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

    可是這一次,蟲祖知道,因為有了沃爾夫,也因為有了李毅,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終于可以將這個情況給徹底的改變過來了。仔細算來,在之前的闖關的行動之中,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在闖關上所使用的時間,要比人類的修煉者們要短很多很多的。所以在這個時候,其實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也就可以不用再被人類修煉者們所驅使,去干那種既要付出沉重的代價,又要被人類修煉者們嘲笑的事情。

    想到這樣的情況的出現,蟲祖就感覺格外的開心。所以在將魔獸一族的修煉者派遣到下一關之后,蟲祖并未馬上跟著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繼續進發,而是在臉上盡顯挑釁之意的看向了人類修煉者陣營當中三老。

    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蟲祖在看到了李毅和沃爾夫的接連的驚艷的表現之后,確實已經開始變得有些得意了。所以在感覺到魔獸一族的修練者們終于可以跟人類修煉者們的低位平等之后,蟲祖當然是要將自己的這番得意表現出來。在蟲祖看來,雖然自己的現在的這種表現看上去十分的幼稚,但卻只有這樣,蟲祖才感覺自己能夠將自己心中憋悶了十數萬年的悶氣給發泄出去。

    而在看到了蟲族現在臉上的挑釁之意之后,人類修煉者們除了面無表情作為回復之外,真的不知道應該再要如何的應對了。畢竟在此之前的多次的裂天仙域的行動之中,人類的修練者們也是始終都用這樣的狀態來對待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的。

    而作為魔獸一族的修煉者的精神領袖,蟲祖在很多時候,都是要承受人類修煉門每每拋出的侮辱和挑釁之意的。所以在這個時候,看到蟲祖的那種無聲的反抗,人類的修煉者們就只能裝作沒看見了。

    就這樣,蟲祖看到人類修煉者們臉上的不一樣的表情之后,蟲祖心中也感覺暢快了,那么蟲祖也就覺得足夠了。畢竟在這個時候,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要將剩下的關卡給闖過去。只有這樣,才能夠看看這一次的沖擊,是否能夠將裂天仙域之中的所有的難關都沖過去。畢竟不管是對于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來說,還是對人類的修煉者們來說,只有找到了裂天仙域之中的那傳說之中的仙靈池,他們才能夠從中獲得足夠的好處。

    所以在打定了這樣的主意之后,蟲祖也只是洋洋自得的笑了笑之后,便跟上了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開始朝著下一關進發。其實看到蟲祖現在這種小人得志的樣子,托斯看在眼里,是覺得蟲祖現在做出這樣的反應,真的是不符合蟲祖的身份的。畢竟身為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的領袖,蟲祖在這個時候更多的是應該表現出來一副十分沉穩的姿態的。畢竟只有這樣,才能夠給人類的修煉者們一種看不透的感覺。也只有讓人類的修煉者們越來越看不透他們魔獸一族的修煉者的實力和底蘊,才能夠讓人類的修煉者們更加的忌諱他們魔獸的一族的修煉者。等到真正的找到了裂天仙域當中的仙靈池之后,人類的修煉者們也就真的不敢輕舉妄動了。可是聯想到之前的日子里,蟲祖確實是背負了太過沉重的擔子,并且蟲祖還是這樣一種修煉的天賦,所以在這個時候,蟲祖借著這個機會,將自己心中的所有的不快全部都發泄出來,這番舉動也是十分的情有可原的。

    所以在看到這一點之后,托斯雖然心中感覺有些不妥,但是最后卻沒有再過多的說些什么。

    就這樣,在蟲祖的得意之下,仙靈界的修煉者們終于來到了裂天仙域之中第五關,準備開始沖擊這個上一次并未成功的沖過去的封印。

    其實說到封印,仙靈界的人類修煉者們也確實是沒有多少的信心的。畢竟封印一道確實是十分的詭異的,況且在仙靈界之中,不管是人類修煉者還是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在他們之中確實是沒有多少的強者在這一道上有什么高深的造詣。所以在過往的每一次裂天仙域的行動之中,人類的修煉者們在見到了一個新的封印之后,只是象征性的先派遣出一些封印大師先去探查一番,然后找出了其中的一些封印點之后,便要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開始是不斷的嘗試破解那些被發現出來的封印點,之后再由人類的修煉者們查探一下,在破解了那些被發現的封印點之后,還會出現什么樣的情況。在過往的每一次的行動之中,都是這樣過來的。

