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聽著克萊德的奉承之言,李毅先是皺了皺眉頭,然后才緩緩的說道:“師兄就不用說這些客套話了,李毅將劍法給師兄看,就是希望師兄能夠給予一些建議。畢竟師兄一直跟隨宗主大人修行,對于這套劍法應該不可能一直沒有聽聞吧。不知道宗內還有沒有人修煉這套劍法,我倒是想找人去切磋一番。”

    聽到李毅的話,克萊德卻是不禁失聲一笑。

    而看到克萊德的樣子,李毅卻是好奇不已的問道:“師兄何故發笑?難道你是認為我李毅不自量力了?”

    聽到李毅這句話,克萊德馬上開口解釋道:“呵呵,李兄不要誤會,我怎么可能有這樣的想法。而是李兄有所不知啊,要說這狂殺劍法,可真是一套精妙之極的劍法。不過就是因為我們炎魔宗內大部分都是使用其他兵器的,用劍之人本就稀少,而在使劍方面,天賦極高的人就更加稀少了。而面對這種情況,宗主大人也曾為這套更曾的劍法惋惜過。這套劍法,在我功力小有所成的時候,就曾聽說過。年輕的時候也曾懇求家師讓我一關,但是他說我在劍道方面沒有天賦,所以一直不曾答應。今天終于登場所愿,還是沾了李兄的光呢。不過這套劍法雖然在宗內一直沒有人修煉,但是卻可以這樣說,我們整個炎魔宗,對這套狂殺劍法都是不陌生的。”

    “此話怎講?”聽到克萊德這樣說,李毅倒是來了幾分興致問道。

    “呵呵,狂殺劍法終究是上一任老宗主所創。而現任宗主,也就是我的家師。在得到了這套劍法之后,也曾說過,他自己在劍道一途也沒有太高的天賦,所以在修煉了十年之后,也是放棄了繼續修煉下去。可是這樣一套精妙的劍法,如果就此消沉下去的話,那么可真是太可惜了。所以家師后來相出了一個辦法,在費了三十年的時間之后,家師終于成功的將狂殺劍法徹底變了一個樣。”說到這里,克萊德竟然十分吊李毅胃口的閉口不談了。

    看到他這個樣子,李毅笑著說道:“呵呵,師兄就不要賣關子了,宗主大人神通廣大,到底怎么處理這套劍法了。”

    “為了不讓劍法失傳,家師后來成功的將整套劍法,改成了一套刀法。你這幾天也修煉了這套劍法,應該也發現了,這劍法當中,本身就有許多刀法的影子。上一任宗主大人之前也是使刀之人,所以這套劍法,本就像極了刀法。而經過家師的潛心研究,終于成功的將劍法演變成了刀法。現在宗內修煉這套刀法的人,可不占少數啊。我就是其中之一啊。”說到這里,克萊德不禁是一臉的崇拜的表情。

    “呵呵,宗主大人果然天賦驚人,這樣的壯舉都能夠做得出來。”聽到這里,李毅也不得不由衷的感慨了一句。

    “那是自然,家師的天賦可是極為優秀的。你不是想找人切磋一番么,家師雖然沒有修煉過狂殺劍法,但是就憑他能夠將劍法演變成刀法,可就足以見得他對劍法的理解已經到了極高的境界了,你何不去找家師呢。”想起了李毅之前的話,克萊德笑著說道。

    而聽到這里,李毅不禁是眼前一亮。之后也不再跟克萊德多說,只是道了一聲謝,便轉身離開了。

    目的地,自然就是炎魔宗主修煉的山洞。

    李毅知道,其實就算是找到了炎魔宗主,也不見得就夠在他那里得到多好的指點的。雖然炎魔宗主當年曾經修煉過十年的狂殺劍法,但是話說回來,畢竟那都是屬于炎魔宗主的經驗,就算是炎魔宗主有心將他的經驗之談傳授給李毅,李毅也不一定就能夠將他的經驗全部都化為己有。

    但是李毅還是來了,畢竟以李毅的性格,既然已經知道了炎魔宗主一定能夠或多或少的指點一下自己,那么自己來這趟也不算是白費了。

    并且李毅現在終究也是炎魔宗主的客卿了,身為客卿,想要知道一些關于宗內劍法的精妙之處,作為宗主的他,自然也不會駁了李毅的這個面子的。

    可是雖然李毅是興致沖沖的來了,只是最后的結果卻真的如同之前李毅所想象的一樣。

    炎魔宗主雖然之前曾經修煉過十年的狂殺劍法,但是終究他在劍道上面的研究一直不是很深,哪怕是修煉狂殺劍法的時候,他也只是點到即止。最后讓李毅驚訝的是,炎魔宗主在狂殺劍法上的造詣,竟然都沒有自己深。

