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

    “李毅,你應該知道這功法的奧妙了吧。”

    邢老意有所指,李毅微笑地點了點頭,

    這名喚‘仙武’功法除了是絕頂功法之外,還有兩個很重要的地方。

    “創此功法的人,正是來自當年大明王朝第一強者‘雍王’!當年的雍王功至化臻大成之境,能力劈萬丈高峰,掌斷千丈河流,翻江倒海更是易如反掌,這還僅僅是最表面的,因為除此之外,他仙法高超,早已到無人企及之境,以道武雙修的實力成功破碎虛空,飛升仙界!”

    道武雙修的人突破瓶頸要向來比普通修煉者難上十倍也不止,而越往上突破起來更是越難,可以說通過道武雙修成功飛升仙界的人在邢老的認知中,除了‘雍王’一人之外,再無他人!

    “還有,雍王是道武雙修之人,那么‘仙武’功法也是世間唯一的一本道與武相結合的功法!”

    兩種截然不同的修煉竟能書寫在同一本功法中,這雍王的做法最起碼也是前無古人,李毅心底很是佩服。

    “嘖嘖,老夫正是雍王的徒弟——邢千秋。”

    邢老傲然地說道,李毅雖然早已猜到,但心底扔十分震撼,沒想到如此的一本功法竟落到自己的手里。

    “小子,知道自己有多幸運了吧。”刑千秋笑得春風滿臉。

    強者是備受崇拜的,這雍王能獨創一路,他的功法竟然能讓自己修習到,前世同樣是學武的李毅,自然也是發自心底的尊敬這雍王。

    “只是,還不得不要感謝那穆晨風啊。”李毅心中有些好笑,要不是他,自己哪有可能修習到這功法,即使這功法就在自己身前,不是照樣不能修煉?

    “李毅你這小子,說起來也是怪事,你丹田原本是天生強健的,可卻在意外之下被姓穆的老頭廢掉了,照道理沒可能這么巧啊?”邢千秋嘖嘖稱奇。

    丹田不廢是不可能修煉‘仙武’的,而廢得太嚴重也不可能,一定是恰到好處才行,李毅對此是感嘆不已。

    當他突破煉肉境界時,便已經發現這仙武真正神妙之處,而這神妙之處正是能讓雍王另辟蹊徑的重要條件!

    要知道無論是道家還是武家都需要吸納天地靈氣來修煉,通過奇經八脈來作為傳送通道,最后以丹田作為存儲居所,這些靈氣也就是修真者平時施法用的法力,其本質歸根到底都是天地靈氣。

    由此可以看出丹田的重要性,而李毅的丹田卻偏偏失去了這存儲靈氣的功能,以致于他修習任何一種功法都會因為天地靈氣流失而不能成功,試問,一個靈根資質十分優秀的天才初次修煉時很快便感到靈氣入體的征兆,奈何這丹田卻如同破了個窟窿的茶壺一樣,會怎么樣?

    即使靈氣入體再多,最后還是會流失個精光,就像李毅當初一樣,明明已達凝氣一層的,卻最終法力全無,還原成了一個普通的武者。

    “而我師尊所創的絕頂功法‘仙武’,卻是反其道而行之,任憑靈氣流失,卻依然能繼續修煉下去!就是因為能在流失的同時,吸收更多的靈氣!”邢千秋驕傲地揚起了頭顱,李毅看得出,對方也很是尊敬自己的師尊。

    不過這也難怪,李毅也同樣對這雍王師公佩服得五體投地。

    因為……這‘仙武’的厲害之處就在于吸收!

    即使丹田作廢,靈氣大量泄露,可仙武這功法卻能讓修煉者吸收天地靈氣的能力大大提升!

    就好比一個破了一個小洞的茶壺,往里邊加滿水就停下的話,水很快就會漏個精光,可假若不停地加水呢?又或者是在不停地加水的基礎上加快加水的速度又怎么樣?

    甚至將這個茶壺固定在瀑布下邊又怎么樣?

    ‘仙武’功法就是能讓修煉者的身體不停地吸收天地靈氣,讓這吸收的速度遠遠超過泄漏的速度,這樣就能保證自身的靈氣充足!

    “這修真界的天地靈氣就好比是一座瀑布,而我的丹田就好比這破了一個洞的茶壺,不斷地往茶壺中加水,由于這茶壺漏水的速度太慢,而瀑布太洶涌,才導致這茶壺的水一直是滿的!”

