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

    而既然魔獸一族帶著這樣一種與生俱來的種族天賦和優勢之后,也許他們在陣法一道上的造詣的感悟就已經被剝奪了,畢竟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其實已經十分的變態了。這一點,從仙麒麟的身上就可以看得出來。仙麒麟身為神獸,他的肉體強度已經到了一個十分強悍的程度。要知道,在歸元境界實力的時候,任何修煉者,不管多么注重煉體,都是很難做到單憑使用肉體的強度去抵抗同等境界的強者施展而出的神通之術或者是仙靈之術的。可是仙麒麟在跟李毅剛剛到了赤城的蠻荒部落之后,卻是真的當著眾人的面做出這樣的事情。所以其實魔獸一族的強者既然能夠擁有這樣的優勢,所以他們在陣法一道上感悟都很低很低,這樣的事情也是好解釋的了。

    而現在,這個軟肋就是蟲祖最為難的事情。要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魔獸一族的修煉者之中沒有一個修煉者對陣法的造詣都十分低的話,在這么多年的時間里,魔獸一族的強者也不會在這么多次進入裂天仙域的行動之中,損失那么的精銳修煉者了。

    當然,這一次蟲祖也不會屈尊,親自來接待幾個剛剛晉級到無上境界實力的人類修煉者,并且還是在敵我情況未明的情況下。蟲祖其實在這一次就是在賭,賭沃爾夫真的是一個陣法大師,也是在賭沃爾夫和李毅他們真的能夠真心真意的為他們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做事。

    可是不管現在做什么事情,蟲祖在這個時候都必須要知道清楚,沃爾夫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陣法的造詣上達到了一個十分恐怖的境界。畢竟如果不在這個時候弄清楚的話,那么蟲祖日后也是不敢帶著沃爾夫他們一起進去裂天仙域的。畢竟,如果在剛剛進入裂天仙域之后,魔獸一族推出了沃爾夫和李毅,說他們可以破解在裂天仙域外圍的陣法和封印之后,結果沃爾夫和李毅都雙雙的讓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失望,也就是讓蟲祖的期待全部都落空的話,那么蟲祖也肯定是會十分的受不了的。因為在這個時候,如果沃爾夫和李毅他們真的能夠達到蟲祖要求的那種要求的話,那么在日后進入裂天仙域的時候,蟲祖就可以根據這一點而設計計劃。但是如果沃爾夫他們做不到這一點的話,那么蟲祖雖然失望,不過也是可以按照以前的計劃,再次進入裂天仙域的。畢竟就算是損失的再嚴重,他們也是可以去嘗試一次的,并且經過了這么多次的嘗試之后,蟲祖也不覺得用這樣的方式會出現什么巨大的危險了。

    可是現在最害怕的就是,蟲祖相信了沃爾夫和李毅他們各自在陣法和封印一道上的造詣,然后設置出了另外的一套方案的話,那么一旦沃爾夫和李毅最后讓蟲祖失望的話,那么蟲祖可就真的是有苦說不出了。而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之后也是會因為自己的一個錯誤的計劃,而陷入十分被動的情況。要知道,在裂天仙域之中,實力如果能夠得到一分的保存,都是可以讓他們增加一分繼續前進的實力的。

    在這個時候,當沃爾夫和李毅他們都看到了蟲祖現在臉上的表情之后,也都是對蟲祖現在的疑惑和為難十分的理解的。畢竟如果在這個時候沃爾夫和李毅他們不能夠給蟲祖一個十分信服的手段的話,那么蟲祖雖然不會怪罪李毅和沃爾夫他們,但是最后卻是肯定是會失望透頂的。

    所以在這個時候,沃爾夫看了李毅一眼,得到了李毅的準確的回復之后,沃爾夫才笑著對蟲祖說道:“呵呵,之前是我考慮的少了一些,既然蟲祖大人有這么多的苦衷,那么我們再換一個方法如何,換了這樣的方法,想必蟲祖大人也是肯定能夠真正的相信我說的話的。并且如果我這樣做,就算是做成功了,不但不會給蠻荒之地里面的魔獸修煉者們帶來任何的損失,反而會帶來了很多的好處。”

    聽到沃爾夫的這句話,蟲祖的眼睛不禁一亮,然后才無比興奮的對沃爾夫說道:“快說,快說,到底是什么樣的方法,其實我希望你們能夠理解,我并不是不信任你們,而是真的希望能夠在這里先看到你們的手段,日后我也可以心里有個數,然后好好安排進入裂天仙域的計劃。”