    這種情況是讓李毅很遺憾的,同時李毅也發現了一個問題,炎魔宗主在狂殺劍法上的造詣還沒有自己深,他又是怎么做到將劍法演變成刀法的呢。

    對于李毅的這個問題,炎魔宗主卻只是笑了笑,然后十分輕松的說道:“我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不代表我在劍道上的造詣有多深,相反的,只是因為我在刀法上的造詣還算可以,所以能夠將劍法演變成刀法。再說了,這套劍法的路數很大程度上,都很想是刀法,所以我做到這一點,也不足為怪了。”

    聽到炎魔宗主的解釋,李毅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炎魔宗主能夠做到這一點,除了這些因素之外,當然也跟他修煉的念頭很多有很大的關系。炎魔宗主畢竟是一個已經修煉了數百年的強者,在修煉上的造詣,他可是比李毅要深得多的。

    想通了這一點,李毅也就不準備在炎魔宗主這里取經了。看來想要將狂殺劍法和冥王劍法做到融合,今后的路還是要靠他自己的。

    不過雖然放棄了這個想法,李毅卻又馬上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之前克萊德來找自己的時候,跟自己說的那件事情。李毅身為炎魔宗的客卿,雖然現在的地位十分的崇高,可是他在炎魔宗當中卻沒有跟他現在地位相符合的聲望。

    宗內許多弟子只知道炎魔宗忽然多了一個客卿,并且這個客卿就是從之前的百年慶典上的比武大會上角逐出來的冠軍。而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宗內的弟子對李毅的實力可是有很大的懷疑的。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李毅原本是想借收徒之名,在宗內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的。但是最后這個想法,卻被克萊德給否決了。并且克萊德之后也說了,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很大程度上,還是要看宗主有什么看法。

    所以想到了這個問題,李毅也是絲毫都不拖沓,直接跟炎魔宗主說出來了這個事情。

    而聽到這個事情之后,炎魔宗主卻仍舊是輕松的一笑。然后才開口對李毅說道:“其實這個問題,在我當初準備認命你作為我們炎魔宗的客卿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魔界之中,終究是以強者為尊的嘛。你想要在炎魔宗當中站穩腳跟,必然是要讓那些宗內的弟子們心服口服的。至于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其實早在幾天前我就已經想到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又怎么可能讓你攤上這么個問題呢。”

    聽到炎魔宗主的回答,李毅馬上眼前一亮,然后才興奮的開口問道:“是么,宗主大人有什么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呢,你也知道的,我是想在魔界之中順心的修煉下去的。如果因為這點事情,導致宗內的弟子總是在我背后指指點點的。我一想起來,就很不舒服了。甚至如果有一些沖動的弟子,想要找我決斗的話,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是下狠手好呢,還是不與理睬的好呢。”

    看到李毅這個樣子,炎魔宗主笑著說道:“放心吧,不就是讓你展示一下實力么。在這里,想要找一個機會出手還不是簡單之極。不過我之所以這樣做,還是有我的道理的。你且慢慢聽我說。”

    聽到炎魔宗主這樣說,李毅也是耐著性子沒有發問,等待炎魔宗主慢慢的解釋給自己的聽。

    “你應該也知道了,在我們魔界之中,有六大魔宗。而整個魔界的勢力分布,也是根據我六大魔宗而分布的。但是雖然在普通的戰場上,我們六大魔宗并沒有什么直接的沖突。只要不是太過火,我們一般都是不會插手到普通人的戰爭當中的。可是雖然如此,但是這也不代表,我們六大魔宗之間是沒有沖突的。只不過我們為了保存實力,避免因為宗派之間的爭斗而使普通人遭到波折,所以我們之間的解決辦法很簡單。”看著李毅,炎魔宗主笑著說道。

    “什么辦法?”聽到這里,李毅也來了興致,所以十分好奇的問道。

    “呵呵,自然就是最簡單的辦法了,比武。就跟你之前參加的那個在百年慶典上的部落勇士之間的比武是一樣的,在我們六大魔宗之間,每隔五十年,也是有一次修煉者之間的爭斗的。而這場爭斗,可就不像你之前參加的那個比武大會看上去那么合理和安全了。我們六大魔宗雖然因為害怕打的太過火,而導致宗門的力量變得薄弱,可是在六大魔宗之間的比武的過程當中,死亡的情況也是時有發生的。”說到這里,炎魔宗主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十分嚴肅的表情。