    但是這一次,因為有了沃爾夫和李毅之前的超強表現,所以這一次,蟲祖在帶著魔獸一族的修練者們來到了第五關的這個封印之后,卻沒有做出任何的舉動,只是那么靜靜地看著人類修煉者們的表現。因為在蟲祖看來,這一次他們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終于已經掌握了自己的法陣大師和封印大師,那么這一次他們也應該享受一些特權了。

    可是很顯然,既然仙靈界的人類修煉者和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有著如此深厚的仇恨,那么人類的修煉者們又怎么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占據著這種優勢呢。

    所以在來到了這個封印前之后,人類的修煉者門也終于有人開始有動作了。

    只見仙靈界的人類修煉者們在來到這里之后,也沒有誰先跟蟲祖交流,就先是自顧自的派出了破解封印的大師進入到了這個封印之中,前去探查這個封印的實際的情況。看到這一點的時候,蟲祖自然是十分的開心的。因為從現在的這種情況上來看,人類的修練者們這一次似乎是真的已經不準備再讓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當炮灰了。

    可是就在蟲族剛剛打著這種如意算盤的時候,蟲祖卻看到人類修煉者進入到封印之中的那幾個破解封印的家伙,竟然就此離開了封印,然后回到人類修煉者陣營當中之后不久,就看到人類修煉者的三老之中的赤老走了出來。

    看到赤老出現,蟲祖就不禁眼皮一跳。因為看到赤老臉上的那種熟悉的表情,蟲祖就知道這赤老在這個時候出現,到底是打著什么樣的主意。不過雖然看出了這一點,但是蟲祖卻仍舊是不為所動。只是靜靜的站在魔獸一族的修煉者陣營當中,然后等待著赤老前來,看看赤老到底想要說些什么。

    不過其實看到赤老的表情之后,蟲祖就知道對方在這個時候準備說些什么內容。因為赤老這樣的表情,在過去的數萬年的時間里,蟲祖已經是不止一次的看到了。所以這一次,蟲祖雖然臉上沒有什么異樣的表現,但是蟲祖心里卻是明境的,這赤老前來肯定是沒有帶什么好想法。

    果然,在赤老一路飛行到魔獸一族的修煉者的陣營當中,跟蟲族面對面相對之后,赤老就直接開口對蟲族說道:“蟲祖啊,剛才我們的人已經去找個封印之中探查了一番,最基本的一些封印點我們已經探查明白。而為了保證我們破解封印的封印大師們的安全,現在就需要你安排一些魔獸修煉者,跟著我們的人一起進入到封印之中。到了這個時候,你不會是想要護短吧。”

    聽到赤老的話,沒等蟲祖說話,一旁的托斯就直接對赤老說道:“哼,憑什么你們說什么我們就要做什么。既然裂天仙域大家是一方破解一關,之前的兩關我們已經輕松度過,并且我們使用的時間比你們還要少。現在輪到你們破解封印,反倒要過來找我們的魔獸修煉者們來闖關。什么叫保證你們破解封印的家伙的安全,難道你們的人的命是命,我們魔獸修煉者的生命就不是命么?”托斯身為經歷了人劫的強者,在這個時候雖然面對的是人類修煉者之中三老之意的赤老,但是說話之間,托斯的語氣之中卻是沒有任何的恭敬神色。畢竟在托斯眼里,這不過就是一個跟自己實力相當的修煉者,不管他在人類修煉者的陣營之中是什么樣的身份,可是現在他想要在魔獸一族的修煉者陣營之中耍威風,托斯是第一個看不下去的。

    不過就在托斯剛剛說完話之后,赤老雖然沒托斯的那種語氣給頂撞了一番,但是赤老卻是根本不怒,由此可見,這赤老的城府也是極深的。不過是冷笑了一番之后,赤老甚至都沒有回答托斯的話,而是繼續跟蟲祖說道:“蟲祖啊,這就是你們的誠意么。要知道,在過去的每一次行動之中,我們可都是這樣安排的。難道你現在就準備反悔了么。是,我承認,在這一次的裂天仙域的行動之中,我可以看得出來,你們為了這一次的行動真的下足了苦工,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是從哪里找來了那些封印和陣法的大師,但是至少他們是真的給你們提供了很大的助力。但是就算如此,你們也不應該就此反悔吧。要知道,在過去的日子里,每一次的裂天仙域的行動,你們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并沒有任何的封印大師和陣法大師,但是我們人類修煉者卻是帶著你們繼續前行。如果不是我們,就算是你們送再多的魔獸修煉者進入其中,也不過就是妄送了他們的性命而已。怎么了,難道現在就是因為你們有了依仗,所以就準備不顧之前的規定,反悔不干了?”