    對于蟲祖的苦衷和為難,沃爾夫和李毅自然是十分的清楚。必竟是身為上位者,如果蟲祖在這個時候不是考慮的這么周全的話,那么沃爾夫和李毅他們也是不會再選擇這樣的一個盟友了。因為蟲祖畢竟也是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人物,如果連這一點考慮的周全程度都達不到的話,那也真的太讓人失望了。

    所以在聽完蟲祖的話之后,沃爾夫先是一笑,說了一些理解的話之后,然后再次開口對蟲祖說道:“蟲祖大人現在擔心的就是我和李毅在陣法和封印上的造詣不夠,所以才會如此為難的吧。可是想讓我展示出一些手段,又找不到什么很好的方式。所以在這個時候,才會如此的左右為難。既然如此,那我們換一個方式不就很間的了么。之前我說了,靈衛的陣法造詣都是我教出來的,所以他會的,我也是都會。甚至他不會的,我都會,這一點我可以有如此的自信。剛才蟲祖大人也說了,在您的手中并沒有這個迷幻法陣的真正的操縱之法,所以您也感覺出來,無法陣陣的發揮出來這個迷幻法陣的真正威力。既然如此,我們就在這上面展示如何。這個法陣的操縱之法,我也會,并且肯定一點都不會有疏漏。”

    “哦?這樣的方法么,這樣當然是更好了,就是不知道,為什么沃爾夫先生你會有如此的自信呢?”聽到這里,蟲祖先是松了一口氣,之后才又開口問道。

    聽到此處,沃爾夫先是傲然的一笑,然后才淡淡的說道:“呵呵,靈衛的陣法造詣都是我教的,所以在他所會的陣法之中,有很多也都是我原封不動的傳授給他的。恰巧,這個迷幻法陣就是當年我親手傳授給他的。而為什么我能夠有如此的自信,能夠掌握這個法陣的全部的操控之法呢?”

    說到這里,沃爾夫語氣一頓,在看到了蟲祖臉上渴望的神色之后,沃爾夫才又緩緩開口道:“因為這個法陣不但是我傳授給他的,而且這個法陣就是當年我親手創立而出。事實上,那靈衛當年都沒有學全這個陣法的全部東西。”

    看到沃爾夫現在這種十分自信的樣子,蟲祖眼中的激動之色已經難以言表了。因為到了這個時候,蟲祖也終于相信,沃爾夫之前所說的這些事情肯定是沒有任何的懷疑了。

    因為從現在的情況上來看,沃爾夫既然敢不斷的提出不同的想法,就是因為沃爾夫肯定對此有著足夠的信心。所以如果到了這個時候,蟲祖還不相信沃爾夫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話,那么可就真的是有些不夠果斷了。

    況且,其實現在蟲祖也不得不相信,眼前的這個沃爾夫肯定是有備無患的。要不然的話,他斷然不可能做出這些事情。

    果然,就在蟲祖還在思考沃爾夫到底想要做什么的時候,沃爾夫就已經開始動手了。

    只見沃爾夫的雙手,在這一刻開始了復雜了變換,而其實就在沃爾夫的手勢剛剛做出來的時候,蟲祖就已經看了出來,沃爾夫的這個手勢,就是操縱迷幻法陣的手訣。所以當蟲祖看到這一幕之后,蟲祖就已經徹底的確信了。

    而顯然,沃爾夫在這個時候,還是十分的游刃有余的。因為就在沃爾夫不斷的掐動手訣的時候,沃爾夫竟然還能夠有額外的心思,開口對蟲祖說話。

    “這個迷幻法陣,雖然之所以能夠達到這種程度,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這個法陣之中,一共有十三個陣眼,因為這些數量的陣眼的存在,所以這個迷幻法陣才能夠產生這種十分玄妙的迷幻效果。”一邊掐動手訣,沃爾夫一邊對蟲祖說道。

    聽到這一句,蟲祖現在也已經沒有多少的驚訝之情了。因為就在看到沃爾夫的手訣之后,蟲祖就已經知道,也許這個法陣是真的無法難得住沃爾夫了。沃爾夫的這個說法十分的準確,這個法陣雖然蟲祖還不能夠完全的掌握,可是經過這么多年的研究,蟲祖其實也是已經發現了其中最玄妙的情況。那就是,這個巨大的法陣并不是擁有一個陣眼,而是擁有十三個。就是因為如此多數量的陣眼,才使得這個巨大的法陣能夠有這么強悍的威力。