    “也就是說我只要在擁有天地靈氣的地方,那么體內的靈氣便會如同大海一樣,滔滔不絕。”李毅自信不已,這個世界存在沒有天地靈氣的地方也是屈指可數,即使在缺乏天地靈氣的地方,他也不懼,就如同潛水員在海里,并不懼于沒有空氣那樣。

    “前世人類擁有氧氣裝置,我也擁有靈石,只要靈石充足,我體內的靈氣就源源不絕。”

    李毅心中火熱,很是向往這條獨一無二的修真道路。

    時間過得很快,在洞天水月當中,李毅除了鉆研‘仙武’的功法之外,額外時間還向邢千秋虛心賜教,也學習了很多有關修真界的知識,還聽說了不少秘聞。

    仙界以及雍王的事情,刑千秋卻很少提起,李毅也沒有好奇去問,他與邢老相處也不錯,還向對方學了以種仙界的獨門秘術,這讓他在鉆研‘仙武’之余多了一分自信。

    這是一種名喚‘流云迷蹤’的仙法,是一種依靠輾轉騰挪來取勝的身法,通過它能短暫的提高施術者的靈活性以及速度,一共分為三層,邢千秋曾經夸口,用這身法雖然不是速度第一,但論及靈活性以及詭異性的話絕對是認了第二,再也沒有別的身法敢認第一。

    這身法自然讓李毅驚喜不已,擁有一部絕頂的身法是每個武者的夢想,在廝殺時能大幅度提升自身的實力。

    李毅每天在痛快修煉,而林韻詩可就無聊了,雖然因為修煉了的關系不叫吃的,可人一無聊到極點的時候,總會做出一些與往常性格不一樣的事情,就像是她那樣,竟然忍不住想要非禮李毅,而李毅自然很是愿意被對方非禮,畢竟這全民性的運動哪里能夠隨意中斷的?只是每當他有‘更過份’的要求時,總是會遭到殘忍拒絕而已。

    “就親一下都不行么?”

    看著對方用手擋住嘴巴,把頭搖得撥浪鼓一樣的樣子,李毅心底郁悶不已。

    雖然對方肯贊助他做全民性的運動,但除此之外,無論如何都不肯做其他事情,讓他相當無語。

    “你可別蒙我,我都知道的!”林韻詩倔強地說道。

    “你都知道什么?”李毅似笑非笑地問道。

    “我知道……要是感覺出來的話,想要拒絕都不可能了。”

    林韻詩吞吞吐吐地說了句,就跑去修煉了,雖然修煉對她來講實在枯燥與乏味的結合體,但不這樣做的話,可消磨不了悠長的時間。

    李毅心中無奈,其實對方沒說,他也明白,以他目前這個年齡,對方還難以接受……

    就這樣,李毅在修煉‘仙武’的同時也琢磨‘流云迷蹤’,當實力突破了時便興奮不已,當遇到了瓶頸時仔細回顧之前的內容,爭取早日突破瓶頸,心情不好的時間便與這丫頭干干壞事,待心情好了繼續修煉,時間倒是是過的飛快。

    正所謂山中無日月,一晃之間便是五年之后。

    洞廳之內,一個高大挺拔的青年,一雙亮如星辰的眼眸,如刀刻般的輪廓,古銅色皮膚的青年靜靜地盤膝坐著,正是李毅,五年之后的他更是比以往多了一絲沉穩而冷靜。

    “小師弟,是不是今天就能回去啦。”只見一個青春靚麗的少女帶著輕快愉悅的腳步聲來到了洞廳之內,少女聲音很甜,帶給人一種清新親近的感覺。

    修煉多年的林韻詩也變得清雅脫俗,美若天仙,可謂是丹唇列素齒,翠彩發蛾眉。

    讓李毅心中一松的是,這五年來,對方并也沒有出現那天奇怪的事情,他也沒那么擔心了。

    “不行啊。”李毅故意搖頭嘆息。

    “什么?還不行?”

    林韻詩摸了摸瓊鼻,眼神有些失落起來,她終究不同于李毅,修煉久了總靜不下心來繼續,總是覺得時間過得很慢,反倒是李毅,覺得這五年修煉是太爽快了,就像是一個渴望知識的小孩童沉浸在知識的海洋里一樣。

    “林丫頭,你不能靜下來修煉的么?”李毅看著近在咫尺的絕美小臉,忍不住問道。

    “打住打住。”林韻詩作了作停止的手勢,挺直腰桿,擺正胸膛正對著李毅,擺出一副自傲地樣子嬌聲道:“小師弟,你不叫本師姐做詩姐也就算了,還叫本仙子做丫頭,本仙子已經很大了。”

    李毅心底無語,目光繞著林韻詩某處看了看,揶揄道:“你當然比我大了,還不止一個地方呢。”

    “看夠了沒有。”林韻詩瞇起雙眼。

    “我不止要看,還要摸。”李毅很是無恥地伸出手去,按在對方的胸膛上,還津津有味地揉捏了一番。

    林韻詩俏臉一紅,想要推開對方的手,可對方的手卻像是堡壘一樣,怎么推都推不動。

    李毅可不知尷尬為何物,嘴角一翹,邪邪地笑了,湊到對方的臉蛋前面,兩人的雙眼頓時距離不足兩寸。

    “唔……不可以。”