    聽到赤老的這番話,托斯原本還想繼續開口反駁,但是就在托斯剛剛準備說話的時候,蟲祖卻是攔住了托斯,然后對赤老說道:“我倒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你們之前的探查是不是有些太過草率了。你們不過才在這個封印之中探查了不到一天的時間,現在就過來讓我們派遣出修煉者跟著你們的封印大師進入到封印之中。這樣的安排,你們的用心也實在是太明顯了吧。是不是你們就覺得我們在之前的路上沒有損失多少的修煉者,所以在這一次,你要讓我們把之前留下的修煉者的數量全部都補上啊。”

    聽到蟲祖的話,赤老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繼續對蟲族扯皮說道:“呵呵,蟲祖你可真會說笑。我這不就是在按照之前的計劃進行么。你要是就是因為我們探查的時間太短,所以擔心我們是要害你們的修煉者的生命的話,那么你可真的冤枉我們了。要知道,上次雖然我們沒有闖過這個封印,但是至少我們也是研究了不短的時間,所以這一次我們只不過用之前的那些時間的探查就可以確定,這個封印雖然已經照比上一次有了加強,但是在本質上卻是沒有任何的改變,就是因為看出了這一點,所以我才會做出現在的決定啊。”說到最后,赤老竟然也忍不住臉上的神情,多少露出了一些挑釁的意味。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其實現在赤老之所以會在這個時候還來找蟲祖,讓它派遣出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去送死,就是因為赤老有著之前他們定下的計劃做依仗。

    畢竟赤老說的也是實情,在過去的日子里,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確實是并不掌握著任何封印一道的大師或者是陣法一道的大師,但是人類修煉者們卻是帶著魔獸一族的修練者們上路,但是當時定下的前提就是,要在每一次探尋新的關卡的時候,讓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派遣出足夠的修煉者,前往封印或者是法陣之中幫助他們當炮灰。只有死了足夠多的炮灰之后,人類修練者們才會找到破解之道。

    所以這一次赤老前來,可是有著足夠的依仗的。所以在面對這個情況的時候,蟲祖多少也是有些不之道應該如何應對。畢竟這個規矩在很早之前就已經定下了,所以現在就算是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在之前的四關之中都表現的十分的搶眼,但是當到了這新的一關的時候,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卻是真的要按照之前所定下的計劃行事。畢竟只有這樣,才能夠讓接下來的行動更加的順利一些。

    不過面對這樣的情況,托斯卻是根本看不下去的。其實當初在得知進入到裂天仙域之中,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的時候,托斯就十分的憤怒。現在看到赤老這種更加狂妄的表現之后,托斯自然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可是看到眼前赤老所說的這種情況,并且回想起之前蟲祖跟自己說的情況,托斯一時之間倒也真的不知道應該再反駁什么。

    可是就在蟲祖和托斯都感覺十分的為難的時候,卻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這點小事,還用蟲祖大人如此煩心么。不過就是一個封印而已,讓我去吧,不用我們的人去送死,也不用他們人類修煉者,我一個人足夠了。”

    李毅的話讓赤老和蟲祖現在都是一愣,畢竟在此之前,就連蟲祖都已經忘記了李毅的存在。當然,這并不是因為蟲祖的記憶力不好了,而是因為蟲祖的慣性的思維方式。畢竟在過去的每一次進入到裂天仙域之中的行動當中里,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確實都是在人類修煉者們的主導之下,才能夠在裂天仙域之中寸步難行的行動下去。所以當人類修煉者們在提出了這個明顯就是刁難的提議之后,蟲祖一時之間才沒有想明白,到底要以什么樣的方式拒絕。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狂戰士的異界旅程不錯,請把《狂戰士的異界旅程》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狂戰士的異界旅程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29选7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重庆麻将和四川麻将 中国足彩网彩票比分 广西快乐十分每天开奖结果 2012奥运会足球直播表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信誉微信 广西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黑龙江36选7147期开奖结果 吉林心悦麻将app下载 管家婆四肖精选期期准开奖结果 大地棋牌怎么玩 贵州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为什么不让玩9码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东方6+1一等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