    并且也就是因為這十三個陣眼的存在,所以蟲祖經過這么多年的研究,才一直都沒有能夠研究明白,這個法陣到底應該怎么做,才能夠被參破。不過現在既然沃爾夫在此,蟲祖相信,沃爾夫一定是可以給自己帶來足夠的信息的。所以在這個時候,蟲祖在聽到沃爾夫的話之后,只是贊同的點了點頭,然后卻并沒有多說什么,畢竟蟲祖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就算是想說什么,都是不可能插上嘴的。畢竟很顯然,在這個時候,在沃爾夫這種神奇的陣法大師面前,自己對陣法的這點研究,真的是可有可無的。并且沃爾夫之前也說了,這個迷幻法陣當初就是沃爾夫創立出來的,所以在這個時候,以蟲祖對于迷幻法陣的了解,就算是想要給沃爾夫帶來更多的消息也是根本不可能的。相反,蟲祖現在還要認真的聆聽沃爾夫的解釋,因為只有這樣,它才能夠得到真正有用的消息。

    就在沃爾夫說完那一番話之后,眼前的這個巨大的法陣,就開始發生了變化。

    隨著沃爾夫手勢的不斷掐動,眼前的這個巨大的迷幻法陣,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來這個迷幻法陣所呈現出來的景象,其實就是一片漫無邊際的沙漠,可是經過了沃爾夫的施展之后,這個巨大的荒漠竟然搖身一變,變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在蠻荒之地這種地方,能夠出現如此景象,其實真的是十分的驚人的。對于這種變化,其實蟲祖也是不得不長大了嘴。因為看到這一幕,蟲祖這個時候才算是真正的信服。因為在過去的數十萬年的時間里,蟲祖經過了不斷的研究,都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個迷幻法陣竟然能夠出現這種報告程度的變化。

    所以在這個時候,沃爾夫的這番舉動,已經是徹底的征服了蟲祖的心了。不過最駭人,還是在后面的。

    不過就算是這樣,沃爾夫竟然還是能否分神出來,跟蟲祖說話:“這份變化,其實是迷幻法陣的另一種形式。迷幻法陣之所以有十三個陣眼,這并非是為了單純的炫耀,而是為了能夠出現更多的變化。畢竟這個迷幻法陣組主要的目的,還是要起到迷幻的作用的。當然,十三個陣眼并不意味著這個迷幻法陣能夠出現變幻出十三種形式。不過這個海洋的形式,其實迷幻的程度是要比之前的那種荒漠的形式要更加迷惑人心的。因為當人們看到這騙海洋之后,都是會想到,要么就是繞道而行,要么就是飛行而過。但是不管是哪一種方式,都是不可能安然度過這個法陣的。因為其實眼前的這一切,都是幻想,如果能夠看破這一切,那么其實就算是用走的方式,都是可以走過去的。”

    聽到沃爾夫的解釋,對于這一點蟲祖雖然對陣法一道還不是十分的精深,但是卻還是能夠理解的。畢竟其實這就是跟之前的那種荒漠的形式十分的相似的,不過就是一種迷幻的作用,但是變成海洋之后,忽然出現在蠻荒之地之中,確實是有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

    而就算是沃爾夫不斷的說話的同時,沃爾夫掐動手訣的雙手卻是仍舊在不斷的變換著,不久之后,這個迷幻法陣竟然又變換成了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如此景象,其實更是讓在場的人震驚了。其實現在就算是李毅和托尼他們,在看到這一幕之后,也都是對沃爾夫十分的贊賞。畢竟就算是在當年,在他們之中,沃爾夫的這種鏡面的陣法造詣,都是可以算得上是一種十分強悍的手段的。

    而在這個草原出現之后,沃爾夫再次開口說道:“十三個陣眼的存在,使得迷幻法陣其實可以變換出來五種不同的形式。并且如果真的能夠將對方騙入法陣之中的話,那么當他行走在法陣之中的時候,主持法陣之中不斷的變換陣法,讓他感覺他是在不斷的前行的話,那么其實就算是實力十分高深的強者,都是很難發現,自己已經陷入了法陣的圍困之中的。事實上,如果我現在能夠達到無上境界中階實力的話,那么當我全力主持法陣的時候,就算是一個無上境界頂峰實力的強者走進這個法陣之后,以我對陣內十三個陣眼的了解和掌控,我至少能夠將他困在這個法陣之中三天三夜。而就算是現在,我也能夠將一個無上境界高階實力的強者,圍困在其中三天三夜。”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狂戰士的異界旅程不錯,請把《狂戰士的異界旅程》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狂戰士的異界旅程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一分赛车预测计划 11选五北京开奖号码 江苏体彩7位数历史开奖 pk10免费软件 手机麻将怎么开挂 十一选五上海走势图 福建厦门麻将规则 陕西11选5 一定牛 大地棋牌怎么玩 澳洲幸运5官方app 球探比分足球即时 意甲尤文图斯赛程 友玩广西棋牌有挂吗 3d今天开奖号码 捷报手机比分网一 王中王精选一肖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