背負那么多,不覺得累嗎?這樣下去,再堅挺的脊背也會被壓彎的。及時行樂,酒和女人,美麗的風景,賭博,大手大腳的花錢,好好的放縱一下,哈哈哈哈!咳咳!”哈辛托笑的嗆了酒,大聲咳嗽起來。

    “呵呵,如果這就是享樂的話,我也想試試,可是,”李毅苦笑了一聲,“我除了陰謀算計,靠著這些坑殺獵物,其他什么都不會,想想我還會學些什么呢?只會害人的本事吧!如果有一天我連陰謀都策劃不好,就真的成了一個廢人,一無是處的廢人。”

    “沒有了這樣的本事就會一無是處,所以即使疲憊到極限也要繼續前進,因為害怕停下,害怕停下之后四處涌來的茫然和悲哀。”

    “喲,小子,你只是想得到強大的實力而已,陰謀也好,背負也好,不就是為了強大的實力嗎?你想要它來保護自己,保護同伴,讓你在這個世界上為所欲為,真是個奇怪的人啊,為什么這么執著于變強,你在這個年齡層次里其實已經難尋對手了吧?非要自己給自己樹立很多假想敵,什么神啦,暗靈之王啦,甚至是我,唉,活著就已經很好了。”

    “從前我年輕的時候,也和你一樣的想法,向往強大的實力,并且付諸了行動。想要變強就得獵殺別人,獲取殺戮的經驗和財富,同時增強實力,漸漸的,身邊也聚集起一批人,有的志同道合,有的是互相傾慕,有的是相助之后的追隨,我一點點的強大起來,獵殺的目標也越來越強,后來我發現同伴實力增長的速度根本趕不上我,他們在戰斗中一個個的離我而去,但是沒有一個畏懼退縮,他們不愿意拖累我的腳步。呵呵,是我走的太快了,他們...跟不上了,再后來,我就孑然一身,也許是最后的敵人倒下去,也許是我心灰意冷,反正,戰斗已經沒有意義,其實從最開始就沒有任何意義,我終究是孤獨一人,好懷念啊,那些同伴!”哈辛托感嘆道。

    “阿爾杰,我來教你一種新的多米諾。”李毅趴在地上,用許多竹簽排成井字形,示范給阿爾杰看。

    “喂!你有沒有在聽啊!這樣很不禮貌啊小子!”哈辛托大叫起來。

    “哇!它們竟然能彈跳起來!真厲害啊!”

    “抱歉,哈辛托先生,其實聽了你說的話之后,我心里輕松不少,所以現在開始玩了!”李毅笑著對他說。

    “你根本沒明白!****去吧你!”哈辛托狠狠的喝下一大口酒。

    海面上,一艘三角形的灰色浮艇在高速行駛著,速度極快,如同一道灰色流線掠過藍色的畫板,海浪被粗暴的分開,在船尾炸開成滔天巨浪!

    浮艇的鋼鐵外殼上鑲嵌著海外探索者聯盟的三叉戟標志,稍有些常識的探索者都會認出,這是一艘虎鯊級浮艇,紅級探索者的座駕。駕駛倉內,三個穿著白襯衣的探索者正在交談,除了胸前佩戴的聯盟徽章,手臂上都紋著一柄纏繞海蛇的銹蝕鐵錨,這是聯盟高級成員的標志。

    “這次追殺的可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吶!”駕駛浮艇的探索者扶了扶三角形的墨鏡,折射出面前顯示屏上的一點綠芒,“圣米格爾島,上面駐扎的外事部分部0894號小組幾乎團滅,組長利巴爾多和兩個副組長神秘失蹤,這些事情和這個人脫離不了關系。”

    他指著一張畫像說道,那正是李毅的頭像,還原程度接近百分之百。

    “憑借一只綠級高階,兩只綠級中階的靈殺死一隊金級探索者,這樣跨越一個大境界的瘋狂殺戮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了,簡直就是魔鬼,而且他還年輕的過分,如果十年之后遇見他,我們雖然都是紅級探索者,但也只有逃跑的份了。”

    “所以,必須現在殺死他,還有,他的叔叔也很可疑,被控制的證人都說他從口中吐出一個柜子,里面的石板殺了被害者,根據那些人的描述,這只柜子顯然就是傳說中的約柜,誰能解釋這種超自然現象?還是這群愚民被幻靈控制了神智?我覺得后者比較有可能。”說話的是一個瘦臉青年,雙目如同鷹隼,炯炯有神。

    “總之,盡快抹殺他們的存在,沒有人可以冒犯海外探索者聯盟的威嚴!”三人異口同聲的說,控制臺上,一只奇特的靈靜靜的懸浮著,靈到了紅級就有自我漂浮的能力,它是一只幻靈,通體透明,像是一只畸形的水母,頭顱偏大,里面凹凸有致的腦體不時波動過一道生物電流,這是強大思維從終端散發出來的現象,幻靈具現出李毅所乘坐的潛水艇的三圍圖樣,背景是一個立體坐標系。這只幻靈竟然能探測到千米之外的區域!

    這艘高速移動的怪物早已突破音障,如此低空的超音速飛行,連下面的海洋都劇烈顫動起來,李毅在潛水艇里也察覺到了這種顫動,杯子里咖啡濺出許多,他端起來一口喝完,仔細的擦干凈桌子。

    “八成是追兵,這樣的動靜,估計是紅級探索者吧!我可對付不了,哈辛托,你自己惹的禍,自己解決吧!”李毅翻了翻白眼,竟然把潛水艇往海面上浮。(未完待續。)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狂戰士的異界旅程不錯,請把《狂戰士的異界旅程》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狂戰士的異界旅程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河北省11选5走势 刘伯温四肖必选一肖 电子基盘手机版下载 燃烧的慾望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图 四川体彩金七乐开奖 庆快乐10分钟开奖记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历 得意哈尔滨麻将外挂 二肖八码中特 516棋牌游戏平台 黑龙江体彩22选5 江苏7位数 什么时候开奖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买马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南京麻将怎么才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