    “比武也會出現死亡的情況么?并且這種情況還時有發生?”聽到這里,李毅真的有些不懂了。

    在李毅看來,既然是比武,那么自然就是要有裁判,要有比武的規則的。一般的比武,是不應該出現死亡的情況的。就算是偶爾出現了死亡的情況,也必然是因為選手們之間的爭斗太過激烈,有一方出手太重了而已。但是這種情況雖然是允許發生的,可是也不應是常常發生啊。

    而聽到李毅問題,炎魔宗主卻是淡然的一笑,之后才耐著性子跟李毅解釋道:“其實我們六大魔宗之間的比武,雖然名義上是比武,其實他實際上的意義根本就沒有表面上看得那么和氣。我們六大魔宗平常的時候雖然也偶有爭斗,但是因為總是有顧忌,所以平常就算是魔宗和魔宗之間的弟子或上層人物發生了一些摩擦。但是一般都是很快的解決的,所以六大魔宗之間在平時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機會出手爭斗的。

    但是這個比武,就可以給我們解決不少的問題了。

    你也應該知道,在我們魔界,戰爭是時有發生的。但是雖然戰爭不斷,但是我們的子民卻不會因為頻繁的戰爭而流離失所,甚至是家破人亡。

    原因很簡單,我們雖然好斗,雖然尚武,但是我們卻不是儈子手。我們也有感情,不可能因為好斗,就變得毫無頭腦,許多事情都會十分沖動的解決。

    我們好斗,很大的原因都是因為這里天地之氣的原因。自然力中總是有濃重的殺氣,使得不管我們魔界的修煉者,還是普通人,都無法抵擋這種無時不在的殺氣的侵蝕,從而變得有些嗜血。

    但是我們這里的自然力雖然濃郁,但是程度卻剛剛好。所以雖然嗜血,但是卻也知道掌控一個程度。

    而普通部落之間的戰斗,就是一個很好的代表。

    既然普通部落之間都能夠做到這一點,我們六大魔宗之間就更不可能做事情沖動了。

    我們六大魔宗之間的弟子,因為修煉環境優越,并且從小都能夠接觸到比較上層的功法,所以實力一般都是很強悍的。

    相比普通人,其實我們六大魔宗之間的弟子是更加好斗的。

    可是就是因為他們的實力相對來說,都太過強悍了,所以我們六大魔宗的上層人物都要十分小心的控制他們。不能讓他們在普通不落之間胡來,更不能讓他們因為自以為實力強悍,便去找其他宗門的弟子決斗。

    但是雖然我們控制的很好,可是畢竟人的思想是很自由的,并且很多的時候,我們都不可能管住所有宗內的弟子。所以六大魔宗之間也是總會有沖突爆發的,并且一旦有一些弟子因為在跟其他宗門的弟子爭斗的時候收到了極重的創傷,那么他的師兄弟,甚至是他的師傅,都會為了他而去跟那個魔宗拼斗。

    到了這種時候,我們六大宗門的宗主就不會放任弟子這樣胡來了。但是雖然能夠暫時的壓住他們的火氣,可是這樣的壓制卻不能長久。并且其實我們心里也是不希望他們壓制心中的才仇恨的,因為如果一個不小心,這股仇恨就會成為修煉者心中的執念,這對日后的修煉都是有很大的影響的。

    既然如此,我們就想出了一個很好的解決的辦法。那就是六大魔宗湊在一起,每隔一段時間便組織一場比武。在比武大會上,既能讓宗內的年輕弟子有上臺展示實力的機會,也能夠給那些,在之前因為私自跟其他宗門弟子械斗,而產生的仇恨的弟子報仇的機會。

    這個比武大會,說是一場比武,其實根本就是一場復仇的盛會。但是這樣的情況雖然有些不合理,但是這卻是我們六大魔宗的宗主喜歡看到的。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狂戰士的異界旅程不錯,請把《狂戰士的異界旅程》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狂戰士的異界旅程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11选5怎么赚钱 星悦内蒙麻将新版 10分赛车计划彩虹 今日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追光娱乐最新版下载 11选5中奖概率 足彩大赢家比分直播 上海申城棋牌客服电话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查询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 福建快3一定牛走势图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 广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广西快乐10分 下载吉林微乐吉林麻将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