    林韻詩心中小鹿亂撞,忙用手擋住了對方的嘴。

    李毅拉開了對方的手,微微一笑:“出去之后,我要吃了你。”

    說完之后,他就離去了,只剩下林韻詩神色發怔地站在原地,似乎在思考著對方的話。

    “不知娘她現在過的怎么樣,妹妹她如今也要滿十三歲了吧。”

    李毅最放不下的就是他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如今就要出去與她們相聚,他自然很是興奮。

    “還不快點來我就扔下你自己走了。”李毅看著還呆在原地的林韻詩,心底無奈。

    “好啊,小師弟居然敢耍詩姐我。”

    ……

    “李毅,小心些,這洞天水月雖然是由我所創,空間級別也不高,可如今我重傷還尚未痊愈,根本不能自如地控制這些混沌光團,雖然你的修為進展不錯,但它們對你還是有一定的危險。”

    此刻的李毅靜靜地飄蕩在混沌空間之中,這混沌空間顧名思義,以李毅為中心呈一片混沌狀,各種不明物體漂浮在這片空間中,有的像是硬生生地擊碎的玻璃碎片,有的卻像一條條粗細不一的線條,李毅甚至看到還有類似彩紅狀的東西,剛才說話的人正是寄存在他元神內的邢千秋。

    而這些不明物體也統稱為混沌。

    在李毅的身后站著有些緊張的林韻詩,一個圓球狀護盾正把他們保護住。

    根據著邢老的提示,李毅小心地前進,他可不想在關鍵時刻掉鏈子。

    “哼。”李毅臉色微微一變,稍一動身體,便輕松地躲過了一條類似彩虹狀的帶子。

    如今的他心神已經比以往強大不少,任何細微的東西都不可能逃得過他的神識,即使這帶子的速度很快,可終究比不上他的反應。

    “這彩虹一樣的帶子很漂亮嘛,真想摸一摸。”林韻詩似乎對任何可愛漂亮的東西都沒有抵抗力,這讓李毅很是無奈,作兇惡狀說道:“哼哼,小心那帶子把你勒成白臉鬼。”

    林韻詩吐了吐舌頭,她當然知道那彩虹帶子有多恐怖,一開始進來時便遇到不少這樣的帶子,一顆足有數百丈之巨的隕石被其輕而易舉地勒成碎末,即使是李毅如今的**也不敢正面相抗。

    ‘邢老,你當初創這空間干嘛把這么多麻煩東西帶進來。”

    李毅再次躲開一粒宛若鉆石一樣的發光體,有些無奈地問道。

    “你這小子是不知當家有多難。”邢老淡淡地說道,“這空間你以為是那么好制造的么?”

    “這可是關系到法則的問題,等你破碎虛空之后再說吧。”邢老阻止李毅繼續問下去,而這時李毅忽然想起了什么,臉色一變,有些著急地說道:“等下出了這空間后……”

    只是話還沒說完,就被邢老冷酷地打斷了:“出去后的所在地連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回到那個紫羽星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忘掉那些凡人吧。”

    “不可能。”李毅搖了搖頭,正要說什么時,他臉色突然一變。

    只見前方的遙遠處竟飄來朵朵精致的蓮花,這些蓮花組成一條長虹,長虹中密密麻麻,這著實讓林韻詩雙目發光了一把。

    李毅的眼睛也是發光,只是發出的是陰冷的寒光,當即操縱著護盾轉換了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為今之計只有繞過去,而李毅根據對方的前行軌跡判斷著可逃走的路線,他只能心中祈求這蓮星群別突然改變方向就好。

    蓮星群!

    在混沌空間內要數最危險的無疑是這蓮星群,而李毅偏偏撞上了!

    “哎呀呀,這蓮星群可是個機會!”邢老聲音有些古怪,突然說道。

    “這蓮星群是所有混沌中含有本源能量最渾厚的,這次你這小子可是發了,快點沖過去!”

    “沖過去?”李毅沉吟了一下,當他就要行動之際,一股金朦朦的霧氣飄散在護盾的四周,他就明白這是邢老幫他的,便再也不遲疑,身形一動,整個護盾化成一道金色長虹,直接向著鋪天蓋地的蓮花撞上去!

    “我這金色護盾可撐不了多久,快點過去把本源能量吸收了,能吸多少就吸多少。”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 xs52 ”,就能進入本站)
這篇小說不錯 推薦
先看到這里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如果您認為狂戰士的異界旅程不錯,請把《狂戰士的異界旅程》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后跟進狂戰士的異界旅程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返水
巨款大冲击 山西20选8快乐十 武汉麻将口口翻下载 黑龙江22选5投注技巧 1分赛车官网 秒速飞艇app官方下载 快速赛车 辽宁35选7走势图带坐标 22选5杀号方法 云南快乐十分11选 时界门之将军 吉林11选5走势图同步 长春棋牌游戏 江西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有你的校园 小甘麻将微信群